解读新疆:两兄弟因与国外亲人联系被捕,数千维吾尔人从新疆转移到南京工作

0

霍普尔Ghopur 在 9 月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的两个兄弟艾合塔木 Ehtem 和 沙克热.埃拜Shakir Ebey 在他们使用地方当局提供的电话与他交谈后被带走。Ghopur Ebey提供

新疆地方官员向自由亚洲电台证实,一名居住在荷兰的维吾尔人的兄弟已被新疆地区当局逮捕,原因是他们在官方批准的电话中,联系了在国外被视为“恐怖分子”的兄弟姐妹。而一家职业介绍所将数千名维吾尔人从新疆转移到南京工作,相关内情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进一步说明。

46 岁的 霍普尔.埃拜Ghopur Ebey 于 2009 年离开了他在伊宁市巴依托海镇的家人,搬到了荷兰的阿尔克马尔。

霍普尔Ghopur 在 9 月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的两个兄弟艾合塔木 Ehtem 和 沙克热.埃拜Shakir Ebey 在他们使用地方当局提供的电话与他交谈后被带走,地方当局允许他们打电话给在国外的霍普尔。

第三个兄弟舒库尔·埃拜 (Shukur Ebey) 尽管曾获得官员的许可前往土耳其,但在随团前往土耳其后,于 2017 年被捕,遭关押在再教育营两年。土耳其被认为是受迫害的穆斯林维吾尔人的避风港,和他们的权利的捍卫者。

当自由亚洲电台联系村干部确认霍普尔兄弟的身份,并询问他们为何被捕时,一名治保单位的员工回答说:“他们是艾合塔木.埃拜 Ehtem Ebey 和沙克热.埃拜Shakir Ebey。”她说,当局逮捕了他们,因为他们与在荷兰的霍普尔交谈。

当被问及为什么当局允许霍普尔的家人打电话给在国外的他,然后又惩罚他们这样做时,这位干部说她无法回答进一步的问题,并建议自由亚洲电台从指挥部获取更多信息。

但当自由亚洲电台联系该机构时,那里的官员拒绝发表评论。

巴依托海镇的其他地方官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们不认识艾合塔木和 沙克热.埃拜,也不知道他们的案子。

霍普尔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的三个兄弟是普通公民,仅仅因为他们是维吾尔人的民族身份而被任意逮捕和镇压。

2013 年,中国当局允许在伊宁市做生意的兄弟中的长兄舒库尔,作为官方批准的旅行团的一份子前往土耳其。

霍普尔说,但在 2017 年,当局于半夜逮捕了舒库尔,在他的头上套上黑色头巾,并将他带到再教育营,因为他曾去过土耳其。

2018 年初,霍普尔提供了关于舒库尔被捕的视频证词,之后 舒库尔和其他一些被关押在“再教育”营地的亲属被释放。

舒库尔和其他人获释的消息是通过地方当局的特殊安排传达给霍普尔的,地方当局指定艾合塔木 使用政府提供的电话代表他的家人进行通话。

霍普尔说,2019 年 1 月,巴依托海镇村干部允许艾合塔木通过专用电话线拨打电话给他,该电话线的号码以 113 结尾。霍普尔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说,

“他们在被中国警察包围时给我打电话,然后警察告诉我的亲戚,他们可以给我打电话联系我。然后,当局允许我的大弟弟代表我所有的家人与我联系”。

霍普尔说,在他们的谈话中,他们非常小心地不谈论任何政治或敏感话题,因为他们知道当局正在监听电话。

在霍普尔突然与艾合塔木失去联系后,他住在国外的一位联系人告诉他,艾合塔木 于 2020 年 12 月被拘留,罪名是他“与他在荷兰的分离主义兄弟谈过话”。

过了一段时间,霍普尔得知他最小的弟弟沙克热也因同样的原因被捕。

当自由亚洲电台拨打以 113 结尾的电话时,一名接听电话的官员在被问及 艾合塔木和 沙克热被拘留的问题时没有发表评论,但并未否认他们曾使用政府发放的同一部电话拨打给霍普尔。

当被问及艾合塔木和 沙克热给霍普尔打电话时有谁在场,这位官员说:“我们不能在没有亲自见到你的情况下告诉你细节。”

