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荻:“新疆模式”能推广到全国吗?

0
资料照:中国新疆喀什以南的一处围墙铁丝网后的中国国旗。(2019年6月4日)

日前,中共中央决定:陈全国同志不再兼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任用;马兴瑞同志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委员、常委、书记。

陈全国终于离开了新疆,新疆人民无论是汉族人还是维族人都欢天喜地。与此同时,陈全国同志接下来将要担任什么职务,也引起了很多猜测。很多人担心陈全国会把“新疆模式”推广到全国。笔者以为,这种担忧是没有必要的。这主要是因为,“新疆模式”是没有生产能力的。一个省(直辖、自治区)搞“新疆模式”,就得有另一个省来养活它。一个新疆搞“新疆模式”,就得有一个江苏来养活它;一个西藏搞“新疆模式”,就得有一个浙江来养活它;一个内蒙搞“新疆模式”,就得有一个广东来养活它……时间长了,江苏浙江广东就该不干了。要是全国都搞“新疆模式”,那就只好大家一起饿死了,总不能让陈全国一个人来养活全国14亿人吧?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教科书一直在告诉我们:奴隶制被封建制所取代,是因为奴隶劳动生产力低下。讽刺的是,前苏联却用古拉格来证明了这一真理:很少有人意识到,古拉格其实是个赔钱的买卖。赫鲁晓夫决定解散古拉格,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经济考量。高尔基等很多苏联作家赞颂过的白海-波罗的海运河,就是由劳改犯们修筑的,工程期间死亡人数达到十万之多。然而运河修好后,因为水深太浅(只有4米左右),多数船只无法通航。劳改犯们修筑的铁路之中,有一多半都没有修完就废弃了。事实上,古拉格是对自然和人力资源的极大浪费,劳改犯生产一块砖的成本要比古拉格附近的普通砖厂高出一倍以上。苏联一直面临严重的劳动力短缺,与此同时古拉格却在大量浪费宝贵的劳动力资源。这个事实足以证明:把人关起来干活,是没有竞争力的。

由此可见,“新疆模式”没法推广到全国,主要是因为经济代价承受不起。

关于陈全国同志的新职务,有人在推特上开玩笑说:干脆让陈全国同志去卫建委,用“新疆模式”来指导新冠疫情的防控工作。结果此次西安的新冠疫情防控,用的似乎就是新疆模式:为了防疫,把全西安的人都关起来。结果就是很多人家里没吃没喝,有人因为外出买馒头被打,有孕妇因为不能去医院而流产,有心梗患者因为不能去医院而死亡,还有工作人员因劳累过度猝死……有人说,人固有一死,或死于疫情,或死于防疫。现在西安死于新冠疫情的没有几个,死于防疫的倒是已经有了好几例。

这些都是因为,人的需求有很多:所有的人都要吃喝,因此需要买菜做饭;女人要来月经,需要买卫生巾;孕妇要生孩子,病人要看病,需要去医院……人不能因为防疫,就不吃饭不来月经不生孩子不看病了。所有这些需求,本来都不需要政府,通过市场机制,人们自己就能解决:买菜吃饭可以去超市,或者叫外卖,看病去医院,等等。可是现在政府不让大家自己买菜自己去医院看病,那就只好你当保姆,替他们解决了。

目前西安市有常住人口1300万,现在这1300万人什么都干不了,日常需求全都由政府来解决,需要有多少人为他们服务呢?

如果把这些人当成监狱里的犯人:

2012年4月25日,前司法部长吴爱英披露,目前全国共有在职监狱人民警察30万名,押犯164万人,平均每个狱警管5.5个犯人。

如果把这些人当成动物园里的动物:

根据网上查到的数据,北京动物园目前共有各类动物5000只左右,职工900余人,平均每个人管5.5只动物,正好跟狱警和犯人的比例一样。

所以,如果把1300万人关起来,要满足他们的基本生活需求,至少也得要有200万-300万人为他们服务。西安人总不能还不如犯人和动物园里的动物吧?

所以,如果你把一个城市的人全关起来,不让他们自己解决自己的基本生活需求,全靠你那几个工作人员和志愿者,这些人就是不吃饭不睡觉累猝死了,也忙不过来。他们只能顾头顾不了腚,顾得上防疫就顾不上吃饭,顾得上吃饭顾不上菜肉,更顾不上孕妇生孩子病人吃药看病……总而言之,没有市场机制,一个社会中所有人的各种需求,不是政府里的那一小撮人能够解决的。

何况,政府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在分配物资方面的效率,远远不如超市和外卖小哥。比如政府给每家每户都送同样的菜,根本不考虑每个人的不同需求。本来你让超市照样营业,外卖小哥照常工作,大家也就能安心在家里隔离。现在你把超市都关了,不让超市员工和外卖小哥等“专业人士”来干他们的专业工作,非要让政府工作人员和志愿者这些外行来替他们干,能干得好才怪。

前年年初武汉疫情严重的时候,武汉的超市也没有关门,还有许许多多本地和全国的志愿者赶来为武汉市民捐赠物资,提供买菜、配送物资、上门喂养宠物等各种服务。现在的西安,怎么还不如两年前的武汉呢?

同样道理,如果把全国14亿人关起来,要满足他们的基本生活需求,至少也得要有2亿-3亿人为他们服务。到目前为止全国党员人数不到1亿,缺口还有很大。何况党员当中,肯定也有相当比例的老弱病残,不仅不能为别人服务,反而还需要别人为他们服务。所以,“新疆模式”要想推广到全国,那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