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干城:“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到底是什么意思?

0

自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以来,华夏与周围夷狄的冲突持续不断。华夏民族以文明自居,但常常遭异族入主,原因何在呢?到了1644年,大明朝被满清替代,又发生了一次异族入主胡汉易位,一代大儒痛定思痛,深入探索,终于创立丰富的启蒙思想,其高度几能比肩于欧洲同时的思想家。但是,由于后来发生267年满清统治和最近百年的混战和集权,他们的思想不仅没有完整地传承下来,而且几乎难以真正地理解了,顾炎武的著名论断“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就是一个例子。我们先看看他的原话:

“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是故知保天下,然后知保其国。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语出顾炎武:《日知录》卷十三《正始》。

一、什么是天下?

顾炎武当时认知的天下还是传统意义,内华夏而外夷狄,即汉民族与周边民族所在区域的总和,连完整的亚洲概念都没有,更不用说全球概念了。

二、什么是保天下?

按照当时的认知,华夏乃文明的仁义之域,四夷乃没有文化的蛮荒之地,所以,所谓保天下就是保文明保仁义。

三、夷狄就一定野蛮,汉族就一定文明吗?

不然。其实从孔夫子开始就已经确立了这样的概念:行仁义即华夏,不行仁义即夷狄。韩愈《原道》篇总结为一句名言:“诸侯用夷礼则夷之,夷而进于中国则中国之。”意思是说:中原人不行仁义即是夷狄,四夷行仁义就是华夏。

四、天下与国家何异?

天下即文明,而国家即政府。

他们认识到汉族人执政也可能很野蛮,他们身历的明朝有多野蛮自己太清楚了,黄宗羲的父亲就是被朝廷冤杀的。所以,顾炎武认为天下人即匹夫匹妇之责任在于推动建设一个文明社会,不要指望哪个群体哪个明君为你创造一个文明社会,这是数千年血写历史的结论!

五、顾炎武不关心政府吗?

当然不是!

所谓“知保天下,然后知保其国”,意思是说如果人人起来建设文明社会,政府是社会的管理机构,也是社会机体的一部分,怎么可能任其胡来呢?如果政府胡来,人民怎么可能建设起文明社会呢?所以,只要人民负起建设文明社会的责任,那政府的组织和管理权就自然地归人民所有受人民制约了,这是题中应走之意。

所以,顾炎武“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深层含义是民权社会、民治主义。

六、怎样对待汉族政府和异族政府的问题?

很清楚了,在顾炎武看来,人民有了民权社会、民治主义的理念并积极为之奋斗,则汉族人组织政府就不会再有朱明政府那样的黑暗政府王八蛋政府,也不存在异族入主的问题了,天下万民都负起责任来,上下一心众志成城,异族怎么可能入主呢?什么样的夷狄不能战胜呢?保证了政府的民主性,就保住了民族的独立性。

总之,顾炎武此论由保民族进到保文明再进到民主政府概念,意义何等深厚!何等高超!

晚清启蒙思想家梁启超把顾炎武这段话以八个字总结下来,即“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言简意赅。

然而,自辛亥革命推翻满清以来,中国一直存在外患威胁,主要是日本,居然这句名言经常被歪曲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是把保民族独立代替了保仁义,因为老百姓很难明白什么是“天下兴亡”,结果把顾炎武的真意完全扭曲了颠倒了,这真是十分荒唐和诡异!这样一来,就给以救国为名行专制之实的无耻政客和政党开了后门,而忘记了顾炎武的民主主义初衷,实在可悲。这就是李泽厚先生概括的“救亡压倒启蒙”。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已经没有亡国问题,应该立即回到三百多年前大儒们提出的启蒙主题上来了,每个男人和女人都从身边小事负起建设文明中国、民主中国的责任,寸权必争,哪怕你是一个打工仔,一个农民,一个流浪汉,这样,一个美好的中国才有可能降临。如果自己不努力,指望明君良党,指望其他人为你努力替你顶雷,理想的社会是决不可能实现的,因为人人向前,则聚沙成塔滴水石穿,若推脱逃避,则众势难成力不敌恶,这就给了恶党匪帮以永远奴役这个国家的机会,你本人,你的子孙,将永无自由之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自己的观点, 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光传媒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