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债失控创新高 近半新债用作偿还旧债

0

地方债失控创新高 RFA制图

中国经济在今年上半年强劲反弹,但同时债务却持续急升,官方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头十个月地方债急增,已直逼30万亿元人民币,创下历史新高。更令人关注的,是接近一半新增债务并没有投入经济,而是用作偿还旧债。

中国财政部周二(23日)公布最新的地方政府债券发行数据。今年1月至10月,中国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合计6.49万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增长6%,创下历史新高。其中再融资债券发行2.8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75%。也就是说,今年地方债发行增加主要是由再融资债券放量所致。

另外,中国财政部亦指出,截至今年10月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约29.7万亿元。而按地区划分,今年1月至10月,广东省债券发行规模最大,为5894亿元。

财经学者:地方债务未来20年将继续增加

中国独立金融学者巩胜利周二(23日)对本台分析,中国地方政府债券余额,与美国的相比,可以说是“小巫见大巫”,但单从中国地方债务增长的趋势来看,他认为,因应土地税收减少、工业发展的花费增加等方面,这个情况很难在短期内逆转。

官方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头十个月地方债急增,已直逼30万亿元人民币,创下历史新高。(路透社图片)

官方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头十个月地方债急增,已直逼30万亿元人民币,创下历史新高。(路透社图片)

他形容,中国地方政府目前缺钱的情况,“可能比任何时期都要严峻”,并估计今年地方债务或会超过30万亿元,而地方债务增加的趋势,将会持续最少20年,因为中央宣布中国达到小康水平后,需要花费的范畴只会不断增加,包括在解决能源问题,和城市建设方面。

巩胜利:“中国的电力(情况)非常严峻,环保用电不到百分之十几,也就是中国的用电,百分之72以上,靠火力发电。可以想象的是,中国未来火力(发电)改造,变成新能源、清洁性能源,那是一个浩大工程。(现在)火力发电,就是要烧煤烧油。基础能源的商品都要靠进口来维持,你想,没有钱,没有地方债,怎样在今后运行,这是一个难题。”

财经学者:房地产市场和土地收入已不可靠 地方举债成为唯一办法

中国金融学者陈有成周二(23日)指出,地方政府的收入来自“税、利、债、费”四方面,即是政府税收、国有企业的利润、发行债务,以及政府收取的罚款。他分析称,地方政府之前的收入来源,主要依赖房地产市场和土地收入,但如今这两方面的发展都不如以往般坚挺,加上从疫情以来,民营企业的经营也逐渐艰难,难以向政府缴纳足够税收,让地方收入减少,所以只能不断借贷。

陈有成:“房地产市场像恒大、碧桂园,甚至中央国有企业当中的房地产板块,都出现雪崩式的业务下滑,地方政府赖以生存的土地财政,现在已经日落西山、辉煌不再。地方政府没有办法,举债成为她‘拆东墙补西墙’的唯一方法。”

高盛: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已达到经济规模的一半以上

早于今年9月,彭博引述高盛研究报告指,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隐性债务)债务总额,已从2013年的16万亿元人民币,增加至去年底的53万亿元,相当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2%,且高于官方公布的地方政府债务余额。

报告解释,“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即是地方政府以其他融资方式借入贷款,而不让其出现在自己资产负债表上的一种借贷工具,但金融市场仍会视其为地方政府债务。

报告亦分析,鉴于土地销售速度放缓,可能需要增加地方政府债券发行,提高地方政府融资灵活性,以支持整体经济发展,认为政府有需要弹性处理这个问题。

记者:郑日尧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