此外,新疆一家职业介绍所表示,它计划在 2022 年初,将更多维吾尔人送出该地区。

自由亚洲电台的一项调查显示,一家职业介绍所今年将 3,000 多名维吾尔族工人(包括年仅 16 岁的女孩)从新疆地区转移到中国其他地区的工厂,并计划在 2022 年初再派遣数千名工人。

在微博和微信上流传的汉语广告称,将有 2,000 多名维吾尔人(年龄在 16 至 30 岁,具有良好的普通话技能和职业学校学位)可以在全国各地工作两年后,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开始调查。

该广告没有列出公司名称,但包含了需要劳动力的企业高管可以拨打的电话号码。

自由亚洲电台拨打该号码时,接电话的女士说广告是她在四川省涼山自治州的招聘公司发布的。这位女士说,该公司最近将 3,000 多名来自喀什的工人派往中国的两个不同地点。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说,

“他们都有工作了,这些人都已经被安置了。他们都是来自喀什的维吾尔人”。她指的是新疆南部的绿洲城市喀什,当地人口超过 70 万。

该员工说,这些维吾尔人已于 6 月被转移到江苏省南京市的两个地点,在那里他们每月领取 2,000 元人民币(313 美元)的工资。她补充说,做为回报,该公司从每名工人每月可获得 600 元的补贴。但目前尚不清楚补贴是从工人工资中扣除还是单独支付给就业公司。
招聘人员说,一些被派往南京的维吾尔族工人是从中国政府所谓的新疆“再教育”营地转移过来的。

自 2017 年大规模拘禁运动开始以来的四年里,研究人员发现中国在制造业中使用维吾尔人作为廉价劳动力,美国海关当局出于担忧,将包括太阳能电池板材料、假发、电子产品、西红柿和棉花在内的新疆产品列入黑名单,并称这些商品是经由强迫劳动生产的..

在自由亚洲电台的后续电话采访中,该公司员工表示,从喀什调往南京的工人中约有 30% 年龄在 16 至 18 岁之间。人权组织之前的报告没有将维吾尔族青少年列为强迫劳动力。

这名员工说,所有被转移的人都懂普通话。大约 13% 的转移工人是大学毕业生,其余的也都受过某种类型的教育。该员工并说,三分之一是单身女性,其余是男性。

该员工还补充说,计划在 2022 年 3 月转移数千名额外员工,不过如果需要,公司可以提前派送他们。

她说,她曾与喀什当局合作转移工人,但她没有提到她接触过的机构。自由亚洲电台联系的喀什当局拒绝发表评论,一位官员说,工人的转移构成了“国家机密”。

新疆妇女协会喀什分会的一名维吾尔族官员,拒绝透露这些工人是否已从新疆再教育营转移,她否认任何女性工人参与了转移。她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不,与女性无关,如果有的话,他们会告诉我们的。有什么事,你可以问政法委。”

早前自由亚洲电台对喀什维吾尔人强迫劳动的调查显示,包括从该市机场附近的一个营地获释的艾尔肯. 阿西木 Erkin Hashim 在内的 9 名前再教育营被拘留者,一直在喀什的一个装卸码头担任货运公司的搬运工。 他们的月薪是 2200 元,但不得不将其中的 900 元交给他们之前被关押的营地的工作人员。

2020 年 10 月,自由亚洲电台对从阿克苏地区 (Akesu)乌什县依麻木镇被强迫转移的维吾尔劳工进行调查,发现一些当地再教育营被拘留者已被送往阿克苏的一家工厂工作,作为强迫劳动计划的一部分。

当时,一名乡镇公安官员说,“再教育”中心的“优秀”毕业生,被强行送到阿克苏华孚纺织厂工作,合同为期三年,该厂为服装制造商生产棉纱。他还说,工人不得离开去探望家人。

该工厂主要雇用维吾尔人,是中国华孚时装公司的一部分,该公司已被确定为强迫劳动计划的一部分,并于 2020 年 5 月因侵犯和践踏人权而被列入美国“实体名单”。

调查是在 2020 年 9 月逮捕了阿克苏地区维吾尔居民米拉迪尔·艾山(Miradil Hesen) 之后进行的,他在油管 YouTube 上发布了秘密录制的视频,凸显了虐待劳工的做法。这些视频是越来越多的证据之一,表明新疆的再教育营不再仅仅是政治灌输的场所,而是成为强迫劳动的来源,被拘留者被送往棉花和纺织厂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