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演达遭蒋介石秘密处决 被孙中山认定“上台能让国民党更好”

0

1931年,大权在握的蒋介石逮捕了一人,并在劝其归顺自己的当天晚上,毫不犹豫地下达了秘密将其处决的命令。

而这个人在孙中山生前曾对他十分倚重,将他当做自己的接班人培养。不仅如此,在见识了诸多人才后,孙中山曾断言,若是他能上台,国民党会更好!

那么,这个人是谁呢?孙中山为什么会对他如此看重?而蒋介石为什么要对他痛下杀手呢?

1933年,蒋介石在庐山担任军官训练团团长,一次在与国民党高级将领聊天散心的时候。一个国民党上将问道“委员长,你认为百年之后,能接替你的人是谁?”听到这个敏感的问题,在场的众人都纷纷停下脚步屏息等待蒋介石的回答。

只见蒋介石如同回忆一般,顿了顿答道:“能接替我的人只有一个,但是已经被我杀了。”

此话刚落地,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蒋介石此言并未恐吓,他口中所说的人,正是国民党中最有可能取代他的邓演达。

作为国民党中的元老人物,邓演达因为能力出众,是同辈中佼佼者,所以只14岁就被同盟会看中,吸纳为同盟会中的一员。

1919年,邓演达从保定军校毕业后,加入了孙中山的革命队伍,成为了一名坚定的孙中山拥护者。在而后的征战中,邓演达表现出超凡能力,深得孙中山赞赏。

1922年,陈炯明叛变,粤军第一师的各个团相继萌生异心,粤军队伍中大多数人都拥护陈炯明,这让孙中山的领导地位受到了威胁。

为了恢复广州政权,粉碎陈炯明西江防御计划,邓演达被临危受命,领兵作为前锋。而在对肇庆的时候,敌人在易守难攻城垣的庇护下,让当时的形势十分危急。但面对敌人的严防死守,邓演达率地雷队一马当先。炸开缺口后以出其不意的袭击,歼灭了守城内的所有敌人,并将指挥官黄振邦活捉。

在邓演达卓越的指挥下,1923年1月,陈炯明被迫从广州撤出,革命危机得以解除。但此时,在帝国主义的煽动下陈炯明出兵三路奔袭广州,而在孙中山建立的大元帅府内部,滇、桂两军,打着支持孙中山的名义,做着吞噬广东地盘的龌龊事宜。

至此,孙中山在广州被困,革命形势岌岌可危。在孙中山的指示下,邓演达再一次率领部下出兵讨伐异党,粉碎陈炯明的阴谋,并与李宗仁、黄绍竑联手起来,将江西肇庆与广西梧州连成一片,就此壮大了孙中山革命队伍的声势,震慑住了滇、桂两军。

除了带兵打仗是一把好手以外,在治军方面邓演达也十分有一套。在他带领的队伍中,邓演达十分重视政治教育。不仅如此,邓演达在众多的重大事宜上,都会以极其民主的形势,征求众人的意见,而后才做出决策。所以,在孙中山生前,对邓演达十分看好,并表示“若是邓演达能上台,国民党会更好”。

邓演达与蒋介石相识源于粤军,1918年3月,蒋介石担任粤军总司令部作战科主任,而邓演达在保定军校毕业后,也在邓仲元的召唤下,加入了粤军队伍。

所以,因为两人都追随孙中山参加革命工作,时常有交集。1924年,在苏联方面的建议下,经过数次的商讨,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了建立黄埔军校的决议。

在黄埔军校中,担任教练部副主任兼总队长的邓演达,作为孙中山三民主义的坚定拥护者。对于苏联的东西十分赞成,并在政治心理上,对共产党也是偏向态度。而这也就导致了他与极度反共的何应钦的巨大矛盾,每每这时候,蒋介石都会出来讲和。可让人感到奇怪的事情是,蒋介石的说和方式,有时候偏重何应钦,有时候偏重邓演达,像是故意造成两人对立局面一般。

