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瑞∙哈姆里克牧师:美国的教会,醒醒吧!

0
122

热传视频:美国的教会,醒醒吧!(全文)

作者:盖瑞∙哈姆里克 (Gary Hamrick)/房角石教会

American Thinker/2020.10.20

编译:果子、Joanne、Juan、Lee/2020.10.25

[字幕]今天我们作为一个教会聚集在一起,我们一起敬拜。我们学习神的话语。

房角石教会

[盖瑞牧师] 好了,对于那些第一次访问者,你已经走进了一个不寻常的教会敬拜,在房角石教会。 通常在周日和周三,我直接通过圣经传讲神的话语。目前在周日,我们正在学习马太福音,但今天,我们不继续学习马太福音了,我们将在下周继续。每四年一次的总统大选之前,我都会发表我所谓的选举日证道,从圣经和历史的角度,对我们今天的问题和候选人本身进行讲解。今天就是这样的一天,所以在我开始之前,让我说几件事。

首先,你们可以自由地反对我的观点,这毕竟是在美国,你们可以强烈地反对我的观点,但我会捍卫你们反对我观点的权利,就像我希望你们捍卫我说这话的权利一样,这就是美国。[掌声]有些人可能会因为今天的信息而选择离开我们的教会。我曾经说过一些话,传递的信息远没有我今天要讲的内容有争议,人们为此愤怒地离开了我们的教会,所以我不抱有幻想。事实上,有些人可能会决定离开房角石教会,这不再是你想把教会当做家的地方。但你要知道,如果你选择离开,是你自己的选择,而不是我的喜好。事实是,这里欢迎不同政治观点的人,就像这里欢迎不同教义观点的人一样。但与此同时,我不会为了安抚你,而牺牲我的呼召或这个讲台。

[会众]阿们。

[掌声]

原因是,原因是我敬畏上帝胜过敬畏你们,阿们。[掌声] 因为我可以告诉你们,这将是今天的两个火热的聚会,因为很诚实,我想取悦上帝比我想取悦你们要更多。 如果你的确选择不同意,我会简单地尊重你做的方式,既不分裂基督的身体,也不破坏今天的敬拜,好吗? 今天我们有很多人在这里参加,我们有更多的人在线观看,所以对于那些今天亲自到这里的人来说,我只是想让你明白,这是一个宗教聚会;而且实际上,在弗吉尼亚州和大多数州破坏宗教服务是违法的。 因此,如果你以某种程度上的强制中断今天的聚会,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公平的警告:我们有当地的执法和州警察看守在整个聚会中,我们有的,这是真的。[掌声] 他们会帮助你找到一个监狱的事工, [笑] 好吗? 我们在耶稣里爱你,这是真的;但这是神的家, 我们希望今天的聚会受到尊重和礼仪。

[掌声]

最后一件事,保罗在提摩太后书第二章第24和25节中特别告诉牧师说:“主的仆人不可争竞,只要温温和和地待众人,善于教导,存心忍耐,用温柔劝诫那抵挡的人”。我知道神给我的平台,有时人们喜欢提醒我这一点,当他们与我意见相左时,你难道不知道神给我的平台吗? 我不敢相信你会这么说,好吧?我明白了。呃,我把保罗在圣经中为牧师列出的责任记在心里,挑战牧师们,以确保我们不争吵,我们对每个人都很友善, 我们温柔地指导。但我也意识到耶稣、使徒和古代的先知们对宗教的虚伪和他们国家的道德和公义所表现出的义愤填膺。事实上,我爱你,而且我爱你,足以告诉你真相,但我对那些劫持了人们的心灵和思想的邪恶之灵的力量感到愤怒,试图抓住美国的灵魂。我对恶魔的主宰感到愤怒,进而对恶魔的原则感到愤怒。这些原则用不敬神的哲学和人的教义影响着千禧一代、X世代和Zir世代;我对政客感到愤怒,这些政客要么明知故犯,要么不知不觉地成为黑暗的棋子,而不是光明的使者。他们正在推进对我们国家具有破坏性的、对神不敬虔的议程。因此,我不能沉默, 我不会沉默,你也不应该。 美国需要醒来, [掌声] 这开始于耶稣基督的教会。

我们需要醒悟,基督徒!基督徒,我们需要醒悟!这是一场战斗,这是一场战争,这不是一场游戏。 这是一场属灵的争战,我们正面临着,为了美国的心灵,为了下一代的心灵。 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美国充满激情和关注。 我们作为耶稣基督的教会,是上帝在当今世界对邪恶的约束力量。如果耶稣基督的教会不起来,打那场美好的仗,谁来打? 如果我们放弃我们的角色和责任,作为基督的使者,作为真理的代理人,那么邪恶就会得胜。 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说过,邪恶得胜的唯一必要条件是好人什么都不做,所以我不能保持沉默,这样做是邪恶的。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是德国的一位牧师,他是反对纳粹德国的德国抵抗运动的一部分。 潘霍华说过这样一句话:“面对邪恶却保持缄默就是邪恶,神不会判定我们无辜。不说话也等于说话,不作为也是一种作为。” 1945年纳粹处决了潘霍华,他时年39岁。 所以,欢迎来到2020年选举日证道。[掌声]

这将是一个旅程。 让我们从经文和祷告开始,我要读耶利米书第六章。通常我会在主日早上读英文钦定本圣经,但实际上,我将要读新国际英文版本,因为新国际英文版翻译抓住了一个词,我认为是重要的今天的主题。这个词是“十字路口”。所以我要读新国际英文版(NIV),耶利米书第六章第16至19节。这是耶利米书第六章第16到19节所说的:

耶和华如此说:“你们当站在路上察看,访问古道,哪是善道,便行在其间;这样,你们心里必得安息。他们却说:‘我们不行在其间。’ 我设立守望的人照管你们,说:‘要听角声。’他们却说:‘我们不听。’ 列国啊,因此你们当听!会众啊,要知道他们必遭遇的事! 地啊,当听!我必使灾祸临到这百姓,就是他们意念所结的果子。因为他们不听从我的言语。至于我的训诲(或作“律法”),他们也厌弃了。

This is what the Lord says: “Stand at the crossroads and look; ask for the ancient paths, ask where the good way is, and walk in it, and you will find rest for your souls. But you said, ‘We will not walk in it.’ I appointed watchmen over you and said, ‘Listen to the sound of the trumpet!’ But you said, ‘We will not listen.’ Therefore hear, you nations; you who are witnesses, observe what will happen to them. Hear, you earth: I am bringing disaster on this people, the fruit of their schemes, because they have not listened to my words and have rejected my law.

