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剑虹:蒋介石与美国战后「印太秩序」的诞生

0

1942年1月1日,由美苏英中为代表的「四强」签署《联合国家共同宣言》,比其他一般会员国早了一天,这样的安排是否符合罗斯福和蒋中正强调的平等原则?其实满值得讨论。 (图/联合国官网)

许剑虹

2022-01-02

去年笔者撰文纪念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50周年的日子,今年1月1日则是中华民国参与草创联合国的第80个年头,无论如何都要好好庆祝一番。毕竟就如笔者去年所言,中华民国无论是从法理还是现实意义上来看都尚未完全退出联合国,只是常任理事国和会员国的席位暂时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去了而已。许多联合国非政府组织,其实还是由台湾代表「中国」在参与运作呢。

80年前签字的《联合国家共同宣言》(Declaration by the United Nations),象征中华民国一扫1842年《南京条约》签订以来的「百年国耻」阴霾,成为战后秩序的缔造者。而且在1942年1月1日当天签字的国家还只有美国、苏联、英国以及中华民国等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口中的「四强」(Big Four)国家,其余22个国家必须等到隔日才能签字。

显见在联合国的框架下,一般战胜国只能当一般的会员国,中华民国却成为了仅次于美国、苏联及英国的世界第四强国。中华民国是强国吗?为什么罗斯福总统要如此安排?论重工业能力,战时的中华民国不要提美苏英三强了,就连战前的捷克斯洛伐克都远远不如。要论道德正当性,波兰虽然比中华民国晚两年遭到全面侵略,却仍是欧洲第一个抵抗轴心国的国家。

中华民国做为亚洲第一个抵抗侵略的国家,能够成为世界「四强」,为什么在欧洲第一个抗敌的波兰不可以?更何况波兰与捷克斯洛伐克一样,继承了来自奥匈帝国和俄罗斯帝国的重工业,论现代化程度还是远在中华民国之上。为什么美国总统罗斯福,偏偏要拉拔中华民国成为「四强」,甚至不惜为此与英国、苏联等盟友翻脸呢?

针对这个问题,笔者过去已经给了不少讨论。除了拉拢中华民国能扭转日本人将太平洋战争转变为黄种人对白种人的种族战争趋势外,最主要的原因是罗斯福想借中华民国将美国的影响力投射到亚洲,以与苏联、英国进行长期的竞争。当然以上是罗斯福总统个人的理想,那么80年前蒋中正派遣宋子文签署《联合国家共同宣言》的时候,脑子里盘算的又是什么呢?

20211227-蔣中正在1941年12月8日對日宣戰前的手稿,已經提出太平洋同盟應該以美國為首腦的建議,而且還要求美英逼迫蘇聯參加對日作戰。(圖/國史館)
 20211227-蒋中正在1941年12月8日对日宣战前的手稿,已经提出太平洋同盟应该以美国为首脑的建议,而且还要求美英逼迫苏联参加对日作战。 (图/国史馆)

以中华民国传递美式民主价值

罗斯福总统认为中华民国是全球最大的有色人口国家,又拥有大量的土地和人口资源,具备成为未来强国的潜力。中国古代虽然也有蹂躏周边东亚小国的历史,但是在进入近代以来却成为帝国主义列强侵略瓜分的最大受害者,自然让罗斯福总统认定藉由拉拢和扶持中华民国,能让美国占据英国与苏联所无法占据的道德制高点。

美国本身虽然有并吞夏威夷和波多黎各,侵略尼加拉瓜与古巴并且殖民菲律宾的历史,但是却始终如一的维护中国主权独立与领土完整。美国记者潘文(John Pomfret),在他的《美国与中国:十八世纪末以来的美中关系史》(The Beautiful Country and the Middle Kingdom: America and China, 1776 to the Present)一书中指出:「中国恐怕比其他任何国家更受到「大美盛世」(PAX Americana)的庇荫。 」

因此罗斯福总统相信,由基督徒孙中山建立的中华民国,最终将在基督徒蒋中正和他的妻子宋美龄带领下,成为一个如美国般的民主国家。美式民主价值将在国民政府的号召下,由遍布东南亚的华侨传递出去,进而实践整个东亚地区的「美国化」。另外在罗斯福总统的安排中,轴心国战败以后全世界只有四个国家能保持军队,就是包括中华民国在内的「四强」。