黄埔军校一期毕业后,众人成立了一个教导团,由各级队长与学生分派到教导团中担任带兵官或者党代表。而彼时党代表则是学习苏联红军,既军事民主精神的体现。但是因为党代表与带兵官之间的矛盾,以及互相的不妥协,最后党代表为了维持党代表制度,几番讨论后,推选出了5个党代表到广州去见廖仲恺解决这个问题。

但在动身前,这个消息被人告知了蒋介石,于是5人被叫到蒋介石办公室。而后蒋介石对着他们盛怒谩骂,并质问道,为什么要去广州找廖仲恺而不是直接找他。随后,蒋介石从抽屉中取出一个章,愤怒地大声说道“我就是党代表,这个图章我想怎么盖就怎么盖。”

得知此事后,邓演达对蒋介石的行为十分不满。并觉得,这是蒋介石反对民族,施行封建独裁思想的显现,这引起了邓演达对于中国革命前途的担忧。而正是这个时候,邓演达与蒋介石的革命道路出现了思想上严重的分歧。

1926年,彼时的北伐军在大陆上的高歌猛进,作为北伐军总司令的蒋介石看起来春风得意。但殊不知,此时的他却面临着巨大的苦恼。

11月26日,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做出了迁都武汉的决定,并委托邓演达赶赴武汉准备迁都的各项事宜。但是,此时的蒋介石羽翼未丰,如果让中央党部和国民政府迁到武汉的话,那么他的势力将会大受制约,未来权利竞争道路也将会变得更加困难。

因此,蒋介石力主将中央党部和政府暂住南昌,这一决定让邓演达与之产生了巨大的分歧,各方也对蒋介石的所作所为反对之声不断。在众人为迁都事宜争论不休的同时,蒋介石抛弃了自己的革命初心,与江浙财阀达成协议,自觉有靠山后的蒋介石,“腰杆子硬了起来”。对于众人的反对并不理会,依旧以强硬的姿态做出决定。

而此时的邓演达对于蒋介石的态度十分强硬,“言论也日甚激烈,比中共有过之而无不及,给蒋的刺激极大”。这件事,让蒋介石认为,邓演达“跋扈殊甚”,对其耿耿于怀,两人的关系因此越来越远。

1927年1月3号,洞察到蒋介石妄图以专权的形势把控国民党政权的邓演达等人,在武汉临时会议上,为了消除这一情况,制衡大权在握的蒋介石,提出了“提高党权案”。

在这一期间,对于蒋介石所作所为十分不满的邓演达,为了引起社会上的反应,聚集力量对蒋介石的专政独裁进行制衡。他还在《民国日报》上连续发表数篇反蒋文章,他指责蒋介石“违背党大多数同志们的意志,违背党的规定”,并预言,从他选择这样做开始“那一定立刻失掉军事的权威,立刻自己丧失政治的生命。”

这种种举动,让蒋介石大为愤怒,他在自己的日记中指责邓演达选择与共产党站到了一起。并说邓演达发表的数篇文章,都并不属实,只是为了“诋毁”他,“不胜骇异”,并悲叹“人情如此”,而这也让蒋介石渐渐对邓演达动起了杀心。

1927年4月,已经完全被封建资产阶级同化的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对国民党左派以及共产党的武装政变。4月10日,蒋介石先是宣布接上了邓演达领导的总政治部,派军队对总政治部上海办公处进行了封锁。

而后,在蒋介石的命令下,发布了“秘字第一号令”,对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192人进行通缉,而邓演达就在这其中。

至此,已经完全抛弃自己革命初心的蒋介石,与一直坚定维护孙中山推崇的“三民主义”的邓演达完全站在了对立面。四一二“清党”事件发生后,邓演达立刻站了出来表示反对,他斥责蒋介石是“替帝国主义效劳,为中华民族千古罪人”。

随后,邓演达还组织领导了革命领导运动周,以此呼吁全国人民对对蒋介石与帝国主义勾结背叛革命的暴行进行关注与斥责。而后,在邓演达与董必武的建议下,武汉国民党中央及国民政府发布了开除蒋介石党籍,撤销蒋介石一切职务,严惩逮捕之的命令。