我这样说并不是为了夸张,而是为了强调,因为我真的相信美国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 我们正站在十字路口。 我觉得今天,有点像上帝叫我在这里吹响一个号角,这个号角让我们认识到站在这个十字路口的重要性。“察看,访问古道”,这是指什么?这是指上帝古老的真理,是永恒的。 寻找善道,并行在其间。 因为祂说,如果我们这样做,我们会为我们的灵魂找到安息, 我们可以为美国的灵魂得到安息。如果基督徒能够站起来,问什么是善道,并行在其中,树立榜样,引领道路,在祷告中代求。 因为如果我们不这样做,上帝在其余的经文中说,祂会给那些人带来灾难。 现在我知道我们不负责整个国家,我们只是教会的会众。但我希望并祷告,集体地,集体地祷告, 如果我们国家的基督团体能够团结一致,并真正服侍神,敬畏神,并在这个选举期间做什么是正确的事,然后也许再一次,神会怜悯我们的国家。 这是我的希望,这是我的祷告。[掌声] 所以,让我开始来祷告。

父神,我们来到你面前,我们的心是饱满的。主,我们非常了解我们国家目前的状况,我们只想在今天的礼拜中荣耀你。我们希望主,你能对我们的心说话。也许,我们有一些思维方式不对,所以请你调整我们的思维方式;也许我们没有以正确的方式生活,我们祈求你能说服我们以正确的方式生活,我们会荣耀你,效法你。因为我们想要你的名被高举,在我们的国家中被高举,因为“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是有福的”(译者注:诗篇33:12a)。愿教会醒悟过来,奋起直追,在这个选举期间尊崇你,为你而活,来服侍你,让我们的声音被听到。感谢你,让我们有幸生活在地球上最伟大、最自由的国家,愿我们成为你托付给我们的好管家,作为耶稣基督的教会,我们爱你,我们一起赞美你,奉耶稣的名,大家都说阿们。

请看屏幕。

【画外音】历史上的这些属神的人是不是太政治化了?

主前1450年,摩西为上帝子民的自由向法老请愿,甚至在国王不听话的情况下下达命令;主前870年,以利亚奉主的名义,向亚哈伯王和他的顾问们挑战他们不虔诚的政策和行为;公元29年,施洗约翰是否应该保持沉默,而不是面对希律王不道德的生活方式,即使这让他失去了他的事工,甚至付上了他的生命?主后30年,当彼拉多对耶稣说:“你其不知我有权柄释放你,也有权柄把你钉十字上吗?” 当耶稣回答时,祂太政治化了吗?祂说:“若不是上头赐给你的,你就毫无权柄办我。”(译者注:约翰福音19:10-11) 主后31年,彼得和约翰公开拒绝遵从政府当局的命令,而政府当局告诉他们,“不可奉耶稣的名讲论、教训人”(译者注:使徒行传4:18)这是否太政治化了?主后54年,使徒保罗在以弗所传福音,以这样的方式完全破坏了该地区的商业和政治?1775年,在美国早期,当乔纳斯∙克拉克牧师 (Pastor Jonas Clark)在马萨诸塞州列克星敦带领他的教会和社区组建民兵,并在独立战争中面对英国人时,你会加入他吗?1830年,(译者注:芬尼的画外音:“要圣洁,因神是圣洁的。”) 第二次伟大的觉醒传教士查尔斯∙芬尼(Charles Finney)在讲坛上热情地呼吁结束奴隶制时,他的政治性如何?1954年,当乔治∙麦克弗森∙多切里(George McPherson Dougherty)博士布道时,教会和国家的分离得到了尊重,他说服了艾森豪威尔(Eisenhower)总统将在上帝的庇佑下列入我们的效忠誓词?1963年,(译者注:金牧师的画外音:“我有一个梦想”)浸礼会牧师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博士的非暴力抗争呢?他领导了民权游行,为呼吁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这些属神的人是太政治化了,还是他们只是符合圣经的教导?

[盖瑞牧师]只是符合圣经的教导。这就是我在选举日证道时遇到的反击,有些人认为牧师应该避免政治,不要把讲坛变成政治舞台。他们的想法是,你知道,我们可以把我们的信仰融入生活的方方面面,除了政府和政治。牧师,别管那个了!我们作为基督徒不应该关注政治。好吧,让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不认为伊尔汉∙奥马尔(Ilhan Omar)议员(明里苏达州民主党众议员)将她的信仰融入政治吗? 你不认为拉希达∙塔利布(Rashida Talib)(密歇根州民主党众议员)将她的信仰和政治融合在一起吗? 你最好相信它。事实上,对于那些不知道的人,乔∙拜登已经公开宣布,他将在他的政府中增加穆斯林。你自己听他说吧!