在罗斯福的构想中,东欧的秩序将由苏联维护,西欧和地中海的秩序由英国维护,东亚的秩序由中华民国维护,美洲则一如既往是美国的势力范围。而苏联与英国,都是具有同时在欧洲和亚洲发起战争,挑战美国秩序的既有强权,「四强」中唯一美国真正能信得过的国家,其实也只有中华民国。当然美国放心中华民国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是中华民国不具备挑战美国的国力。

不只不具备挑战美国的国力,战后的中华民国可能连在苏联还有中共的挑战下争取生存都相当困难,极度仰赖美国的援助。所以美国不只放心中华民国,还协助中华民国收复台湾与南海诸岛,因为美国相信亲美的中华民国所到之处,都会间接成为美国的势力范围。苏联将因此无法输出共产主义,大英帝国也将分崩离析,亚太秩序将由美中两国共同主导。

全力支持美国成为世界共主

早在珍珠港事变爆发的当下,蒋中正就已经做好对日本宣战的决定,并立即于1941年12月8日针对太平洋局势提出三点建议。一是太平洋反侵略各国应即刻成立正式同盟,并且由美国担任领导。二是美国与苏联应该和中华民国一起对德日义三国宣战,三是在太平洋胜利结束以前,任何一个同盟国都不应该对日本单独媾和。

第一个建议,明确表示中华民国愿意接受美国领导投入对日作战,而第三个建议则表示中华民国绝对不会在美国战胜日本以前脱离同盟国阵营。比较值得探讨的是第二个建议,就是要求美国与苏联和中华民国一致对轴心国宣战。此刻美国珍珠港已经遭到偷袭,宣战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中华民国也已经做好与日本进入正式战争状态的最后准备。

中华民国即将跟进美国对日宣战,显然第二个建议主要针对的目标为苏联。因为苏联虽然已经在东线战场与德国大打出手,但是却仍维持着1941年4月13日与日本签订的《日苏中立条约》,迟迟不愿加入对日作战。蒋中正早已预料美国为了协助英国反抗纳粹,最终必须投入对德国的战争,如果苏联继续置身于亚洲的反法西斯战争之外,获利的必然是中共等亚洲的共产主义力量。

因此迫使苏联加入对日作战,让德国、苏联和日本等三大极权主义国家彼此相爱相杀,抵销对方的实力,是确保自由世界主导战后亚太秩序的一大关键。所以三点建议当中,最主要的就是这第二点建议。蒋中正的原始提议如下:「牵制苏俄,必使之与我国采取共同的行动,此意并可事先通知英美,要求协力促其成功。」

后来可能怕相关文献被共产国际渗透在国府的间谍窃取,引起苏联的强硬反应,蒋中正又把「牵制」改成「要求」,然后把「苏俄」改成「苏联」。从这里我们不难发现,其实蒋中正对苏联的提防已经超越了对共产主义的恐惧,而是来自中国人传统上对俄罗斯这个陆上强邻的提防。无论俄罗斯实施共产主义与否,中华民国都将之视为最大的威胁来源,唯有美国的存在才能予以抵销。

20211227-1942年7月6日,蔣中正在透過駐美代表宋子文交給馬歇爾(George C. Marshall)將軍的信中,不只期許美國能領導對日作戰勝利,還期望美國能解放整個世界。(圖/國史館)
 1942年7月6日,蒋中正在透过驻美代表宋子文交给马歇尔(George C. Marshall)将军的信中,不只期许美国能领导对日作战胜利,还期望美国能解放整个世界。 (图/国史馆)

从亚太战略到印太战略

对蒋中正而言,如果苏联不立即对日宣战,不仅日本将继续集中力量攻击中国,而且其未来在太平洋战争中采取的政策亦难以置信。只要苏联不参与对日作战,中华民国就不会停止对苏联还有其代理人中共的监视。对苏联的提防,是蒋中正决定奉美国为太平洋共主的主要原因,但是对英国的防范,则让蒋中正的眼光从原本的亚太扩大到印度洋与太平洋。

