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立华:专业与教牧伦理

0

导言
一位犹太人拉比以撒‧迈耳‧维思(Rabbi Isaac Meyer Wise)这样说过:「牧职人员并不是由其职位造成的,他乃是要让其职分受尊重和敬佩。」(Clergy must not made by the office he holds;he must make the office respected and honoured.)

这是教牧必须有的一种意识,就是如何能透过牧养事奉来赢取别人的尊重和敬佩。得着这份尊荣并不是单靠职位所赋予的权力就自然得到的,而是因着个人生命操守的表现,使别人感到我们有值得尊敬的地方。这正符合我们传统上一句话的精粹:「神看重工人的生命过于他所做的工作。」为人之所是(being)比所做的工作(doing)更重要,故此,教牧人员的伦理操守便显得格外重要了。我们在事奉上所表现的行为操守往往影响人最深,要竭尽所能去维持天国工人所要有的职业道德应是教牧一种认知的本分。

教会可能人多兴旺,机构也有不错的发展、扩张,却使很多人绊倒;事奉的外表可能很成功,显露的手段或做事方式却不能荣耀神,因为他们在牧职专业道德上有缺失,也令多人非议。近年海内外教会因不少教牧丑闻而在世上失去其应有的正直见证,故此引发一些人要正视教牧的道德伦理问题,这便引起近年讨论「事奉职事伦理学」(Ethics in Ministry)这个新兴的课题来,有系统深入探思教牧在事奉上该注意的伦理操守,以启发帮助教牧在这急速转型的社会中如何具体认知一些该有的伦理事项,以至在实践行动上谨慎从事,避免陷在错谬中而不自知。更帮助教牧能追求达到「对神、对人、对事常存无亏的良心」的境地。在今天这个既复杂又专业化的时代里,教牧传道的事奉也颇艰难不易为,要求极高,与其他专业人士并无分别。因此,教牧在道德操守上维持一定的高水准是极其需要的。

专业伦理

自古以来,牧师、律师和医生均被认可为拥有较高学识的专业人士(今天当然列入专业人士的行业更多),到底什么是「专业人士」呢?

专业(professional)或事业来自法文的carriere,原意是道路,特指利用一种技能去开辟一种专门事业的道路,1即靠一技之长从事一种专门的工作,以达到人生的一种目标,获得成就和利益酬报。作为一位专业人士,则拥有如美国(U.S.A)学者华特‧维思(Walter E. Wiest)及艾荣‧史密斯(Elwyn A. Smith)所列出的以下条件:2

一‧他或她必须要提供一种重要和独特的社会服务,以至能使复杂的社会得着某方面需要的满足。

二‧为了提供这种服务,他或她必须拥有专业技能和知识(professed a body of skill and knowledge),而知识分两种:一种为特有的理论;一种为运用自如的实际技能──即「如何做」(know-how)。换言之,是拥有应用这些知识的能力。

三‧他或她是属于专业团体的一员(工会),此专业群体必须拥有高度的自主性,能够有效地管理业内人士的操守,包括正直(公正)、能力、卓越表现、服务的动机,以确保服务的素质维持一定的水准。而这种专业内部的监管能力,便是任何专业的最重要特征之一。

四‧既然任何专业群体均十分关注其执事者的道德操守,她亦会制定伦理守则,以肯定每位专业人士均会按着道德的指导,服务社会,作出上佳的贡献。

五‧任何一位专业人士均要拥有高度的自律性,愿意为自己的行为及抉择负责。虽然他或她是在专业群体的监管下提供服务,却并不表示他或她毋须自律,因为惟有拥有高度自律能力的专业人士才能够提供卓越的服务,并得公众的信赖。

六‧专业者首要的关注及委身对象便是其服务群体的益处,而不是自己的利害得失(others come before self)。 (可惜现时太多专业人士只以自己的利益为重。)

七‧故此,他或她所更关心的是自己所提供的服务素质,而不是物质的回报,因为他或她并不是因为金钱才提供服务的。尽管现时某些专业能够透过业内所提供的服务而获取可观的报酬,亦鲜有专业人士会宣称自己是因着金钱而执业的。

八‧勤奋努力是专业服务的精神,因而产生某些满意的成果,自己获益,别人也得着鼓励。

以上各项都是一般专业人士所遵从的伦理条件,当然在实践中达至何种程度是另外一回事,特别因着人性的扭曲和软弱,许多不理想的情况相继出现。特别权位与金钱利益方面的问题常弄至人在伦理道德上失守,而污染其专业的尊严!甚至犯上官非,使其专业受损!