(拜登)我将在第一天结束穆斯林禁令,第一天。先知穆罕默德的圣训指示说:“你们中间谁看到了错误,就让他用手去改变它,如果他不能,就用舌头去改变,如果他不能,就用他的心去改变。”

[画外音]2020年是我们的年头,让我们带着2020年的远见潜入其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美国正在为自己的灵魂而战。

[拜登] 我们都来自相同的路线,在我们的基本信仰方面,呃,我只是想感谢你们给我这个机会,感谢你们的参与,感谢你们在今年11月承诺采取行动。你们的声音很重要!你的声音就是你的选票!你的选票就是你的声音!穆斯林美国人,我将成为一个寻求倾听并采纳穆斯林美国人在日常问题上的想法和关注的总统,这对我们的社区最为重要。

(画外音)但是,让我们出去投票,让我们的家人们出去投票,让我们的老人们出去投票,让我们的清真寺出去投票,让我们的社区出去投票。所以,让我们尽我们的一份力量,并加入美国最大规模的穆斯林选民动员活动。百万穆斯林投票运动,让我们卷起袖子,让我们的声音被听到。我们有了手段(字幕: “我们不会被禁止” 的标志),我们有了数字,我们就拥有了力量。

[字幕] 如果我们只是做我们该做的。我们就能改变历史的进程。 [字幕]我们只需要投票。

[盖瑞牧师] 我和你分享这些,并不是要贬低穆斯林美国人。 事实是,我们作为基督徒,如果我们想要宗教自由,这是第一修正案,那么我们希望所有的信仰都可以这样做。这就是美国。在美国,每个人都应该有自由进行敬拜。好吧,我想说的是,如果作为基督徒,不知何故,你相信谎言,信仰和政治不能混为一谈,牧师应该置身事外,这太容易造成分裂,那么通过你的冷漠和不情愿,你实际上是在帮助推进其他世界宗教的教义和教条,以及世俗的人文主义,来影响这个国家,而不是基督教的价值观和美德,这就是正在发生的事情。 醒醒吧!他们没有睡着,他们没有睡觉。今天基督徒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睡着了?

事实上,只是在最近,牧师们才被政治正确吓倒,对信仰和政治保持沉默或漠不关心。但情况并非一直如此。

通过下面简短的历史课,我们可以追溯到美国殖民地时期和随后的几年的事。那时的牧师们大胆地谈论当时的社会问题,他们向竞选公职的政治候选人大声疾呼。

牧师们都会做他们所说的选举布道,就像我今天在做的。我只是每四年讲一次。他们在200年的美国历史中,是每年都要讲。

当我做选举布道时,我只需每四年把两卷书拿出来。它们是美国建国时期,从1732到1805年间的政治布道集。这都是出版的关于那时的牧师如何走上讲台,对会众讲那时的社会问题,向政客呼吁。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想要会友们熟悉圣经,这样才能本着自己清洁的良心,对社会问题和政治候选人,做出明智的决定,并衡量政客的政策符合还是不符合圣经。因为圣经是所有真理的源头。

事实是,上帝一直是我们宗教自由的中心,而信仰和政治从一开始,也就是从1776年(而不是1619年)建国以来就交织在一起。醒醒吧,不是1619年,而是1776年《独立宣言》遭到抨击的时候。

让我们听听《独立宣言》中对上帝的各种引用。它以一段关于“自然法则”和“自然的上帝”作为开始,这是第一段。

它确立了“不可分割的权利”不是来自政府,而是来自“我们的创造者“,这是第二段。

它上诉“世界的最高法官”,这是最后一段。然后它呼吁“神圣的天意”和所有56个签署者的签名。当他们以神圣的荣誉为基础,彼此承诺他们的生命和财富。然后国会实际指导教会,从他们的台阶上(steps)宣读独立宣言。这样全美国的人都能听到。

国会要求教会这样做。事实上,是假教会,即圣公会教会,是假教会中的老假教会。

1776年,独立宣言就是在教堂的台阶上宣读的。这就是在没有社交媒体的情况下,新闻是如何在一天内传播开来的。

正是牧师们领导了美国独立战争。由于政府的压迫和暴政,特别是对宗教自由的暴政,而切断了与英国的联系。牧师们领导着这次冲锋,诸如乔纳斯·克拉克(Jonas Clark)在列克星敦(Lexington)用他教会的70名会友成立了民兵,阻击并击败了700名英军。这就是1775年四月十九日,在革命战争中的首次战役 — 列克星顿战役。叛军被击败,然后继续向康科德(Concord)进发。在那里他们遇到了教会的牧师威廉·艾默生(William Emerson),他是罗夫·瓦尔多·艾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的祖父。在那里他率领他的300名士兵与英军作战。在康科德,像约翰·彼得·马伦伯格那样,来自离这里不远的维吉尼亚州伍兹托克(Woodstock)的牧师,于1776年1月21日,就《传道书》第3章,讲了一场道,提到凡事都有定期,日光之下,万事都有定时。当他讲到第3章8节时谈到,“争战有时,和好有时”。约翰·彼得·马伦伯克(John Peter Meulenberg)对他手下的人说,现在不再是和平之时,而是战争之时。他脱去他的黑长袍,露出大陆军的军官制服,走到教会的后面。他问他的人:“有多少人跟着我?我们要去打仗。”

他的300个人跟着他走出大门。那一天,大陆部队革命战争中的弗吉尼亚第8军团就这样成立了。他们就是当詹姆斯·麦迪逊(James Madison)成为总统以前,指挥战斗的牧师们。那时是詹姆斯·麦迪逊在1789年竞选第一次议会。他在从弗吉尼亚竞选第一次议会。弗吉尼亚州是第五届国会选区。他在雷奇蒙(Richmond)会见了一些浸信会教友。

维吉尼亚浸信会教友召开了一次会议。他们坐下来对詹姆斯·麦迪逊说,“麦迪逊,请听着,你如果不改变你的联邦主义者的观点,起草一份人权法案,尤其是要把宗教自由包括在第一修正案中,我们就不会投你的票。”

詹姆斯·麦迪逊听了他们的建议,他起草了包括宗教自由在内的《权利法案》。同一年,他于1789年从维吉尼亚当选为美国第一届国会的议员。
请不要理会浸信会的朋友们。牧师和基督徒,早就被卷入了政府和政治。在乔治·华盛顿1796年的告别演说中,他说:”宗教和道德是我们政治繁荣不可或缺的支柱。”

那么,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今天这么多讲坛和教会都保持沉默呢?

坦白地说,我认为,因为牧师们逃避了他们的责任,因此而导致了美国教会的贫血。

有人问:“但是政教分离又如何解释呢,牧师?”

我很高兴你问了“政教分离”这个问题。这个短语在我们的建国文件中没有出现过,在独立宣言中没有出现过,在宪法中没有出现过,在人权法案中也没有出现过。那么它又是从何而生呢?

