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娜:亲历茉莉花——写在茉莉花革命十周年纪念日

0
161

今天,2021年2月11日,是茉莉花革命十周年。

日月如梭转眼十年过去了,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往昔的经历重上心头、历历在目,不禁想起当时的点点滴滴。

2011年是胡温统治后期,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官员贪腐、司法不公、社会黑暗空前肆虐,人们期待的政治体制改革迟迟没有兑现,因为温家宝总理时常呼吁改革而被戏称影帝表演,但民间那种对政治体制改革的向往、对中国社会民主转型的期待深入人心,各个阶层、公知、教授、开明官员、甚至军队,都在大范围、不同程度公开谈论改革、和平转型、议会政治、甚至军队国家化。各种场合、各种聚餐人们奔走往来、熙熙攘攘、投资著述、觥故交错一片热气腾腾的景象,甚至认为腐败是经济高速发展的伴生品,随着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向西方学习加强监管这一切就能解决了。经过三十多年来的‘改革开放’,中国社会有了一些相对宽松的空间和余地,民企、宗教、ngo等各个领域都有了一定程度发展,加速了举国对政治体制改革的热盼。

正是在全民期待民主化的大环境下,2011年初虽然有关部门封锁严密,但是“茉莉花革命”一词还是陆续传遍全国。我们圈子里的朋友都很高兴,期待着能发生些什么事情,很快,大约三、四月份的时候听说北京王府井麦当劳餐厅是其中一个活动地点,于是在一个周日将近二点、按公告传说约定的时间,我们赶到了王府井麦当劳。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既兴奋又特别紧张,但是现场令人失望,显然警方对此大有准备,很多表情怪异的人在周围转悠,后来我知道那些人是便衣。几个警察站在长安街和王府井交叉路口严厉的大声呼叫,“快走开,不能停留‘,让行人马上走开,不得停留;那个麦当劳呢,我心里想着往那里张望一下,看到它的门前“修理管道”几乎堵死,tmd,有司真有损招!看着那些凶神恶煞的警察,悻然而归,心中想这茉莉花下一步会怎样啊。

稍后不久,刚从北京飞到青海西宁,就听说茉莉花行动已经扩大到各个省会城市了。心中大喜,西宁是个小地方,这里人熟好通融可以近距离看看。于是通过MSN(彼时还没有微信等通讯软件)问北京的朋友,求证茉莉花在西宁市的具体哪个地点,樱花广场还是火车站,回复说青海没有,西北只有甘肃省兰州市东方红广场是公告的聚会地。兰州和西宁相距250公里,铁路公路便捷,我曾在兰大读书那里有很多同学朋友,也经常往来于甘青之间,非常高兴告诉她我准备出发。

翌日中午宾馆办公室主任突然到我办公室,带着些紧张、又神秘的说有人找,看我一脸轻松就补充说,“省公安厅的”,说话之际他们三个人就到了,一女二男穿着制服,落座后就直接问我关于茉莉花的事情。大陆生活过的人都知道,中国公安局残暴凶狠恶行累累,逮捕酷刑无恶不作,公安上门是灾星,他们不会做任何好事,民间对此通常有恐惧心理。听到他们发问我就明白了,在中国生活,看大陆电影、小说长大其对人的影响渗透在血液里,直觉告诉我“什么都说不知道、什么都不承认‘。对方的套路是一贯的,威胁吓唬、引诱套话,对方让我交代,我让他们拿出证据,僵持中他们拿出了前一天我和朋友SMN对话的复印件。我很愤怒,首先他们显然了解我对青海茉莉花情况不知情而向北京求问,却还纠缠要我交代情况,其次,非常震惊对方能把我们的对话全部COPY下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的通讯记录被全部复制,充分地意识到中国公安的手段多么强大、技术多么先进。而来此办案的三位人员其中一个年轻的女士,扎两个小辫身着白衣,上午在宾馆”遇到“她了,其实是来布局查看我是否离开。

深刻领教了中国公安的威力和强大,塞翁失马,这对我以后从事的送饭党和其他工作带来极大的启发和影响,感谢他们让我学会了与狼共舞、和魔鬼打交道需要的谨慎和技巧。临走时公安警告我不许去兰州。

反复思考、强大的动力推动,最终我决定去兰州围观茉莉花。为了不引人注意,我把自己的坐驾停在宾馆大门特别醒目的地方(当时流行豪车代表身份),显示人在西宁,同时赶清晨最早一趟普通公共班车混进兰州。

是日兰州市东方红广场如临大敌,平时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城市中心广场突然冷冷清清,诺大的广场似乎无人,显然当地百姓知道了在此的茉莉花行动,显然有关部门也在此采取了严厉措施布控。为了安全和便利我决定自己单独行动,谁也不叫。初春的清冷中在此转了一圈,广场死气沉沉没有往日的喧闹,环广场周围各种警车、伪装车、警察便衣密布,气氛诡异,在靠近电视台庆阳路边停一闪着警灯的警车,车窗黑乎乎的罩住,”里面载满了警察随时准备冲出来打人和抓人吧“,我自己边走边寻思着,决定去国芳百货商场楼下的麦当劳(德克士?)去看看,’亲历历史、不能错过”我给自己打气。

进了麦当劳大为震惊,里面除了警察就是眼睛骨碌碌转的便衣,几个不明不白的人警惕性很高地站着四处观望,气氛诡异而紧张,几乎没有客人,甚至在那用餐的人也怪怪的不正常,取餐的地方有个人面对着大门眼睛不断的扫视每一个进出的人,令人恐怖的感觉。匆匆出来,立刻赶回西宁。

茉莉花行动就这样过去了,数年后在兰州听一个体制内的人讲,当年茉莉花在甘肃,全省动员了几十万警力,结果现场没有抓住一个人,“花费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出问题”。

这就是体制内的真实写照,永远把巩固他们的权力放在第一位,不惜代价不惜成本,从来不把人民视为生命,人民在他们眼中就政权赖以生存的韭菜和为保护他们政权而在所不惜的代价。

谨以此文献给茉莉花革命十周年纪念,希望茉莉花早日降临中国。

推翻中共实现民主是无法阻挡的世界潮流!

2021年2月11日 美国华盛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