在这一期间,蒋介石曾多次密电邓演达,希望他能停止这一系列反对自己的行为。眼看着邓演达无动于衷,蒋介石拿出了在北伐中对待军阀的那一套,希望可以用高官利禄诱惑,初始邓演达停止,可是最后依旧被邓演达拒绝。

4月22日,邓演达与众多国民党元老、武汉的中央执行委员、监察委员等40余人联名发布《讨蒋通电》,号召全体军民,“去此总理之叛徒,中央之败类,民众之蟊贼”。

而后,邓演达主持了30多万的群众大会,并且组织数期黄埔军校的学生,以及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的学生,成立讨蒋委员会,对蒋介石的无耻行径进行讨伐。而在这样来势汹汹的组织下,蒋介石威信大幅下滑,对邓演达愈发痛恨。

同年年底,邓演达飞抵德国柏林,考察研究,为建党做足准备。1930年,为了拯救中国革命,继续孙中山未完成的使命,邓演达在上海组织筹建了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不仅如此,邓演达为了推翻蒋介石的专政独裁,还在军事起义做足了准备。

而正是因为邓演达筹划的组织活动以及起兵准备规模愈来愈大,已经威胁到了蒋介石的政权。所以在1931年2月,蒋介石派遣王柏龄到上海,并与淞沪警备司令一起,谋划对临时委活动进行侦察。为了一劳永逸的消除邓演达这个后患,蒋介石还下达了以30万元缉捕邓演达的命令。

因为彼时的环境十分危险,众多同志都对邓演达的安危十分担心,并劝其到日本或香港暂避。但邓演达却表示“要革命就要反帝,焉能违反民意去寄帝国主义篱下?”就算到那里去,他们就算不明着缉捕,也会暗杀。

为了保证起义的顺利,邓演达在上海举办了为期两周的训练班。但就在这个时候,因为叛徒陈敬斋的出卖,邓演达不幸被捕,并被单独押解到了南京。

邓演达被捕后,各界一直不断尝试对其进行营救,但最终都没有成功。而为了在这一期间,不愿落人口舌的蒋介石,也对邓演达软硬兼施,要求邓演达放弃自己的革命主张,解散他对自己有威胁的革命组织。

但对于蒋介石的要求,邓演达不为所动,邓演达表示革命是中国人民的要求,自己只是在行驶人民的愿望。如果蒋介石可以接纳人民的要求,行驶人民的愿望,解决中国革命问题,那么就有商量的余地,除了这个以外,自己并无所求。

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爆发,但是在这个时候,蒋介石却下达不抵抗命令,将中国东北这一锦绣山川拱手送给日本人,将数万万东北同胞变成“亡国奴”。至此,蒋介石被迫下野。

在下野前,为了自己征途着想,也碍于众人的不断施压。蒋介石再一次派人找到邓演达,要他保证自己绝不再写,反对蒋介石的文章,就可以放他出去。但是,这一要求,与让邓演达放弃自己的革命主张有什么区别呢,所以邓演达义正言辞地拒绝道“我写反蒋文章,不是我邓演达要写,是中国人民要我写。”

而自邓演达被关押以来,无数黄埔学生都在注视着这件事。所以在这个时候,历届黄埔军校毕业生,联名要求蒋介石放邓演达自由。面对众多将领的呼声,蒋介石大为震惊惶惶不已。

蒋介石十分清楚,正逢自己下野时期,邓演达要是真的被释放的话,那么自己很有可能会被真的取而代之,到时想要卷土重来,这几乎不可能。

对于这一点,何应钦等人也意识到了,于是联名致电蒋介石“不除邓演达,不足以安天下”。而对此,蒋介石的好兄弟戴季陶也表示“唯有邓演达能分散黄埔力量,动摇政府根基,是最可怕的敌人”。想到黄埔军校历届的毕业生联名的浩大声势,蒋介石惶恐不已,遂下定决心。

1931年11月29日晚,在蒋介石的授意下卫队长王世和,以移居汤山为名义,将邓演达秘密押送到麒麟门外沙子岗。在路上王世和谎称车子抛锚,请邓演达下车。但在邓演达下车还未站定,“砰砰”两声枪响,邓演达倒在血泊之中,当场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