1802年,当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担任总统时,康乃狄克州丹伯里(Danbury)浸信会曾写信要求对第一修正案做明确解释,以私人信件,他写了一封回信,对他们说:“别担心,宪法第一修正案是为了保护你不受政府的侵扰或干涉。”

在信中,杰弗逊写道:“ ‘政府与教会分离’ 这个短语,等于在教会和国家之间建了一堵墙,把二者分开。然而杰弗逊在他大量私人信件中写明的150年以后,这个短语却被扭曲。它被用来将上帝从公共场合移除,并将教会从任何政府的影响中移除。

而事实是,第一修正案不是要教会远离政府,而是让政府远离教会。
醒醒吧!要明白现在我们国家所发生的事。

2020年无疑是艰难的一年:全球流行病,种族关系,暴乱,挪走警察经费,“黑命贵”,“取消文化”,或曰“警醒文化”,随便怎么叫它。无论是一场有争议的总统竞选,还是最高法院之争,我的意思是,是否有人已经厌倦了呢?

我从来就不想看联合广场大球的下落。今年就更不用说了。
事实是,在日历上翻过一页并不会改变人们的心。只有耶稣能。

因此,作为基督徒,我们每天都要透过耶稣和圣经的镜头来看待世界上的一切。首先来识别我们文化中的问题,然后提出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

我们历史已经讲得够多了。现在让我们上点圣经课。上帝在地上设立,并使之缓和人类生活行为的机构之一是政府。这出自圣经罗马书第13章。

上帝借保罗的笔告诉我们,政府的作用是赏善罚恶。为此上帝立了一位统治者,或叫做领袖。他可能是个君王,首相,或者总统,来作上帝公义的工具。我现在把罗马书13章4节放到屏幕上。“因为他是神的用人,是于你有益的。你若作恶,却当惧怕;因为他不是空空地佩剑,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罚那作恶的。”

换句话说,上帝对政府的意图是双重的,即帮助培养社会的善,惩罚恶。政府不是救世主耶稣,但政府可以扬善,罚恶,帮助维持一个繁荣有序的社会。

因此,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有机会参与此事,在自己所在的自由国家去投票。那么我们作为基督徒,就应该选择自己的领袖。我们应该选能在政策和计划中代表符合圣经价值观的男人女人。在政策和程序方面,能扬善罚恶。这是我们的责任,也是上帝赋予我们的特权。

我们投票,就是投票给政策和程序。这些政策和程序将迫使政府决定如何行事,好在我们的土地上赏善罚恶。

请听着:这是关于政策和程序的,不是关于个性的。总统竞选不是一场人格竞赛,忘掉它吧。

坦白地说,这和人格无关。如果只讲人格的话,我会投票给乔·拜登(本刊注:本刊认为拜登假公济私、腐败无能、满口谎言、人格低下,远远比不上川普的光明磊落、克己奉公、信守诺言)。

因为他看起来像一个有趣的爷爷。我不是在开玩笑。他看起来真的像个会租船带你去钓鱼的有趣的老爷爷。而川普呢?他则拥有这只船。还会取笑你,如果你那天什么也没钓到的话。

所以如果它仅仅是基于人格,那好吧。但它不是。这是每个人都需要听到的:如果你既有公正的政策和程序,又有公正的人格,那简直太好了!这不就是耶稣等待的千禧年王国吗?等着吧,它就要来了!

但与此同时,当必须在政策、程序和个性之间做出选择时,我每一次都要选择政策和程序。是的,每一次。因为那会影响社会上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一个国家的兴衰,取决于国王的政策,而绝非取决于国王的性格。

所以,环顾你所处的文化,看看今天的问题,问问你自己,美国两个主要政党,各自提出的政策和程序,是否能实现上帝治理国家的目的,即赏善,罚恶。

我们必须察看我们周围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有很多问题要问自己:在千禧年耶稣统管万有之前,是否没有完美的国度?那么我们怎样才能尽可能地把政策和程序与人格分开,认识到哪些政策和程序最能代表或接近我们信奉的符合圣经的价值观,以保证政府能做到罚恶赏善。

举个例子,乔治·弗洛伊德死后不久,我和塔莉(Terry)邀请了我们教会的两对黑人夫妇到我家喝咖啡,聊天并分享。我认为在谈论类似这样的生疏话题时,一定要真实。我意识到,做为一个白人男人,我多半不能完全理解我的黑人朋友的想法。若不能举个例子,乔治·弗洛伊德死后不久,我和塔莉(Terry)邀请了我们教会的两对黑人夫妇到我家喝咖啡,聊天并分享。我认为在谈论类似这样的生疏话题时,一定要真实。我意识到,做为一个白人男人,我多半不能完全理解我的黑人朋友的想法。若不能设身处地我们就不能互相理解彼此的生活。

那天我们三对夫妇坐下来,一起聊了约4个小时,度过了极好的时光。最后他们都对我说:“盖瑞牧师,只管坚持讲解上帝的话,因为上帝的话才能解决包括种族主义在内的所有的罪。所以,当你坚持教导神的话的时候,才能使上帝做工改变人的心和生命。”

然后我对他们说,因为我知道他们很好,很容易接纳。在饭桌上,可以倾吐一切。我问,你们对“黑人生命宝贵”是怎么看的?

他们都否认“黑命贵”是个组织。其中一位女士说,当然,作为一个黑人女性,应该这样做。但我需要知道,而且我们都需要确认黑人的生命是重要的吗?她说,但作为一名基督徒,我也必须从圣经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当我从圣经的角度看世界时,我不得不这么说:所有生命都重要。仅此而已。她又说:“但是说实话,我却遭到自己家人的反对,因为我说了‘所有的生命都宝贵’。”

是的,所有生命都宝贵!

