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建刚:民事訴訟是中共的工具

0
157

★民事訴訟是中共的工具

 

3月初,新疆有企業和個人到法院起訴了德國學者鄭國恩,中共戰狼發言人趙立堅再次發言表示對鄭國恩的極大憤慨,更有意思的是戰狼立堅表示對這種訴訟“我們對此表示支援”。

作為一位人類學家,鄭國恩再次被中共官方認證,這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這說明其研究成果不僅僅是被學界認可,而且被中共認可,還被中共在全世界面前做了學術成果的宣傳。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最新修正本) - Kindle edition by 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 Professional & Technical Kindle eBooks @ Amazon.com.

 

■中共對鄭國恩的加持

鄭國恩,德國人類學家,德語名字Adrian Zenz,譯名阿德里安·曾茲,漢名鄭國恩,長期致力於中國新疆、西藏的研究。真正使其走向公眾視野的是其對新疆集中營的研究和中共接連的加持。簡要爬梳大致經歷如下:

  • 2016年起,鄭國恩發表中共在新疆加強“維穩力量”建設的研究報告。
  • 2018年2月,中共指天畫地否認新疆再教育營的存在。鄭國恩則拿出一系列中共的招標文件、預算方案及其他資料證明再教育營的存在。
  • 2018年8月,中共開始改口,不再否認新疆再教育營,只是表示再教育營是為了打擊恐怖主義而設立的“職業培訓中心”。
  • 2020年6月29日,鄭國恩發表研究報告,指出中共在大規模的強迫維吾爾婦女絕育,不願絕育者將再次被關進再教育營,並直接認定這是針對特定人口實施的“人口滅絕”。
  • 2020年9月2日,中共著名女戰狼發言人華春瑩在記者會上加持鄭國恩,表示鄭“是美國情報機構操縱設立的新疆教培中心研究課題組骨幹,以炮製涉疆謠言、誹謗中國為生”。
  • 2020年12月15日,鄭國恩發表《新疆強迫勞動:勞動轉移及動員少數民族摘獲棉花》的報告,指出新疆在棉花生產領域存在大規模的強迫維吾爾族人勞動,人權受到嚴重侵犯。
  • 2021年2月4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記者會上指責鄭國恩:“熱衷於炮製涉疆謠言,誹謗中國”。
  • 2021年3月8日,中共新疆天山網報道,新疆“部分企業和民眾”在當地法院向鄭國恩發起民事訴訟,指控鄭國恩有關“強制勞動”的說法使得他們的聲譽受損。
  • 2021年3月9日,中共著名戰狼發言人趙立堅表示:鄭國恩打著“學術研究”的旗號,不斷炮製反華謠言,尤其熱衷於炮製涉疆謠言。中國是法治國家,新疆自治區不少企業和民眾都深受鄭國恩“強迫勞動”謠言所害,無故蒙受很大損失,對這種惡意抹黑的行徑深惡痛絕。此次他們採用法律手段對鄭國恩提出起訴,反映出中國民眾的法治意識和維權意識增強,我們對此表示支援。鄭國恩及其背後的邪惡反華勢力總有一天會受到良知的譴責和正義的清算!

作為一位學者,其研究成果總能得到中共不斷的回應,這是一種反向的加持和認證,能做到這一步的,鄭國恩之外大概也沒有旁人了。

 

■中國人的訴權?

作為中國的一位人權律師,筆者可以對中國的司法狀況做一點理性的判斷。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本質上是一高度專制國家,“一人控黨,一黨控政”,決定中國人生存狀態的不是法律而是中共的政策、中共黨魁習近平的想法,這不是一個法治國家。在三權歸一、三權合作的基礎上,中國人並不享有訴權,不享有得到公平審判的權利,一切都是中共在作出決定。以往律師界有三難的說法,“民事案件執行難,行政案件立案難,刑事案件會見難”,其實司法實踐中又何止這三難,民事案件未嘗不存在立案難的問題。現實中大量存在法院不受理案件、繼而進京上訪、繼而官方進京截訪的流水線操作。正常案件尚且如此,何況特殊案件?

新疆還有更為特殊的情況。中國對新疆多年來採取殘酷的高壓政策,中國法律在新疆完全成為一種鎮壓工具,新疆人完全得不到法律的保護,反而是受到中共以法律為名的各種逼迫。如果說內地人的訴權是中共的恩賜,那麼新疆人則幾乎完全喪失訴權。在這種背景之下,趙立堅提到的新疆“部分企業和民眾”起訴鄭國恩,就是中共的一種操作了。這種訴訟是中共打壓言論的一種工具,是政治宣傳,是中共高度政治化、高度專制的一個案例。

當然,中共炮製民事訴訟作為打壓工具是早就有案例的,遠的比如20多年前中共迫害法輪功時,就炮製了“受害者”到法院起訴李洪志醜劇。近的比如周永康兒媳黃婉案,中共為了繼續控制美國公民黃婉,為了不讓她離開中國,不惜親自炮製了一個民事案件,將黃禁止出境。這都是幾乎毫不掩蓋的以民事訴訟作為工具的案例。

中共以民事訴訟來打壓鄭國恩的研究報告,對於沒有打算再次進入中國的鄭國恩來說未必是一件壞事,最起碼他的研究結果更加廣為人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他要謝謝中共的戰狼發言人們。

陳建剛

2021-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