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友渔:以信为本的写史典范——读余汝信新著《风暴历程——文革中的人民解放军》

0

附图片说明。封面说明

思想 | 2022-01-11 21:57:25 | 徐友渔

承蒙作者美意,我在此书刚出版时就收到样书,得以先睹为快,深感荣幸。

纵观此书,作者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文革中的至关重要的作用作出了有洞见的阐明;对解放军中若干高级将领在毛泽东的棋局中的作用、表现、结局作出了生动、准确的描述和中肯的评价;对解放军在全国范围内介入文革的原因、过程以及后来奉命退出文革运动作出了细致、全面的讲解和分析,以至于对各大军区、一些军分区以及野战军的领导机构、领导人员的构成作出详尽说明,充分说明作者对于解放军的历史、山头(派系)、文革时的现状极其熟稔,作者叙述的周详与从容,令人叹为观止。这是一部关于解放军与文化大革命的信史,兼具史书、教科书、百科全书的品质。

我以为,作者撰写此书时念念于怀的,作者下笔时孜孜以求的,是一个“信”字。按照原意,史书以信为本,本属天经地义,但在实际上,毫不动摇地恪守此原则,殊为不易。可信度问题对于有关文化大革命的书籍尤为严重,这里有太多的可以理解的原因。首先,文革本身就是一场大阴谋、大欺骗,有时纯属搞诡计,“引诱对方犯错误”,有时真假难辨,“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史家在考证史实、还原真相时,往往行进在遍布荆棘、充满歧路的小径上,稍不留意,就会用想象代替现实,失足于虚幻的迷雾之中。其次,文革中充满了太多的惊心动魄、刺激神经的事件或者事变,其间的诸多环节不为人知,也不可能为人所知,为了使事情得到一种圆满的或者合理的解释,人们往往在不经意间就会用逻辑推理来代替事实,把“证据不充分”当作补充事件的逻辑链条的代价。而本书作者则坚决抗拒“讲一个好故事”的诱惑,对于没有充分依据的观点和判断,宁可信其无,不可信其有。这一点充分表现在对于林彪“九一三事件”的叙述中。

关于林彪“九一三事件”的描述,不论在坊间还是在史书中,都存在多种版本,即使是在当事人或事件参与者的口中,也有不同的说法,其中不少不同的故事都显得“事出有因”,但仔细考究,又经不起推敲。本书的一大特点是,在对事件进行还原性描述时,基本上只采用林彪女儿林立衡在“九一三事件”刚发生后不久给中央的报告。林立衡的身份当然使她的说法具有某种权威性,但问题在于她的说法在不同的时间有差异。本书作者主要倚重林立衡在“九一三事件”刚发生后不久给中央的报告,其理由是:一、给中央的报告完成于“九一三事件”刚发生后不久,这时报告者的记忆还保持鲜活状态,失真度最小;二、报告是提交给中央最高领导人的,报告者在这种情况下其态度应该是最严肃认真的。我以为,作者在各种材料中仔细辨析取舍的态度是谨慎合理的,其标准是可取的。按照作者的看法,围绕林彪“九一三事件”的一些神秘、离奇的情节自然会消失,但留下的内容则更为简明可信,同时也不乏惊心动魄,令人深思的内涵。对于我来说,书中的以下情节是最令人产生追问和联想的:当林立衡把林彪即将出走的消息向北京方面报告时,得到的回答和指示居然是:“北京指示你们还是一块上飞机,放心”,以及“你们还是跟着走。”这种答覆包含的祸心,已经是呼之欲出、昭然若揭,用不着费多少心来解读了。

文革研究者余汝信研究文革的学术著作《风暴历程——文革中的人民解放军》,由新世纪出版社出版。

其余4图如下:

余汝信这本新著有很多罕见的文革时期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