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囚的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的父亲去世,未被中共当局准许见最后一面

0

余文生律师被非法关押一千多天后,8月14日上午,终于与二审代理律师卢思位见面。其妻许艳说,听到他的身体受到伤害,即担心又气愤。(推特图片)

(北京-2022年1月11日)囚禁在南京监狱的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的父亲1月9日去世,余文生未被准许在其父生前见上最后一面。

余文生律师的妻子许艳在个人推特账户发布消息:“爸爸,余文生律师的父亲,在2022年1月9日下午15:10分,在医院重症监护室,经抢救无效,逝世。祝爸爸一路走好!明天进行送别仪式,希望余文生可以回来送爸爸最后一程。“

在余父住进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后,余的兄长意识到父亲病危,推测其父的生命最多维持1至2天。许艳、余文生的律师、兄长及其亲属,向南京监狱发出请求,请求狱方领导协助,让余文生律师回去看他父亲最后一面。

南京监狱警察说汇报给了科长,后者以异地不准予回家探视为由委婉拒绝了这一请求。许艳请求南京监狱警察向更高领导汇报协助,以人道角度让余文生律师回去见他的父亲最后一面和送父亲最后一程。但都没有获得准许。

余文生的父父亲原是共军空军技术军官,后来在当局的中国旅行社负责接待外宾的「政治任务」。

余文生律师曾经是一位成功的商务律师,后因为代理著名的709律师大抓捕案(2015年),余文生控告中国公安部及部长。于2018年1月被当局注销律师证,后因倡议修宪改革而被当局抓捕,4月19日被控以「煽動顛覆国家政权罪」。

按照判决书余文生将于2022年3月1日刑满释放,但其父先走一步,未能在离世前见上儿子一面。

余文生目前囚禁在南京监狱,最近一次12月18日许艳和律师黄汉中都顺利的和他取得会见。

会见的消息回馈比此前积极,余文生律师的监狱生活环境有所改善,在12月1日,余被南京监狱带出去检查牙齿。为期约5个月的皮肤炎得到了治愈。

余文生告诉律师和许艳,“每天在里面走路、俯卧撑,现在体质比之前好些。”

但余文生右手颤抖比上个月严重,不可以写字。监狱方面较少准许户外“放风”,一个月放风约1-2次。

许艳告诉余,他的案例引起多国驻华大使馆的关注,去年11月英国驻华大使馆以及德国、瑞士、瑞典、加拿大、新西兰7位人权官员与她会面。

余文生律师听了许艳的介绍后说:“真让人感动,谢谢他们。”

许艳说:“我问他,有什么想说的?”他说,“爱我,特别想我,每天在计算日期,说回家后听我的,我说,他回家后我听他的。”

“30分钟时间很短,结束时,我们在玻璃上对手,眼睛对视的舍不得分开,摆手再见,然后,他被里面的警察喊着,必须快速的离开,我看到这个场景,感到很无助和无比的心疼老公。”

她说,“探视期间,我发现,他的右手腕,骨头架看的很清楚,肉很少,似乎只是骨头架和皮,是否是长时间不能写字,没力气刷牙和夹菜,有些肌肉萎缩?特别心疼他,一切的一切,我都期待,余文生律师2个多月能顺利释放,回到家里后,尽力去好好的对右手进行治疗和康复。”

在4年前,余文生刚失去自由几天,有个人坐了3个多小时的车要约见许艳,见面时特意给她送来了一本《圣经》。

后来又有人赠送她一本《德兰修女传》供她阅读。许艳说,“耗时约4年整时间,在2022年1月3日,把这本66卷约2096页的《圣经》看完。”

从许艳的多处推特帖文中可以看到她成为基督徒的信仰痕迹,作为基督教的对华援助机构,全体的职员真诚的祝福这个家庭:“祂医好伤心的人,包扎他们的伤处。”诗147:3。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高珍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