顺便说一下,当我们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如果黑人的生命作为一个组织真的很重要,那他们应该在美国每一个计划生育机构(Planned Parenthood)诊所设岗哨。因为计划生育机构是由一个公开的种族主义者玛格丽特·桑格(Margaret Sanger)创立的,她在1939年12月10日给克拉伦斯·盖博的一封信中写道:

“We do not want word to go out but that we want to exterminate the Negro population” “我们不想这话传出去,但我们想消灭黑人群体”

想想看,醒醒吧,美国发生了什么?我们的国家是什么政党拥抱“黑人生命宝贵”这样一个组织,该组织公开宣称是以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为基础建立的,这是在他们的网站首页宣称的信仰声明,现在他们已经把它关闭,但在此之前,他们确实是这样声明的。在被关闭之前,我抄录复制了很多东西下来,他们呼吁解散核心家庭并积极推进变性人权利。他们在网站上承认他们拥有促进同性恋平权的巨大网络。你知道大多数黑人美国人是传统保守的,即便他们是民主党人,所以换句话说,“黑命贵”组织的意识形态甚至不代表他们所说所代表的人。他们实际上是不关心他们声称所关心的人。这纯属虚伪,绝对的虚伪。

早在8月我就提到过这个问题。你们中某些人说,这真的很好。而有些人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但早在8月我被总统邀请去白宫听他的接受连任提名的演讲,我去了。嗯,没关系,你们不需要鼓掌,但是当我在那里,我和一些福音派人士坐在一起,他们中的很多人,你知道的,我都是在电视上看到的。见到了如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博士,还有格雷·劳瑞(Greg Laurie),斯基普·海茨希(Skip Heitzig)还有简生(Jensen)等,所以我与他们进行了社交对话。富兰克林·格雷厄姆(Franklin Graham, 即葛福临)就坐在我前面,我跟他聊了几句,因为我和他侄子史蒂芬(Stephen)是好朋友。史蒂芬来过这里很多次。所以我们聊起了史蒂芬。史蒂芬我过后再详细与你沟通我们的交流。

紧挨着坐在我后面的是一个我过去从未谋面的“上帝教会(Church of God)”的主教凯尔文·科布里亚斯(Kelvin Cobrias)。我們开始交流并建立了友谊。我想让你们听一听他的故事。我坐下来录了一个采访他的视频。采访比较长,我们今天会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在此我只截了其中的六分钟的小片段,我想在今天下午和你们分享。所以请你们看屏幕。

【视频】

[盖瑞牧师] 这是凯尔文·科布里亚斯主教,向我解释一下,你在白宫南边的草坪上告诉我,你是一个终生的民主党人的。你曾经有机会,现在仍然有机会和总统面对面交流。请告诉我们,你是如何从内心深处实现了在这些问题上政治观点转变的?

[科布里亚斯主教] 我在去白宫的路上,坐在福音派人士面前,你能想到的所有名字的人几乎都在场,他们都是委员会的成员。当我走进房间时,我陈述了许多我所关心的问题。然后川普总统猝不及防地打来电话,这其实并没有在日程表上。总统高声问道都是谁在那里?他们告诉他都是谁在那里,他说把他们都带到椭圆形办公室。 哦呃,因为此时德克萨斯州正遭受洪水灾害,让我们为这个国家祈祷吧, 德克萨斯州的人们正在遭受伤害和苦难。我想他们都过去了。我坐在那里想了一下,然后告诉自己我不能去。不是因为我害怕川普总统,我害怕的是来自我的社区的反击。因为对我来说,去白宫开个私人会议是一回事,但我知道,当我走进椭圆形办公室的那一刻,所有的媒体都会在那里,世界上每一个认识我的非洲裔美国人都会知晓。在我离开白宫之前,我的手机会被打爆,而这也确实发生了。

当我坐在那里,瘫痪在那里思量着关于去还是不去时,我听到主的声音来到我身边,说:我已经为你打开了这扇门。作为我的先知,先知的责任是讲真理的力量,你怎么能讲真理的力量,你必须有权限。他说现在这扇门是开着的。他说你想成为他们的朋友吗? 还是成为我的朋友?他所指的是“他们的朋友”说的是我社区那些像我一样的人,他们会反击我。他说你想成为我的朋友吗?我想成为你的朋友,所以照我说的去做,所以我站起来,走进办公室,我们能够与川普总统分享我们的心声,他听了我们的话,他接受了我们要说的话,我们为国家祈祷,我们向他伸出手,我们为他祈祷。从那天起,那扇门打开了,让我成为信仰的一部分。

这是机会的初始,我有机会经常接触到总统,并就总统正在规划的许多问题和政策上每隔一个月给他建议和指导和祈祷。甚至有不同的国家危机和事情发生时,我能够给总统一些建议,尤其是提供一些从跟我一样的人,来自我的社区人的角度。请相信,自打开这一扇门给了我很多机会和挑战,尤其是我自己社区的人对我很有意见。他们对我与川总见面表示不满,但他们对我和奥巴马总统见面没有意见。他们对我与克林顿总统会面也没有意见,可是他们对我与川普总统会面很有意见。

[盖瑞牧师] 你受到了什么攻击?

[科布里亚斯主教] 我在社交媒体上受到了攻击,我被称为汤姆叔叔,我被称为无可救药者,我被称为叛徒。我的家人给我发了纸条,我的同事告诉我,我需要从我们的部长联盟主席的位置上辞职,因为我与川普结盟误导了黑人社区。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我有一些同事,我以为是朋友,但上帝认定他们不是。 还有一些人,他们和我很亲近,我以为是朋友,但这种情况认定他们不是。事实上,我失去了很多成员,一排排的成员离开了我当时所牧养的教会,因为他们认为我与错误的人和错误的个人结盟。 就像我告诉人们不要恨邮递员,如果你不喜欢我递送的邮件, 你去跟发信的那个人说 。

[盖瑞牧师] 我喜欢这样我喜欢这样。呃,我们都听到了这句话,当乔-拜登接受采访时,他说“如果你要想清楚该投谁的票 你就不是黑人”。 还记得当他说这句话吗?

[科布里亚斯主教] 记得,

[盖瑞牧师] 为什么从总体上看黑人社区认为他们必须投民主党的票,要遵循民主党的路线呢?为什么?