英国虽然是中华民国的盟国,却非常害怕中华民国的崛起将动摇其东南亚殖民帝国的根基,因此在第一次滇缅战役的时候没有及时允许中国远征军出兵缅甸。最后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但英国却又草草撤军,集中兵力保卫印度,导致滇缅公路这条重庆国民政府的最后一条对外陆上通道沦陷。更何况许多美国答应给中华民国的租借法案物资,都在半路为英军所拦截走。

所以蒋中正对英国同样也是深恶痛绝,虽然他还需要英国的支持来收复滇缅公路,却已经暗中推动瓦解大英帝国的工作。 1942年2月,蒋中正对英属印度进行了为期17天的访问,会见了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与甘地(Mahatma Gandhi)等独立运动领袖。蒋中正一方面希望他们不要为了独立而与日本同一阵线,破坏盟军的抗日大业,二方面则承诺中华民国会在战后协助印度独立。

尼赫鲁与甘地对蒋中正的承诺不怎么领情,首先是英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就以独立为交换条件鼓励印度人前往欧洲参战,结果打赢以后却又食言而肥,让他们不敢再相信任何来自同盟国的承诺。其次则是看在印度人眼中,英美本为「一丘之貉」,蒋中正本人又极度仰赖英美合作才能抵抗日本侵略,这样一个亲近西方的中华民国能为东方民族争取到什么权益,印度人是不相信的。

这趟印度之行,蒋中正得到的成果其实是两面不讨好。英国仍坚持「欧洲第一」的战略原则,不愿意派出皇家海军对缅甸南部实施两栖登陆作战,配合国军在缅甸北部的反攻。为了避免精锐部队重演第一次滇缅战役全军覆没的结局,他拒绝史迪威(Joseph Stilwell)将军派遣部队反攻滇西缅北的建议,从而导致美中两国也跟着爆发冲突。

20211227-蔣中正在1942年2月訪問印度的原因,是希望美國能施壓英國同意印度在戰後獨立,趁機把印度納入自由世界的範圍,然而羅斯福尚未做好為了印度與英國撕破臉的準備,這個最早的印太戰略方案只能無疾而終。(照片來源:國史館)

蒋中正在1942年2月访问印度的原因,是希望美国能施压英国同意印度在战后独立,趁机把印度纳入自由世界的范围,然而罗斯福尚未做好为了印度与英国撕破脸的准备,这个最早的印太战略方案只能无疾而终。 (图/国史馆)

被「一号作战」摧毁的强国梦

中华民国之所以能在1942年1月1日,以「四强」身份参与《联合国家共同宣言》的签署,关键是1941年12月到1942年6月,有整整半年的时间,太平洋战场上的英美盟军被日军打得输到脱裤子。倒是中缅战场上,「飞虎队」一连取得三场空战的胜利,国军又在湖南战场上创下第三次长沙大捷的奇迹,让英美盟国对中华民国刮目相看。

可是到了1944年,日军动员52万人兵力发动「一号作战」,这次国军和英美盟军的角色完全对调了过来。当美军在太平洋战场发起反攻,英军在英帕尔和科希马战场上击退日军攻势的同时,轮到大陆战场上的国军输到脱裤子。虽然国军同时也在缅北还有滇西取得重大胜利,消灭了两个师团的日军,保住了「四强」的地位,但是「一号作战」的惨败却让中华民国失去了对战后局势的话语权。

苏联解除了德国的威胁后,开始扶持新疆的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作乱,此举甚至得到中共配合,导致国军腹背受敌。美国单方面投入太平洋战场的反攻,换来的却是日军在塞班岛、马尼拉、硫磺岛以及冲绳岛的顽强抵抗,虽然最后都赢得了胜利,但是损失却也是格外惨重。为了减少美军损兵折将,提早结束对日作战,罗斯福总统决定不惜一代价逼迫苏联出兵东亚。

于是就如同我们所知道的,罗斯福总统在雅尔达会议上将中国东北出卖给了苏联,还连带给外蒙古的独立推了一把。中国共产党也因为有了东北,得到发展壮大的机会,确实给自由世界带来毁灭性的挫败。与此同时,在美国压迫下放弃在华租界和驻外法权的英国,也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想保住香港这块殖民地,甚至于不惜与中共合作。

