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新老造神活动对比

0

中共打江山坐江山历史,出现了两次神化党魁的造神活动。毛时代,拜毛神,拜成饿死几千万人的凶神。邓时代,改拜财神,拜得权力者尽暴富。当下,又冒出“共同富裕”口号,但这均贫富,很难回到老毛那旧道了,因为,富可敌国如和珅式巨贪,已是一群一特权集团,这均贫富新政,只好拿民企中能人马云马化腾等开刀,用国进民退及公私合营老套来仿效了。但,这却闹出外斗内斗皆紧张的格局,不免想到前些年那句“不折腾”的话来,好像折腾,又回来了。还有一句“以人为本”的话,又回到以权为本,10多亿人围着1根权力棒转,似乎又转进老毛那鬼打墙,凭美化丑人神化小人混日子了。

吾邦是多神教,天上的神称玉皇,水里的神叫龙王,老夫年轻时,三尺小庙供的土地神,遍大小路旁。一次天雨,行人张伞息路边石凹里,雨停,他走了。路,神奇石凹是干躁的,便拜起石凹神来。这是当年拜毛神,民间还多这类愚氓,很容易拜他抬他上神坛的社会基础。到文革,再抬毛神供上家家神龛,去早请示晚汇报,也就顺理成章了。

但今天,愚民经农耕向工业再向信息社会演进,那人口90%的文盲,已提高智力,从过去人手一册毛语录,改变为人手一部智能手机,即证明:愚民的智化,用暴力圧廹与洗胸返愚,颇多难度!那么用新的造神愚众,也非毛时代那么容易了。

老夫读史,发现家天下的皇帝,有世袭帝位的规矩,从来只称皇帝为明君圣主,不颂德去神化他。神化,多用于宰辅,如蜀汉的诸葛武候,明代军师刘伯温。水浒的吴用。倒是中共这种党天下,主权不用民选,要凭残酷内斗,神化,便是胜利者的保护伞 令叛逆增加难度了。

民主制,以宪法来保护执政者的合法地位,专制者,只靠造神来掩饰他霸权的专横耳。

草莽出身的毛泽东,人文历史学家余英时先生,称他是乡村边缘人。周恩来是城市边缘人。但老毛凭谙江湖,通谋略,痞子运动可称农运,打家劫舍,诳称革命,造反失败,上井岗,便用水浒火併王伦之术,灭了山寨结义的王佐袁文才,據寨为王。被围勦江西,窜逃遵义会后,他谀称总书记张闻天是明君,呼其妻刘英为娘娘,王稼祥发现老毛僭越张闻天总书记职权,提醒时,张闻天说的:老毛通那些左道旁门,让他去搞的话。今天看来:老毛那左道旁门,黑道与匪道的不择手段的毒计烂招,不就是中共津津乐道“中国特色”的原始基因吗?无论井岗与延安来入伙的书生们,从陈独秀到瞿秋白,从李慎之到韦君宜。谁不被他这痞子王玩弄与击败?

老毛进京坐龙庭,曾谦称赶考。他的答卷乃是:变党天下,为毛天下的一篇失败记录。

尽管,老毛将李自成的北京40天,坐成北京27年。玩文工队做嫔妃,玩8亿人大跃进,玩红卫兵保皇,玩红朝官僚囚牛掤坐喷气飞机,玩文化精英成牛鬼蛇神。玩得政经崩溃,毛未达到超英赶美越苏的目的,但他的罪孽,既超过斯大林,还超过希特勒,成为20世纪三大邪魔之首。

但1949年斯大林见他说的那句“成功者是不受批评的”之话,这种粗鄙的功利主义观点,怎能遮掩中共以革命的名义夺权,又以改革的名义分脏的残暴与血腥呢?历史车轮还被颠倒,这车轮原本由神权进到君权,再由君权进到民权,被中共复活了君权,还要复活神权,毛皇失败,新皇还可重蹈覆辙,不顾国运民命吗?

回顾老毛那神化自已,已很难作样版复制,不仅所处时代与民众已变,纨绔出身的红二代,也只能仿点皮毛,难仿到精髓。

其实,老毛权力曾在江西宁都会议,被李德与周恩来夺走。他煞费苦心,装孙子、弄鬼计,行诈骗。1938年,获第三国际首肯他的领导地位,使北大出身的张国焘、莫斯科中山大学出身的王明,与有欧美阅历的张闻天,均接受毛这湖南痞子运动与山寨草莽的领导。

老毛这心计多心眼深的梟雄式人物,为巩固他权力不再败落,他营造的抢救与整风两运动,既收拾了王明等28个半布尔塞维克的国际派,批王明教条主义,如“言必称希腊”就是批王明洋教条。而召开的那 “延安文艺问题座谈会讲话”的会议,便是驯服知识份子紧箍咒,使文艺界尽沦为党的宣传工具,叫作家艺术家向劳工劳农学习,出的第一成果,便是红歌的开篇,由鲁艺的李煥之与诗人公木弄出的那首《东方红》。乃改编陕北一首信天游民谣。10多年前,老夫听陕北米脂出身作家狄马唱的民谣原版,乃是一听即难忘的民歌,请看它是怎样被矫情改成红歌的,原唱的是:

“骑白马,跑沙滩。 你没有婆姨呀我没汉。 咱俩捆成一嘟噜蒜,呼儿嗨哟。 土里生来土里烂”。

这种情爱的生死不渝,爱得火辣辣的忘命誓词,第一次向军歌异化时,仍留下民间意识痕迹:

“三八枪,没盖盖。当兵的八路没太太。待到打下榆林城,呼儿嗨哟。一人一个女学生”

这土里生来土里烂的爱情,变成枪杆子给老毛打江山,打出的战利品:变出女学生做婆姨了。岂非鲁迅写阿Q念念难忘那秀才娘子宁波床睏觉的旧梦,以暴力实现了吗?

