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保守的基督教对一个国家意味着什么

0

在2020年美国大选结果公佈之前,我个人,包括我关注的政论型YouTuber都坚定地相信川普总统必定连胜。选票结果令人大吃一惊,我关注的频道统统都预测错误,质疑选举作弊的声音越来越多,大家的关注焦点都在于川普总统、最高法院以及美国人民如何解释这次诡异的选举过程,直到2021年1月19号晚上,还有很多人在等待川普总统的绝地反击。在疫情席捲全球、中共渗透各国的野心暴露之际,国际格局面临大洗牌,本次美国大选非常关键。

在川普总统正式宣佈选举失败以后,很多人表现出对美国的失望。正值历史的拐点,美国是国际上举足轻重的国家,美国总统的态度关係到今后的国际关係和政策走向,川普总统在过去四年的执政中,充分展现他压制中共的能力,他一再表明阻止中共对全世界渗透共产主义的决心。而川普的落选,让人担忧新任总统面对中共的无耻扩张会有什麽样的态度。

我个人为川普的落选感到十分难过,在选举之初曾经切切为美国祷告,如果上帝允许,请赐给他们一位保守主义的总统,不要让美国在自由派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但是上帝的旨意高过一切,我的祷告虽然没有蒙应允,但我深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对此也有一些思考。

1 美国民主成功的精髓不在于一位保守的总统

一位保守的总统,确实可以减缓美国远离上帝的脚步,但是无法阻止每个人悖逆上帝的心。美国建国的精髓,在于深入每一个国民的信仰根基,在很长一段时间,美国整个国家都沉浸在基督教文化的影响之中。直到现在,人人口中“已经堕落的美国”,他们的葬礼、婚礼、家庭模式等等,整个文化中无一不有基督教的影子。

《独立宣言》裡面很伟大的一句话“人人受造而平等”,因为平等,所以每个人的意见都值得被尊重,真正的民主就此诞生。“人人受造而平等”的基础是被上帝创造,抛开人的知识、财富、能力,每个人在上帝面前是平等的,每个人的利益都应当被维护,要维护个人利益的最好方式,就是给每个人足够的发言空间和表明立场的机会。

很多集权国家的邪恶和压迫,就是在抹杀了上帝的存在以后,人不再像人,人只是所谓的身份和地位,没有了上帝,达尔文主义的社会中,富人压迫穷人就成了理所应当,弱肉强食只是常态。

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美国的文化非常多元,传统美国白人、南北战争以后地位提高的黑人,还有亚裔和西裔新移民充斥著美国,每个移民人种背后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为了保持平等,美国社会长期处于极度敏感的状态中,人种、性别、职业等等,任何一个族群都可能突然跳出来说自己受到歧视,美国在各种声音中保持著微妙又脆弱的平衡。很多美国人都在歎气,觉得美国的教会已经衰败了,神学院裡面充满了亚洲面孔,神学研究也被自由派占领,保守的教会在自由主义的冲击下节节败退。

就在这样一个敏感的社会中,川普总统在四年前进入白宫。他的获选极度冷门,最开始很多人不看好他,我记得我的一位美国老师,他在夏威夷牧会,在18年年底他这样评价川普:“儘管我认为他不像一个基督徒,但是他的行为在我看来是不错的,是符合基督教信仰的”。过去四年的执政中,川普总统从不被人看好,到获得很多保守主义的支持,尤其今年选举中有了很多教会的声音,认为川普总统是带领美国回到保守主义的关键。

2020年的选举中,川普总统的高人气让我感到惊讶,原来美国社会中,传统、保守的力量,依旧存在。而且在多元、零散,如大杂烩乱炖的敏感社会中,保守力量反而很佔优势,因为自由派可以朝著不同的方向无止境地堕落,但是保守意味著回到圣经,而这正是美国建国的根基。

2 选举结果难以接受,还能做什麽?

可能对民主国家的国民来说,两党轮流执政、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互相压制,才是选举的精髓,不存在完美的总统候选人,所以就算选举结果未达预期,也只是普通小事。但是本次美国大选,在经历投票前候选人家族丑闻、点票时疑点重重、在职总统及其团队被社交网站封号禁言以后,性质已经变了。这不仅仅是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之争,而是有人故意违反游戏规则,这是对其他人人权的侵略,在号称自由、民主的美国,这是难以接受的偷窃。

正因如此,很多人不愿意接受这个选举结果。并且担心在偷盗者执政的四年中,更多公民权力会遭到侵蚀,如同温水煮青蛙。加上中共从未放弃对美国渗透共产主义,选举之后,美国的亡国感格外浓厚,很多人发文称美国的民主灯塔熄灭了。

这样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但是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力,依旧可以帮助人保护自己。从前是自由主义、同性恋、娱乐至上、消费主义等等新潮流在侵蚀主流文化,主流文化甚至成了弱势。教会因为拒绝为同性恋举行婚礼而被起诉,基督徒反堕胎会被女权主义当成“剥削女性身体”,自由派兴起以后,保守教会遭受的歧视,甚至比某些特殊群体更甚,不同的是,各个群体都可以为自己发声,但是教会一退再退,甚至退无可退。

本次选举之后,正好是一个契机,川普总统的支持者中,凝聚了大量保守主义,其中不乏保守的美国教会,基督教文化是时候开展一场反渗透、反侵蚀运动。在疫情和选举之后亡国感的夹击中,人的灵魂格外需要归属感。美国人已经失去了一位保守主义的总统,这不是最可怕的事。上帝要毁灭索多玛和蛾摩拉的时候,亚伯拉罕问他:“如果城裡有十个义人,你还会毁灭那城吗”,上帝说:“城裡有一个义人,就不会毁灭那城”。上帝赐给一个国家最美的祝福,是复兴的教会,而不是一位保守主义的总统,再敬虔的总统也难去管理一群悖逆上帝的人,参见摩西。