[科布里亚斯主教] 我认为我们的社区之所以要走这条路线, 是因为它是代代相传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因为我出生在一个民主党的家,来自父母亲的影响,然后就过滤到下一代,一直都是这样的。在大多数情况下,大多数人因为我的父母就是相信民主党的,我们很多人很少去了解党派宣传的平台和代表的理念。只是因为我们家是民主党而已。当我和人们说话的时候,我问他们什么是民主党的纲领 他们无法表达出三种观点。所以当那些不把自己框在这个框框里的人,不遵守那种思维方式和人就被贴上了不可救药的黑鬼、汤姆叔叔和洗白的标签,因为他们把共和党贴上了白人党的标签,是“老好人”的好党,所以如果有黑人与之结盟,他们就会被贴上标签。你一定是那个出卖你的社区的人,但事实并非如此。我坚持自己的立场,把我的党派改成了共和党,原因是我告诉任何人,我的改变与唐纳德·川普总统无关,与这些无关,更多的是与政策相一致,与党的立场相一致。这并不意味着共和党在圣经上是完全正确的,因为他们在很多事情上与圣经上的正确性相去甚远,因为有些事情与我们作为基督徒在共和党内的信仰相抵触 但他们更符合我的道德和精神价值观, 而不是自由派的议程。这是为什么我选择与共和党一致,这也是为什么我选择改变成共和党。

【视频结束】

不要看钟,我现在有点超时了。你们听到了他所说的,有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平台。这些党派相信什么?候选人在一些问题上他们的立场是什么 ?什么是他们的平台?所以我们今天要玩一个小猜谜游戏,叫做猜测党纲平台小游戏。我要用五个平台与你们分享全在这个小册子里。在前一场的宣教会后前台应该还有这个小册子。选民投票价值观、选民祈祷指南,这是一个伟大的出版物,这是一个伟大的出版物,它是由位于在Personville的美国代祷者(Intercessors for America)网站房角石事工的戴夫·库巴尔(Dave Kubal)和他的妻子克里斯(Chris)所做的,所以你可以拿回去认真阅读,一个家庭一本。应该在不同的出口处,或在东或西的服务小亭子里都有。

但我要快速分享的五个平台。我不会告诉你哪个平台是是哪个党派的? 我想让你告诉我什么最符合你的圣经世界观? 我们开始吧:

第一个是关于宗教自由:这个党说我们重视美国宗教领袖的传教权,美国人根据自己的信仰言论自由。我们相信联邦政府尤其是联邦税务局在宪法中被禁止管制或者审查与宗教信仰或信念相关的言论。 我们承诺捍卫所有美国人的宗教信仰和良心权利,并保障宗教机构不受政府控制。在同一个主题上,另一个政党说过这样的话: 我们庆祝美国的宗教多元化和宽容的历史。并认识到,我们的宗教团体的无数服务行为以及维持政教分离是宪法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问题,哪一个党纲最接近圣经世界观 ?第一条更接近圣经的世界观。 第二是民主党的党纲。 我想他们没有听到我今天的讲道,在宪法中根本就没有那样的条文。

关于婚姻和性行为

这不是特定的顺序,但是这个政党是这样说的:

“我们会为平等法案而战。我们要努力确保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在寻求收养或寄养儿童时不受歧视,保护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儿童不受欺凌和攻击,并保证变性学生根据其自我认定性别身份可以进入或使用设施;我们将确保所有变性人和非两性人能够获得准确反映其性别身份的官方政府身份证件”。

在同样的问题上,另一方说了这样的话,“在这些机构中最重要的是美国家庭,它是公民社会的基础,也是美国社会的基础。家庭的基石是自然婚姻, 一男一女的结合。 我们反对将社会文化革命强加给美国人民 ,错误地重新定义性别歧视,重塑我们的整个社会以适应一个与美国历史和传统格格不入的意识形态。 ”是第一张幻灯片还是第二张幻灯片 更接近你的圣经世界观呢?对第二条,第二条是共和党的政纲。

请听在民主党的票上,副总统候选人卡马拉·哈里斯吹嘘说,作为加州的总检察长,她是第一个在加州主持同性婚礼的人。这是她的意识形态,你知道这就是前几天晚上乔·拜登在市政厅论坛上说的,你可能在电视上看到了。当被一个有年幼的孩子的妈妈问到这个问题时,他对她说:我完全可以接受八到十岁的孩子定义自己的性别。我们是不是失去了我们的头脑?Facebook曾经发布70个性别选项,直到他们把它关闭,因为他们意识到也许这是有点过分了,只是一点点过份吗?但这确实是正在发生的事情。

变装皇后的故事的整个议程你们应该听说了吧。你有没有读过呢?变装皇后它正在冲击我们的公立学校,变装皇后被邀请到学校给那里的小学生阅读。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我想说的是,这是一个自由主义的进步主义推进的邪恶议程。

在经济问题上

一种推进方式 有一个党派说过,政府不能创造繁荣,但政府可以限制或摧毁繁荣。繁荣是自律的产物,个人创造企业,个人储蓄和投资,但这本身并不是其终极目标。而另一方说我们将与美国人民签订新的社会和经济契约,该契约将创造数百万新的就业机会,促进共同分享繁荣的契约 。是第一张幻灯片还是第二张幻灯片更接近你的圣经世界观呢?对的是第一张。第二张幻灯片该引起警觉的是“共同分享繁荣”这几个字,这是政治宣言这是社会主义,是财富的再分配。

让我在这里快速补充一下,你知道对于那些千禧一代或新的,第X代或第Z代的年轻人,迷恋一切都是免费的想法,免费的学费、免费的医疗保健,一切都是免费的。让我告诉你一件事,我在大学里在经济学课只得到了一个C。我有一个伟大的经济学教授,沃尔特·威廉姆斯(Walter Williams)博士,是我一生中见到的第一个保守的黑人。但我学到了很多, 如果你认为一切都是免费的,你就错了,因为是有人在支付这一切。猜猜是谁在买单,是你自己。你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当政府承诺给你免费的东西,他们必须提高税收来支付你的免费的东西,当他们提高你的税收,你买不起任何东西。所以现在你会更加的依赖政府。因此这种恶性循环下去。