这歌,当然改得不算成功,经诗人与作曲者再精加工,终于包装成: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儿嗨哟。他是人民大救星。”

唱爱神的情歌,终于改成救世主神的颂歌,中共造伪神,且反国际歌的全靠自已救自已,这《东方红》便树出中共反马共的标志。

老毛打下江山,唱进北京后,这太阳神,被孩子唱到从天安门又升起,已是金色。到胡松华唱在草原上,已是不落。藏族才旦卓玛唱上雪域高原,这象徵党的太阳,又变娘亲了!总之,唱老毛如太阳的温暖,便掩饰了他残酷斗争的惨酷与血腥。

没文化的,红歌一唱,便匍伏毛神足下。不懂黑箱操作内幕的,毛选一读,便不由不顶礼谟拜。

但经中共党史文献研究院研究出的真相:老毛写的或别人写的他动过点笔的,只27篇,90%以上,是御用笔杆的代笔。如《矛盾论》《实践论》给老毛的哲学包装,是由艾思奇、胡绳、胡乔木等的打造。论持久战,原创是蒋百里。游击战那些“敌进我退,敌驻我拢”的十六字诀,乃朱德的经验。就是受到人们称道写得好的那篇中共“八大”开幕词,老毛还公开承认出自他秘书田家英的手笔。如此集天下文笔来歌颂与打扮自己,怎不神化出令当年愚氓大众倾倒与崇拜呢?

把老毛吹成万能之神时,他在大跃进大炼钢铁中,便暴露他这痞子运动搞破坏起家的,讲建设,他这外行难充内行,犯的粗浅常识性错误。他号召的全民炼钢,树木砍光。烧出的木炭只温度300度,熔不了需千度的铁矿石,如此劳民伤财还误农事的钢铁跃进,被国防部长彭德怀以体恤民瘼写的进谏辞反映到毛案前的这段呼吁是:“谷撒地,薯叶枯。青壮炼铁去,收禾童与姑。来年日子怎么过?我为农民鼓与呼!”竟然将为民鼓呼者,打为反党。

试问,有言论自由与民主监督的体制,会犯这种有理化知识初中生也不会犯的错误吗?此非反右运动老毛批罗隆基外行不能领导内行的大报应吗?老毛还拒绝政治学家张奚若批他的十六字葴言,即:“好大喜功,急功近利。轻视过去,迷信将来”能接受一点这种逆耳忠言,才是明君,不是昏君吧?

但文革将老毛推上神坛,被第一个吹他的美国记者斯诺来北京撞见。当年,斯诺写那本《红星照耀着中国》是赞毛为中国民主新星耀出。老毛尴尬地对斯诺自我解嘲说他是:马克斯加秦始皇。斯诺立即以NO!否认,谓毛是斯大林加秦始皇。说毛没有马主义,只有三国演义。斯诺懊悔给毛泽东打了世界广告,他的忏悔是叫妻子将来迁他的坆回美国,虽然中共后来阻止了迁坆,但斯诺对老毛的批判与否定,已流传世界。

而四人帮的被打倒,人们笑说实是五人帮。波尔布特等反人类罪被国际法庭审判,人们仍说也审了他们的教父毛泽东。江青投缳自尽于秦城监獄,人们认为那也是给毛神的句号!

今天,毛泽东臭了烂了几十年后,步毛失败之踵者,又闹新的造神活动,我认为这是走投失策无路,在智能时代还望愚民活动成功的痴心妄想,有如刻舟求剑之愚蠢!即便老毛复活,再造神化自已的那些故伎,也尽成荒诞笑柄,何况这红二代新神的胡凑瞎编,绝对十陪百陪的荒诞。因为:

1,这种愚民的活动,必与当前智能时代冲突。任何一个民众手持的毛语录变手机后,开机,便“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的神思,再难囚入老毛语录那270条铁栅里,宣告思想精神奴役的破产。

2,老毛这老神,还有他打江山作资本,且是大股东。而新神,是小资本与小股东。受前辈荫蔽而获的权位,已较免强,还想膨胀到独大,那些大股东们能口服心服吗?尽管,上头垂帘听政的衰老了,已难驾驭,别说八大铁帽子王家族的挑战,任志强这种部级红二代的犀利言论,蔡霞教授这种给省部级党官上课教授的卓识远见,也难封堵,当年老神,还有战神林彪保驾,今日新神,換一串军头上将,仍不见一个保驾的铁杆男儿挺身而出呀!

3,老毛造神,操弄文革,敢将17年的专制怨气苦水,全转移到当权派头上。用大字报、大批判等四大发泄苦闷。使民众误会老毛是造反的靠山。但造新神,全凭豢养的一批马屁文人吹牛,警察抓人,网警删帖。北大文奴造四个研究所神化新神思想。外交部也弄新神外交思想研究所。包括陕西做数十篇梁家河学术论文。造老神,还有点“敢教日月换新天”的虚张声势壮阔。造新神,尽是吹牛拍马谄媚比赛的萎琐。往往使神迷惑,失去清醒,还说些误判形势大局的“东升西降”的昏话。事实是:东很孤立,西在壮大。

结朿此文时,不禁想到马克斯在《拿破仑第三政变记》中说路易波拿巴仿他叔父拿破仑的演出说:多少历史戏剧,总要重复出现。但黑格尔说:第一次出现是悲剧,第二次,则是闹剧。中共的两次造神剧,岂非再印证了这卓识远见?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