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勇:真正的基督教的核心标记

0

真正的基督教必然高举耶稣基督的王权和救赎,当然也必然高举上帝的主权和约法,这是辨别基督教真伪的核心标记。唯独当我们高举基督的王权和救赎的时候,任何个人或群体才无法自序自己是“大救星”;唯独在上帝的主权面前,人间的一切专政、极权才显明其虚伪和丑陋之处;唯独在上帝的约法面前,世上的所有人才能得以平等自由,没有任何人在上帝的约法面前可以凌驾于其他人之上,即使国家制定的法律也必须以上帝所启示的律法为“高级法”。

我们一旦在个人和群体自由上不再高举基督的王权和救赎,就会有各种形式的罪人妄称自己是“大救星”和“解放军”,高唱“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是人民大救星”,“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们一旦在哲学和思想上不再高举上帝的主权和约法,世间的权力就不再受到任何更高的权力的制约,世间的法律就不再受到任何更高的律法的判断,此时剩下的就是人与人之间赤裸裸的暴力冲突, “拳头大的是老大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朕即是法”,人间顿时变成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暴君酷吏如同猛兽肆虐,吞噬同类,罪恶和野蛮的本质就在于此。

现代西方法哲学的致命错谬就是历史法学派和实证法学派的出现,他们认为,既然世上各个国家的法律在不同时期、不同地方各不相同,法律必然是相对的,是历史的产物,是人的意志不断变化、认识不断上升的结果。如此他们就把法律和公义观与一千五百多年的基督教传统彻底割绝,从根本上否定了上帝所启示的不变的律法和原则。 在马克思所主张的唯物主义及其历史决定论的影响下,这种律法的相对论更是喧嚣尘上,分析法学派奥斯丁(John Austin, 1790-1859年)的谬论几乎成了全世界法学界一致公认、不证自明的真理: “法律就是国家中享有主权者的命令(law is the command of the sovereign power in the state)。” 简言之,法律就是掌权者的命令!这样的法律观完全丧失了法律本来享有的神圣性,最终鼓吹的就是“强权就是真理”(Might is right. ),甚至“恶法亦法”,直接违背、否定了西方几千年法律传统中强调的“恶法非法”论。

这种离经叛道、残酷无情的法学理论最终导致的就是二十世纪极权主义国家在欧洲基督教世界内的出现。一旦否定圣经中所启示的公义论和律法观,不管是法国的拿破仑,德国的希特勒,还是苏联的斯大林,都可以堂而皇之地以国家和法律的名义施行暴政了!那些破除法律的神圣性的法学家岂不是更有罪的始作俑者吗?对于国家与法律的公正与否不闻不问、甚至参与屠杀和暴政的基督徒,岂不也是这些暴君屠夫的同谋者吗?!对此现象和追问,西方基督徒必须作出严肃的思考,中国基督徒必须不忘历史的教训。

——选自王志勇《福音、国度与文化:三化异象与基督徒侍奉的天国战略》

–自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