圣经没有教导社会主义。你知道圣经教导的是什么,圣经教导努力工作会得到回报。 圣经教导我们也应该眼睛注意到我们中间的穷人,因为这也会得到回报,如果善待穷人,本身是被赐福的,但不是重新分配财富,这是违背圣经的。

箴言第13章第4节说:“懒惰的人奢求,却无所得;殷勤的人必然丰裕。” 第22章第9节说:“眼目仁慈的必蒙福,因他将食物分给贫寒人。”这就是美国和全世界的组合,这就是上帝的设计,它不是重新分配财富,它是辛勤的工作,并注意到穷人和帮助他们。如果你已经抓住了这一点,如果你关注我们的社交媒体上的评论,你会注意到一些人的评论。

我注意到一个人的评论在我们今天崇拜日前在社交媒体写的以做为警告,他写道:我来自委内瑞拉,我来自这样的一个国家,在委内瑞拉,教会没有参与政治,结果是邪恶夺取了政权。如果教会不说真话,没有人会说真话。醒醒吧,挚爱的美国,这是真的。因为社会主义和政府的过度扩张毁了委内瑞拉。

我们要确保这种情况不会在美国发生。我们很快还有其他有更多的话题。很诚恳的告诉大家,做为福音派的基督徒,以色列是我们很关注的一个问题。代表着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点。

有关以色列

我直接告诉你们吧,以下是民主党的观点:“我们承认每一个以色列人和每一个巴勒斯坦人的价值。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将致力于结束给许多人带来很多痛苦的这场冲突。我们支持通过谈判达成的两国解决方案,以确保以色列作为一个拥有公认边界的犹太民主国家的未来,并维护巴勒斯坦人民在一个有生存能力的地方自由和安全地生活的权利。”

共和党人说:“这超出了我们共同的战略利益。以色列同样是一个特殊的国家,它与我们的最基本价值观相同。它是在中东地区唯一的国家享有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因此,支持以色列是美国主义的表现。我们的政府有责任推进反映美国人对美以关系的强烈愿望的政策 。我们的党现在和将来都很自豪地永远与以色列站在一起。”

我告诉你两党的基本的区别是:民主党相信两国解决方案。而共和党基本上相信给以色列他们应得的土地和他们应得的边界, 因为上帝应许给以色列的边界比现在大得多了,而且希望能给以色列以更多的土地。巴勒斯坦人能够像1947年以前那样和平地生活在以色列国。 问题是,如果真主党和哈马斯不停止向以色列发射火箭,这是不可能的。

幸运的是,你看到在这位总统的领导下,一点一点的和平协议正在发生,以色列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以色列和巴林之间的达成了新和平协议。而这位总统是唯一一个不仅说出来的,因为过去四位总统也说过,但他是唯一一个确实把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到了耶路撒冷的人。

关于堕胎权利

以色列驻美大使罗恩·德默(Ron Dermer)去年就站在这讲坛上,他说,这位总统是我们以色列关于生命话题中最支持以色列的总统,关于生命,这个政党认为:“《宪法》保证不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财产,这是与《独立宣言》相呼应的。《独立宣言》宣称,造物主赋予所有人不可剥夺的生命权。因此,我们主张人的生命神圣不可侵犯,并申明未出生的婴儿享有不可侵犯的基本生命权。我们支持对宪法和法律进行的生命修正案,以明确第14条修正案的保护适用于出生前的孩子。”

另一政党的纲领是 “我们将任命我们最高法院的法官和联邦法官,他们将尊重和执行包括《罗伊诉韦德案(Roe v.Wade)》在内的基本优先权……我们相信,每位妇女都应能够获得高质量的生育健康护理服务,包括安全和合法堕胎。 我们将反对并将争取推翻为妇女生育健康和权利设置障碍的联邦和州法律。”

图片一还是图片二 ? 第一张幻灯片是共和党的竞选纲领,这是显而易见的,这绝对是显而易见的。

川普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反堕胎的总统,他的政策证明了这一点,他的政策证明了这一点,他是唯一一个参加过华盛顿特区的“生命游行”的总统,唯一的一个。

我不知道你留意到没有,就在最近,他感谢上帝让他从Covid-19中恢复过来,你们看到了吗?这只是一个一分钟的小片段,我会给你们播放:“无论你戴不戴口罩,无论你的决定是什么,要知道,你仍然需要上帝的帮助。我们需要上帝的帮助,这是真的。我们需要帮助,可以这么说。前几天有人对我说:‘你是目前世上最著名的人了。’ 我说不,我不是,不,我不是,他们说:‘是的,你是。’ 我说不,他们说:‘那谁更有名? ’ 我说:‘耶稣基督。’ 我才不抢耶稣基督的风头,嘿,我不敢争论,耶稣基督,我不敢冒任何风险。我保证,让我抬头仰望一下,我会说,我望尘莫及。”

你们对我很仁慈,我知道我已经超时了,我想以几句话作为结束。

几年前,我收到了一位参加我们教会的老夫人的来信,我认识所有这些老人,实际上她已经一百岁了,她给我写了一封信,是在轻声斥责。 是手写的,你知道,有点颤抖,我的意思是,100岁嘛,肯定的,在她的信中,她的轻声斥责是因为她可能听到我通过圣经教导的政治倾向。 因为,老实说,因为圣经对我而言有政治倾向。 但她是一个终身的民主党人,所以在她的信中她和我谈了如何……你知道,这似乎并不公平。 她向我提到,她投票的第一任总统是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 她几年前去世,享年101?102岁?我不记得了,是一位可亲的女士。

朋友们,事实是,民主党不再是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的政党了。它甚至不是肯尼迪的政党。坦白地说,它甚至不是克林顿的政党。不敢相信这么说吧,这是真的,这是真的。在克林顿执政期间,国会通过了《婚姻保护法》,克林顿将其签署为法律,联邦将婚姻定义为一男一女 。在2013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该法律违宪,但克林顿签署了该法律。现在情况变了,民主党变成了由AOC、拉希德·塔利布、伯尼·桑德斯和伊丽莎白·沃伦组成的进步党。我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听我说,我要告诉你真相。如果你是一个终身民主党人,你的政党已经离开了你。你的政党已经离开了你,那艘船已经开走了。这是真的。

