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医疗传入台湾的先驱者马雅各(1836〜1921)

0

台灣醫療宣教的先驅者「馬雅各」,當年10月5日抵台

简介:马雅各(James L.Maxwell)生于苏格兰,1860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爱丁堡大学医科,当年英国杜嘉德牧师(Douglas Carstairs)向英国教会建议开拓台湾为宣教区,并以台湾在医疗需求的迫切为由,希望以医疗传道方式深入台湾达到宣扬福音的目的。在教会的安排下,1864年具医师背景的海外宣教士马雅各由打狗登陆台湾,探寻在台湾宣教的可能性,1865年5月26日马雅各与杜嘉德牧师一行八人正式来台,于28日从旗后登陆,展开英国长老教会在台湾医疗传道宣教的工作,成为英国母会在台湾第一位医疗传道者;该日成为基督教长老会台宣教的纪念日。

1866年马雅各于旗后创设第一间可容纳八名病患的医馆,乃是全台第一间西医院。直到1871年返回英国前,马雅各始终专心医疗服务与拓展宣教工作。马雅各回到英国后,仍心系未完成的工作,致力着手于翻译罗马字拼音的台湾话新约圣经,为台湾文字传道的先锋者,对台湾白话字运动与保护台湾语功不可没,也是其在医疗以外的另一大贡献。

马雅各(James L.Maxwell)生于苏格兰,1860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爱丁堡大学医科,当年英国杜嘉德牧师(Douglas Carstairs)向英国教会建议开拓台湾为宣教区,并以台湾在医疗需求的迫切为由,希望以医疗传道方式深入台湾达到宣扬福音的目的。在教会的安排下,1864年具医师背景的海外宣教士马雅各由打狗登陆台湾,探寻在台湾宣教的可能性,1865年5月26日马雅各与杜嘉德牧师一行八人正式来台,于28日从旗后登陆,展开英国长老教会在台湾医疗传道宣教的工作,成为英国母会在台湾第一位医疗传道者;该日成为基督教长老会台宣教的纪念日。

西医经由宗教进入台湾,象征台湾迈向现代化医疗发展的第一步,对日后医疗发展有着极深远的影响,然而对当时(清朝末期)汉医独霸一方的局面,也产生极大的冲击。在汉医的刻意挑拨加上当时民众反洋与恐洋的心理,对西医医术的误解,东西方习俗的差异,以及宗教的隔阂,使得初期的传教与行医工作,屡屡遭受攻击与破坏,甚至发生流血事件。在新楼基督教医院重新医疗十周年纪念专刊中记载:「汉医散播『红毛医生用支解人体做药』之谣言,挑拨群众攻击与拆屋…」。然而,这种种阻挠都未曾中断马雅各传教行医的步伐。

马雅各以台湾府城为台湾宣教中心,首先在打狗海关处长安排下,于府城(台南)西门外看西街设礼拜堂与医馆,由于遭受攻击后又转往英国领事馆保护的高雄旗后(旗津)开设医馆,继续医疗传道工作。1866年马雅各于旗后创设第一间可容纳八名病患的医馆,乃是全台第一间西医院。此时,民众反洋的情绪仍高,医馆陆续受到多次攻击,甚至有信徒庄清风因此被杀害,成为台湾医疗传道工作首位殉道者。也因为此事件,医院获得领事馆的重视与保护,后在巡抚刘铭传的协助重建,使得传道的路渐入佳境。1868年马雅各将打狗宣教区与旗后医馆交由李庥牧师(Rev. Hughritchie),他又返回台南于城南二老口街重建医馆,此时的马雅各已能说流利的台湾话,其真诚的付出奉献与仁心仁术化解了人民的恐惧,渐渐被当地居民接纳,求医者日益增加。

直到1871年返回英国前,马雅各始终专心医疗服务与拓展宣教工作,离台前还不能轻松放下工作,为了担心尚有未尽之事,因而延误自己返国,让身怀六甲的妻子独自搭乘三个月航程的轮船返回英国。在英国探险家必麒麟的著作《Pioneering Formosa》一书当中,记载有马雅各在南台湾各地展开医疗传道工作的纪录,特别是在平埔族各部落的宣教工作获得很大的进展。而台南新楼医院的设立更是马雅各留给府城地区甚至南台湾民众现代化医疗最大的贡献。

马雅各回到英国后,仍心系未完成的工作,致力着手于翻译罗马字拼音的台湾话新约圣经,为台湾文字传道的先锋者,对台湾白话字运动与保护台湾语功不可没,也是其在医疗以外的另一大贡献。在父亲的影响下,次子马雅各二世于1901年继承父志,来台湾加入海外医疗传道工作,负责主持府城东门町新楼医院。

马雅各在台湾开创医疗传道工作,过程充满危险、艰难与血泪,经历被民众盲从谣言的威胁、辱骂、攻击,甚至医馆惨遭拆除,曾沮丧、消沉,支持他的是圣经中的话:「少种的少收,多种的多收」,在无怨无悔的付出中为台湾医疗传道工作奠定坚固基础,他可说是西方近代医疗传入台湾的先驱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