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新疆首开店 引发外界”发种族灭绝财”质疑

0

特斯拉在新疆开设展厅    微博截图

在经历中国官媒与网民围剿后,全球电动车龙头特斯拉并没有放弃中国市场,甚至在去年底的最后一天到了中国新疆开新门店,引发外界质疑特斯拉是“发种族灭绝财”。美国总统拜登去年底才签署《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生效成法律,特斯拉身为总部位于德州的美国企业这么做,又有什么风险?

“向‘新’出发”的新、指的就是新疆。这是“特斯拉中国”去年的最后一天、在自己官方新浪微博上宣布并标注的消息——特斯拉到新疆开业了,在乌鲁木齐开了第一家门店。

根据特斯拉在网上公布的照片,乌鲁木齐特斯拉中心店的开幕活动上,不只有中国传统的舞龙舞狮庆祝,特斯拉公布的照片中,还有参与活动者拿着“特斯拉爱新疆”的英文标语。

白宫发言人莎琪(Jen Psaki)4日在例行记者会上也被问到了这个消息,尽管莎琪说不评论特定企业,但有些提示,说得直接了当。

“我们认为,私营部门应该要反对中国在新疆迫害人权和种族灭绝的行為。 整个国际社会,包括公、私营部门在內,都不能对新疆发生的事情置若罔闻⋯⋯企业若无法解决有关(潜在)强迫劳动和供应链中其他侵犯人权的行为,会面临严重的法律、声誉和客户风险,这不仅仅在美国,在欧洲和世界各地同样如此。”莎琪说。

在高压维稳处处能见警、有摄像头监视的新疆,却有美国企业喜庆开门,这对维吾尔人来说情何以堪。

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就告诉本台,“为了经济利益,一些公司正在协助中国掩盖在当地进行的种族灭绝以及二十一世纪版的强迫奴役劳动的现状。中国会利用这些为了商业利益前往当地投资的外企,编造谎言来误导国际社会,以达他们的政治目的。”

中国官方在新疆实行镇压维吾尔人与哈萨克人的一系列行动,美国已认定是“种族灭绝”的行为,而在新疆当地针对少数民族的强迫劳动的问题,近年来更饱受国际社会抨击,但中国强烈反击,认为这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炮制的“涉华谎言”。

这一次,特斯拉跑到有高度争议的新疆展店,消息传回美国,少见祝贺道喜声,且有越来越多穆斯林组织声援维吾尔人。

乌鲁木齐特斯拉中心开业(微博截图)

乌鲁木齐特斯拉中心开业(微博截图)
穆斯林组织怒批马斯克 吁关闭特斯拉乌鲁木齐店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非营利组织“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The Council on American-Islamic Relations,CAIR)1月3日就发表声明指出,“任何的美国企业都不应该在一个针对特定宗教与少数民族从事种族灭绝活动的地区做生意”,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身为美国最大的穆斯林公民运动组织,更点名特斯拉的创办人马斯克(Elon Musk)必须关闭这间展示中心,并停止对种族灭绝活动有经济上的支持。”

美国总统拜登去年12月23日才签署《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生效成联邦法律,墨迹才干的一周后,特斯拉就跑到了新疆开第一间展示店。积极推动这项法案的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在推特上点名特斯拉批评,“这种毫无家国情怀的企业在新疆开业,是在帮着中共掩盖在新疆种族灭绝和强迫劳动的行为。”

美国联邦参议员卢比奥在推特上发文,反对特斯拉在新疆开设展厅。(推特截图)

美国联邦参议员卢比奥在推特上发文,反对特斯拉在新疆开设展厅。(推特截图)

法律观点:企业新疆开店不违反美国法律

身为总部位于美国的跨国企业,特斯拉的做法引发道德争议,但在中国新疆乌鲁木齐开店这件事情,并不违法。

美国霍夫斯特拉(Hofstra)大学法律教授古举伦(Julian Ku)就在个人推特上说,就法律上而言,只要不是与美国制裁的实体与个人有商业往来、以及销售美国商务部认定受出口管制的技术,美国企业是可以继续向新疆地区出口产品的;特斯拉的案例和沃尔玛不同,《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是管制美国企业不得使用涉及新疆强迫劳动与迫害人权的供应链。

特斯拉是否会关闭在乌鲁木齐才开的新店面?特斯拉又有什么样的计划、厘清自身的电动车制造供应链中、没有涉及新疆强迫劳动?截至发稿,特斯拉没有回复本台置评的具体请求。

特斯拉创办人马斯克(Elon Musk)(美联社图片)

特斯拉创办人马斯克(Elon Musk)(美联社图片)

创意无限的争议人物马斯克

特斯拉能在全球电动车市场取得龙头地位,少不了创办人马斯克。他推动绿能、发展电动车、还上太空,当选2021年时代杂志的风云人物,却也是个有争议的人物。

《华尔街日报》去年底曾以“马斯克需要中国,中国需要他,其中关系错综复杂(Elon Musk Needs China. China Needs Him. The Relationship Is Complicated.)”为题进行大篇幅报道,质疑特斯拉正陷入中国的泥淖中。

报道形容,要不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2018年亲自拍板、修改相关规定,允许外资在华可以独资设立车企,并且为马斯克提供廉价土地设厂、低息贷款及税收优惠,马斯克不会如此迅速到中国上海设厂。

对中国来说,则希望通过特斯拉在中国生根,培养中国本土的供应商,带动落后的中国电动车企业。

有不具名的中国官员还告诉《华尔街日报》,习近平认为,马斯克是一位“技术乌托邦式”(Technology utopian)的人物,他只专注于技术开发,在政治上不忠于任何国家。

这确实是马斯克的风格,身为美国人的他,对共和与民主两党政治人物都并不客气。

民主党籍联邦参议员桑德斯不久前呼吁要让富人缴交公平税款,马斯克就在推特上点名高龄80岁的桑德斯的推文回应,“我一直都忘了你还活着呢!”引发外界哗然。

他也曾说美国应该立法限制参选总统的年龄为七十岁,并呛拜登的基建法案中针对电动车的补贴“无用”,“全删光才好”。

前总统特朗普主政时、因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马斯克后来也批评特朗普并退出多个总统顾问委员会。

《华尔街日报》引用中国乘用车市场资讯联席会(China Passenger Car Association)的数据指出,特斯拉出产的电动车有超过一半在中国生产,而中国的销量也帮助马斯克在2020年实现首次全年获利;2021年的前9个月,中国市场就为特斯拉贡献总收入的四分之一。

按照《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法律生效后的180天内、也就是不晚于2022年的6月22日,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CBP)就将开始执行审查,进口中国货品须证明没有使用来自新疆涉及强迫劳动的供应链,这对美国的进口商与在华生产制造的美国企业是不小冲击,零售业龙头之一的沃尔玛(Walmart)去年底已宣布不再采购来自新疆的供应链与制品,遭中国舆论抨击。

专研新疆问题的德国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又译:曾德恩)就告诉本台维吾尔语组,他预测,“今年将会看到一种趋势,也就是中国可能会迫使西方公司要在中国的市场利益和他们的道德准则之间作出选择。 ”

对于市场才是祖国的跨国企业来说,2022年要面临选边站的压力与考验,特斯拉后,谁将是下一个?

 

记者:郑崇生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