于港九地区活动的中共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与总部在惠州的英军服务团(British Army Aide Group)密切合作,换上英军的制服,以大英国协部队的身份先于国军之前抢占香港,确保了英国对香港之统治。罗斯福与蒋中正两人的共同理念,终究还是因为抵抗不了现实局势的发展全面破产。中华民国虽保住「四强」之名,却无法成为真正统领东亚的一方之霸。

20211227-國軍在「一號作戰」中被日軍打得輸到脫褲子,就此失去了對戰後亞洲事務的發言權,只能完全依附於美國。(作者提供)
 国军在「一号作战」中被日军打得输到脱裤子,就此失去了对战后亚洲事务的发言权,只能完全依附于美国。 (作者提供)

美国有更好的选择方案吗?

如果罗斯福能听取蒋中正的建议,在1941年起就强迫英国跟着一起施压苏联对日本宣战,是否就能改变国军「一号作战」的败局,乃至于后来中共的崛起?如果史达林(Joseph Stalin)真的对日本宣战,对满洲国发起全面攻击,确实会出现有利于蒋中正的结局。苏联、德国和日本打到三败俱伤,怎么看对美国与中华民国都最为有利。可问题是,现实上有可行性吗?

答案是1942年的苏联,可能没有办法同时支撑德国和日本的两面夹杀,如果苏联战败了,德国可以将80%派驻东线战场的兵力调回头来支援北非战场对英美的作战。情势如果真的如此发展,对中华民国未必会比较有利。那么美国有没有可能不甩英国,放弃「欧洲第一」的政策,全力支持中华民国抗日呢?答案同样是没有可行性。

因为所有经由驼峰航线运往中国的物资,都必须要先经由大西洋、地中海和印度洋运往印度。如果不优先击败德国,德国海军势必以潜舰猎杀盟军的补给船团,只怕中华民国能取得的物资会更少。在中国的第14航空军,都仰赖驼峰航线的补给,没有这些物资的话,恐怕一架飞机都无法起飞,更别提减缓日军「一号作战」的攻势了。

蒋中正有他的苦衷,罗斯福同样有他的压力,最终后者只能向现实妥协,于雅尔达会议上牺牲中华民国的权益。回想1942年1月2日签署《联合国家共同宣言》的22个国家,有四个是大英国协会员国、八个是流亡伦敦的欧洲各国政府,还有一个是大英帝国自治领,共计13个国家属英国的势力范围,还有九个拉丁美洲国家是美国的后花园。

到了1945年,伴随着红军兵力一路推进到柏林,更多东欧国家被纳入苏联的势力范围,让三年前还孤立无援的史达林得到讨价还价的资本。乌克兰和白俄罗斯进入联合国,强化了苏联投票的本钱。似乎摆在美国眼前的决定,不是放任德国和日本夹杀苏联,就是放任苏联壮大成为与美国争夺世界大权的对手。罗斯福也只能在两个坏的选择之中,选择一个看起来对自由世界比较有利的。

20211227-雖然與邱吉爾存在著諸多矛盾,但是失去英國等同於失去進軍歐洲的跳板,羅斯福總統擔當不起。(圖/帝國戰爭博物館)
 虽然与邱吉尔存在着诸多矛盾,但是失去英国等同于失去进军欧洲的跳板,罗斯福总统担当不起。 (图/帝国战争博物馆)

中华民国有没有更好的选择?

虽然《联合国家共同宣言》是在1942年1月1号签署,但笔者仍希望以此文为自己去年发表众多的《惊滔骇浪的1941年》系列文章画下句点。显然美国做为世界第一强权,也没有办法做到完全凭一己之力扭转世界局势的走向,从而建立蒋中正与罗斯福两人心中的美丽新世界。一个没有法西斯主义、殖民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亚洲。

这个亚洲秩序,将以中华民国出陆军与战术空军,美国出海军和战略空军的模式来共同维护。虽然看在苏联和英国,乃至于众多被美国强制输出影响力的拉丁美洲国家看来,这样的秩序比起19世纪的欧洲殖民体系,或者日本「大东亚共荣圈」来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对于众多想摆脱西方的亚洲人,包括众多的中国人而言,甚至可能还更加糟糕。