专业与教牧

然则,在今天这个讲求工作效率和专业精神的社会中, 教牧传道人应否被视为一种专业,又是否需要订立一套专业伦理守则,作为执行职务时的依据呢?

关于这方面,香港建道神学院院长张慕皑博士的意见, 值得我们参考和深思,他说:

「如果专业是指某个行业要求入行的人拥有一定的工作知识和技能,而且经过严格的审核,达到规定的标准,又在一定的行为操守的规范下运作,那么教牧传道人的职责也应该有一定的专业考核和限制。但同时我们也必须立刻澄清,传道的事工是超专业的。这里的超越,并非指不守专业精神和废除专业的水准,而是指要达到比一般专业更高的要求。

「首先,一般专业要求他们的成员接受一定的训练和经过一定的考核,才给予专业的资格和地位。现今一般宗派和教会也都要求他们的传道人必须修读认可的神学课程和经过按牧团的审查考问,才通过按立其成为牧师的资格。当了牧师后,还需按照教会的章程、行政系统和制度架构运作(如行政或同工指引手册之类)。愈来愈多传道人亦在教会中得到合理的薪金、待遇和福利,也遵守教会所定的工作时间和假期,当传道人严重失责或犯了严重的道德规条时,同样也需要经过纪律处分,甚至停职或取消资格。就传道的职事而言,专业的操守和规定就如食物的防腐剂一样,最多只能防止食物变坏,而不能提高食物的素质,带出更好的味道或更佳的营养,《圣经》要求传道人有超专业的事奉。

「专业或专业一词,来自法文carriere,原意是道路, 路是人造出来的,人所拣选的,但传道牧职却是神的召命,不是我们拣选神,而是神拣选我们,并且差派我们去作工(约十五16)。路是早已规划好的,路线和方向也早已定清楚,但召命却是聆听神的声音,恭候神的指示。

「走路的人倚赖地图和指南针,而蒙召的人所著重的是与神的关系;走路的专业人士靠自己的技能,按本子办事就有成功的机会。但蒙召的人却非与神与人建立良好关系不可,这种爱的关系促使我们充满喜乐地在《圣经》中寻求神的旨意,又在心中察听圣灵微小声音的指示。

走路的人追求自己的目标,建立自己的名誉地位, 一切所付出的,都为了有所得着,在物质上追求拥有更大更多。听召命的人只求完成那召他的旨意,因为召他的为他在十架上舍命流血,故此一心只求不惜付上任何代价去完成召命。今天不少『走路』的传道人如其他专业的人士一样,只求自己的权利和舒适的生活,难怪今日的教会半生不死……

「超专业的事奉,是跟随基督的事奉,祂本来享有与神同等的地位和权利,却来世走十架的道路,放下一切权利,倒空自己。主宣称祂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而雇工则只求自己的利益,只关心自己的安危(约十11~14)。我们呼吁传道人效法基督和保罗超专业的事奉……」3

无疑,教牧实在是专业的一种,但其神圣召命又使他或她要从事的事奉不单满足一般人的要求,也要满足神的要求。神的要求更高,要成为信徒羊群的典范,这就解释了为何《圣经》对事奉者的要求多是属灵的条件和高尚的道德伦理操守了!为此,教牧传道人理应按着《圣经》道德伦理的指导,来服务其牧养的信徒群体了!当然,我们自己亦要接受自己的限制和软弱,有时亦有力不能逮的情况出现,但是教牧传道人应该不断地寻求道德的成长。然而,我们应该如何寻求呢?是否有一些依循的方向呢?

注:

1 参 Collins Cobuild English Language Dictionary (London:Collins Publishers, 1990), p.1146。

2 Walter E. Wiest and Elwyn A. Smith, Ethics in Ministry (Minneapolis:Fortress Press, 1990), pp.72~73.

3 张慕皑,「牧职──专业或召命?」,《时代论坛》,第二八九期,一九九三年三月十四日。

(作者为香港建道神学院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