我曾经相信,我曾经相信美国的两党制很像婚姻中的丈夫和妻子,只是差异,你知道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方法和不同的观点,但他们在生活中有共同的目标和愿景。因此,你们可以从彼此不同的角度学习,你们可以平衡彼此。但我已不再相信这些了,我相信存在着一种被邪恶的精神力量所影响的自由进步的议程,如果任由其发展,将导致美国的灭亡。当人们坐在那里愚蠢地谈论他们如何不喜欢川普的推特、他粗鲁的风格和他多变的过去时,我毫不怀疑地相信:“ 务要谨守、警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前5:8)

我知道川普赢不了选美,得了吧,这与个性无关!它是关于在我们的时代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正确的。这是我们需要关注的。唐纳德·川普不是我们的救世主,乔·拜登不是我们的救世主,耶稣基督才是我们的救世主。因为祂是我的救世主,对我来说,在我的教会,我不能,我也不会投票给一个政党纲领提倡谋杀未出生婴儿,拥抱同性婚姻,鼓励变性行为,无视上帝和祂在我们文化中的候选人。

我不能,我不愿意,阿们!

这样吧 ,如果凭良心你不能投票给唐纳德·川普的,那就不要投票,但我不知道,凭良心说,一个基督徒怎么会投票给一个邪恶的议程。“公义使邦国高举。罪恶是人民的羞辱。”(箴言14:34)

我用这个故事来做结语,芝加哥慕迪圣经教会,慕迪圣经的牧师欧文·路策(Erwin Lutzer)博士写了一本书,标题是《当一个民族忘记了上帝时|我们必须从纳粹德国学习的七个教训》,这是一本好书 ,他在那本书中引用了德国的一位目击者,他反思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教堂的麻木与冷漠。 在路策的书中引用了这个德国目击者的话,这就是那个人所说的:“我在纳粹大屠杀期间住在德国,我认为自己是一名基督徒,我们听到了犹太人的故事,但我们试图保持距离,因为谁能阻止它呢? 我们的小教堂后面有一条铁轨,每个星期天早上我们都能听到远处的汽笛声,当车轮碾过铁轨伴随着哭喊声令人不安,当车经过时,我们意识到它装载着整卡车像牲畜一样全是犹太人,一星期又一星期,汽笛声响起,我们害怕听到车轮的声音,因知我们能听到犹太人在前往死亡集中营的路上的哭喊,他们的尖叫声折磨着我们,火车快到时,当我们听到汽笛声时,当火车经过我们的教堂时,我们开始唱赞美诗,如果我们听到尖叫声,我们就会更大声唱歌,很快,我们再也听不到了。 许多年过去了,没有人再谈论它,但我仍然在睡梦中听到火车的汽笛声。上帝原谅我,原谅我们所有自称为基督徒却没有做任何干预的人 。”

朋友们,请听我说,作为一个教会,作为一个上帝的子民,我们不能对当今的道德问题视而不见或保持沉默,这样做不仅是懦弱的表现,更是罪恶的同谋。不要高声歌唱,要为公义站起来,传扬真理,你的生命要使神得荣耀。只要信靠祂,唯有仰赖祂为坐在宝座上的最高审判者,愿上帝被尊崇,愿祂的敌人因祂的荣耀在我们国家被打败。父啊,这是我们的祈祷,希望祢能激动我们的心,让我们不能也不应该保持沉默,在我们的时代,我们必须为正义发声。我祈祷上帝,激励我们去做正确和光荣的事情。

我们会倾其所能拒绝那些冒犯祢旨意的所有事情,以使祢的名在这土地上被尊崇。我们知道人的脆弱,世界也没有完美的总统,我们期待耶稣降临的那一天,祢坐着为王。惟愿我们与祢同在,尽力在祢的地上行公义,直到那日。因为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便为有福。主啊,愿祢为我们的民得荣耀,怜悯我们,奉耶稣的名祷告。让我们站在一起,高唱“上帝保佑美国”,站在她的身边,引导她穿过黑夜,来自天上的光,照耀了草原和阔宽的海洋,“上帝保佑美国,我的家,甜蜜的家,上帝保佑美国。”

我不知道11月3日将会发生什么。 由于邮寄和缺席选票的投票以及所有这一切,没人知道哪天才是宣布选举结束的日子,可能需要比11月3日更长的时间,但正如哈巴谷书 2:20所说:“ 惟耶和华在祂的圣殿中;全地的人都当在祂面前肃敬静默。”

在祂面前,神掌管一切,神是至高的,我们要信靠祂,奉耶稣的名,阿们。愿上帝保佑你们!

本刊评论:

盖瑞牧师的证道太及时太勇敢了!他道出了我们的心声!神的教会从来都肩负着作盐作光、用神的话语影响世界的责任。政府与教会的分离意味着限制政府的权力,政府不得干涉教会,而不是教会游离于社会公众舞台以外。“坦白地说,我认为,因为牧师们逃避了他们的责任,因此而导致了美国教会的贫血。” 亲爱的读者,如果您是一个牧师或是长老、执事,抑或普通基督徒,您也不妨扪心自问,您是不是逃避了您的责任?

“作为一个教会,作为一个上帝的子民,我们不能对当今的道德问题视而不见或保持沉默,这样做不仅是懦弱的表现,更是罪恶的同谋。不要高声歌唱,要为公义站起来,传扬真理,你的生命要使神得荣耀。只要信靠祂,唯有仰赖祂为坐在宝座上的最高审判者,愿上帝被尊崇,愿祂的敌人因祂的荣耀在我们国家被打败。”

愿万军之耶和华全然掌管美国这次大选;愿神斥责撒但一切邪恶的作为;愿神唤醒祂的儿女行在祂的旨意里,为祂的荣耀而发声,愿神的教会从浑浑噩噩的睡梦中醒来,不要继续被撒但的谎言所欺骗;愿神的仆人们忠心勤勉,忠于神的托付,勇敢地承担当负的责任;愿整个选举过程彰显出神公义圣洁恩典的荣光。愿神保佑美利坚!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