那么蒋中正有没有更好的选择呢?本来史达林也无意强迫中国实施共产主义,只是希望中华民国在美苏之间保持「中立」,或者稍微偏一下苏联就可以了。参加过国共内战的前陆军第71军老兵赵日新老先生,在接受笔者访问时就抱怨蒋中正过于亲美,导致国民政府失去苏联的支持,这是导致中华民国痛失大陆江山的关键原因。

然而如同笔者过去写的文章所言,中华民国早就因为在苏联1939年侵略芬兰时采取同情芬兰的立场,于12月24日的国际联盟大会投票时投下导致苏联被驱逐的弃权票,彻底得罪了史达林。再加上苏联还控制着外蒙古,又暗中煽动新疆独立运动,双方对彼此早已彻底失去了信任感,根本不容许中华民国有在美苏之间保持中立的任何可能性存在。

倒是与苏联大打出手的芬兰,因为见风转舵转得够快的关系,反而在德国投降后得到史达林的尊重。虽然失去了部份领土,并且在外交上必须采取亲近苏联的政策,但芬兰的民主制度还是被保存了下来。然而芬兰终究是与德国一起进攻苏联失败的战败国,能接受在战后依附苏联外交政策的灵活安排。中华民国则是与美国并肩作战击败日本的战胜国,要拉下尊严依附苏联还是非常困难的。

20211227-比起蔣中正,領導芬蘭抵抗蘇聯入侵的曼納海姆(Carl Gustaf Emil Mannerheim)元帥得到史達林更多的推崇,願意以更平等的姿態和芬蘭打交道。(作者提供)
 比起蒋中正,领导芬兰抵抗苏联入侵的曼纳海姆(Carl Gustaf Emil Mannerheim)元帅得到史达林更多的推崇,愿意以更平等的姿态和芬兰打交道。 (作者提供)

世界有没有变得更好?

无论如何,苏联还是打败德国的主要力量,却几乎没有参加对日作战。再加上蒋中正本人先天上对俄罗斯(不只是苏联)的排斥,还有东北共军在苏联红军掩护下发起的叛乱,中华民国更是没有实施「非共而不反共」政策的空间。虽然对美国并非毫无怨言,但是与美国一条心的走下去,似乎也成为蒋中正唯一的选择。

靠着美国的支持,中华民国虽然不是货真价实的「四强」国家,而且还在战后连大陆都丢了,但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和一般会员国的席位终究还是保持到了1971年。直到1979年1月1日,美国才终止以中华民国为「中国唯一合法政府」的理想主义外交政策,虽然这是以台湾在联合国担任美国投票部队换来的,但终究还是让罗斯福的遗产延续到蒋中正离世为止。

时代创造英雄,罗斯福和蒋中正都犯下过重大失误,但他们确实是今日亚太秩序的奠基人。由他们打造的亚太秩序,确实给包括大陆人民在内的亚洲人民带来了一个更为富裕、自由、开放以及多元的亚太时代。就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改革开放,同样是来自于美国的鼎力支持,这是为什么潘文关于中国是受惠于「大美盛世」的说法,笔者举双手认同的原因。

然而中国民族主义者想要的却不是受惠于「大美盛世」,而是要创造属于自己的「伟大复兴」。就如日本右翼学者林房雄所言:「支那民族主义的目标,是驱逐所有的『帝国主义』国家。尽管重庆国民党政府成功跻身战胜国,却无法满足支那国民的希望。战后的政治状况与战局发展,快速倒向对中共有利的方向,毛泽东政权把一切帝国主义势力,包含蒋介石政权在内,都逐出国外,只留下苏联。」

如今中共不甘愿继续当老二,开始在全方面挑战「大美盛世」,让当时蒋中正呼吁罗斯福重视,却没有得到回应的印太战略受到川普(Donald Trump)以来的美国总统重视。印太司令部(Indo Pacific Command)取代原本的太平洋司令部(Pacific Command),象征蒋中正80年前的呼吁得到了成果。虽然这个成果晚了80年,却不改蒋中正为印太战略奠基人的事实。

*作者为中美关系研究、军事写作者

——风传媒/读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