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100多个全球品牌仍在从维吾尔强迫劳动中获利

0

中国江西省九江火车站的一名工人正在装卸从新疆运来的棉花。(2021年3月26日)

上周一份报告称,仍有一百多个国际品牌销售与维吾尔强迫劳动有关的棉制品。

这份名为《洗棉,新疆棉如何在国际供应链中黯然失色》的报告发现,使用新疆棉花的五家中国主要纱线和面料供应商将其半成品出口给国际中间商,这些中间商将成品运往全世界,包括在美国的国际品牌。

“通过这个过程,我们能够绘制出将新疆棉花与一百多个国际品牌连接起来的可能供应链,”报告称。

根据该报告的主要作者、英国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人权与当代奴役教授劳拉墨菲的说法,中国约 85% 的棉花产自当地政府对维吾尔人实施强制劳动的新疆。

“他们(地方当局)强迫人们——有时是整个村庄——放弃对他们土地的租约,”墨菲告诉美国之音。 “然后他们被政府视为‘剩余劳动力’,更容易受到国家资助的劳动力转移的影响。”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以维吾尔人在棉花以及番茄制品等其他商品生产中的强迫劳动为由,禁止从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进口所有棉制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称,维吾尔强迫劳动是美国等西方国家遏制中国发展的“本世纪最大谎言”。

“美国既制造谎言,又基于谎言采取恶劣行动,违反国际贸易规则和市场经济原则,” 赵在1月份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并补充说新疆事务是中国的内政,任何国家都无权干涉。

报告作者利用过去两年的国际贸易和海关数据发现,中国出口的棉花、纱线和面料中有 52% 被运往孟加拉国、斯里兰卡、越南、菲律宾、香港、印度尼西亚、柬埔寨、印度、巴基斯坦、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和墨西哥的 53个中间制造商,为 103 个全球知名品牌提供棉制成衣。

报告称,因此,许多国际品牌“可能在不知不觉中购买”由维吾尔强迫劳动生产的商品。

墨菲表示,这些全球品牌必须将所有供应链追溯到原材料,以确保它们不支持强迫劳动的经济。

“复杂的供应链可能会掩盖原材料的来源,”墨菲告诉美国之音。 “有时供应商可能会隐藏他们的来源或合并不同的棉花来源。”

墨菲表示,一些公司正在积极调查每一个供应商和次级供应商,尽其所能确保没有新疆棉花进入他们的产品。

“其他公司宁愿不知道,”她说。 “尽管随着国际压力、新研究和进口立法,这变得越来越困难。”

墨菲说,公司没有理由不知道他们的产品来自哪里。

“如果供应商不能告诉品牌他们从哪里采购并提供令人信服的采购证据,那么该品牌应该终止与该供应商的关系,”墨菲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