保守主义也应该联合起来,建立自己的发声方式,开设新的媒体频道行使自己的监督权。道路虽难,但是在能做的时候就立刻行动,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经历这次大选,美国人应该看见,离开了基督教文明以后,国家的未来有太多不确定因素。现在已经不像当初,以“爱”治国、以“信”待人。国家说什麽就听什麽,这跟中国有什麽区别呢?究竟是懒惰所以不愿行动,还是安于现状所以不愿思考,不为自由民主奋斗的人,不配拥有自由和民主。此时,正是真正的爱国者应该行动的时刻。

3 以美国为鉴,在台湾看见什麽

相比美国,台湾的情况更加不乐观。美国几百年的基督教文明,让美国社会中保留了大量保守主义的根基,在自由化的路上,保守主义算是守擂的一方,即使元气大伤,但依旧不容小觑。况且美国国土面积大,各州规定不同,保守主义虽然沉默、被边缘化,但要仍有一方淨土,彻底消失是不可能的。尤其在本次大选中,很多安于现状不问世事的保守主义,又重新觉醒了,哀兵必胜,美国还有机会。

台湾建国时和基督教颇有渊源,但与美国建国大为不同。美国是“因信仰,得自由”,台湾是“为自由,而自由”。除了被共产党渗透得发紫的国民党,就是在自由主义路上一路走到黑的民进党,新兴的时代力量甚至比民进党还要自由主义。台湾人没有辜负为自由而战的建国初衷,只是缺乏保守主义根基,在追求自由的路上,哪裡是个头呢?

同婚合法化算是一个开关,对传统家庭观念的彻底破坏以后,台湾在自由化的路上弯道超车,不知开向何方。近几年,在金曲奖、金马奖等等颁奖典礼上,同性恋题材的影视作品越来越多,受到市场很大部分关注,吃到题材的红利,获奖作品也不少,可以预料,将来会有更多相关题材出现。下一代台湾人就会在这种影视氛围中成长,很难想象未来的台湾,哪裡是终点。而即使台湾要退一步,退往何处呢?是退回儒家思想?还是退回妈祖庙?

如果没有一个保守的、代表基督教信仰的力量站出来,台湾最后就是“生于自由,死于自由”。台湾的教会,你们有没有想清楚这是你们要做的工作。我来自一个基督徒被严重逼迫的国家,在中国,同婚不合法、传统文化被破坏、其他宗教都被打压,基督徒最大的问题是政府。这一点和台湾完全相反,虽然没有政府逼迫,但是台湾氾滥的同性恋游行、超现代的性教育,无一不在摧毁基督教在台湾建立的基业,这是极强烈的属灵逼迫和打压。

可能有人会问,基督教来自西方,而华人一直尊儒释道三家,为什麽基督教要成为台湾最后的退路。因为自由民主的台湾,如果退回儒释道,相当于被共产党文统。佛教和道教讲究自己的修炼不问世事,历史上的儒家到最后都是外儒内法,无异于现在的共产党。自由的根基是“人人受造而平等”,所以必须回到造人的上帝面前。

4 中国教会能够看见什么

在共产党不断地打压和逼迫之下,中国教会正处于无比艰难的时刻,2020年底,多间教会的传道人以“诈骗罪”等莫须有的罪名被捕,将来是否判刑、判刑几年都未可知。传道人被捕也意味著这间教会难以正常聚会,对于传道人本身、他的家人以及教会会友都是极大损失。中国教会在这样的严酷打击之下,不得不重新回到“地下”。

但是,上帝赐给教会的祝福,并不会因为教会转入地下而消失,教会依然是耶稣在末世扩展天国的管道。退一万步讲,基督徒聚会是为了荣耀上帝,扩展天国。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信徒到会堂举行圣礼和聚会,在没有条件的时候,依然可以就地取材荣耀上帝,比如私下传福音,在职场中作见证。

美国和台湾的例子已经很明显,没有一个保守的、坚固的信仰基础,生活在民主社会的基督徒也可能因为持守信仰而面临牢狱之灾。基督徒应该追求民主,因为上帝赐给人统管全地的权柄,人有责任为了维护上帝创造的万物,去追求真善美,积极参与到对社会的治理中,而这些美好在专制社会中是看不到的,要在民主社会中去实现。

没有哪一国的王权可以延续万代,但是基督教的信仰已经几千年。中国社会和教会目前的困境都是暂时,等共产党毁灭的时候,教会依然会存在,但教会面临的挑战也会随著社会动荡而变化,如果教会没有向上敬拜上帝、向下扎根于文化,届时就无法水平面,在国度中扩张自己的影响力,建立一个真正民主王国。

4 尾声

我仅有如此浅薄的思考,时事瞬息万变,但上帝不变。我个人对政治一窍不通,只知道一点,不管在什麽社会背景,上帝的教会都是一个国家最宝贵的祝福,不管在什麽国家,教会责任重大。我们日常最喜欢用“政教分离”去限定政府的职责范围,但总是忘记,“政教分离”也在强调教会的责任,就是收服人的灵魂。民主国家的政府,在通过法律维护社会稳定这一点做得不错,但是教会做了什麽?旧约裡面,当一个国家走向灭亡的时候,往往是国王和祭司的双重堕落,当一个国家被远离上帝的自由主义侵蚀到渣都不剩,上帝不仅要审判执政者和狂欢的选民,还要问教会做了什麽。

Rachel

初稿於2021/1/28  晚

修改於202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