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菁:从文革小笑话看中国人的善如何被毁掉

0
151

 

人之初,性本善。善良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的天性,善良是人类普世价值的核心。很多人感叹现在的中国人自私、冷漠、缺乏同情心,对别人的信任度很低,下意识地怀疑和提防别人。中国人的善良哪里去了?以下几个文革时期的小笑话,让我们看到,人性的善恶标准和社会正气的败坏,正是被中共“划分阶级成分”的运动和充满“斗争精神”的极左思维破坏和毁掉的。

自己动手不当老爷

“文革”初期,各饭馆出台了一条新的规定,名曰“革命的改革”——可以称其为“革命的自助”。这个自助可谓彻底的自助,不但要自己排队、自己端饭,而且吃完饭后还要自己刷碗。饭馆这种“革命的改革”的理由是:“反对老爷作风”。“老爷”常常指剥削阶级,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所以服务员们开始“革老爷的命”,不再为顾客提供端饭和刷碗等服务,防止顾客们沾染上“老爷作风”。那么服务员们干什么呢?他们的任务是卖饭菜牌子和监督顾客,以防他们将餐具偷走。

当时的饭馆里出现了这样的景象,可怜的顾客们先排队买饭菜牌子,再排队取饭菜。但常常是取到饭菜后没有座位,只能站着吃,为避免这种现象的出现,多数人一般采取这样的方式:先将椅子凳子抢到手后,再提着椅子凳子排队取饭菜。

不让座的理由

某君“文革”前是学雷锋积极分子。能被评为学雷锋积极分子,就说明他助人为乐,做过很多好人好事,看到别人有困难就会自觉自愿地提供帮助。但是在“文革”中,经过一番“战斗洗礼”,他跟别人说自己已经提高了“革命”觉悟,就是在“阶级斗争、路线斗争”上提高了觉悟。

具体的表现就是:有一次,在晃晃悠悠的公共汽车上,一位白发老太太站在他旁边,左右摇晃着,喘气都喘不均匀,可他就是不让座。后来有人问他为什么不给老太太让座,只见他一本正经的说:“谁知道她是不是地主分子!没弄清她的出身,怎么可以随便让座呢?”

不帮阶级敌人

一列火车上,一位老大娘颤颤巍巍,行动不便。她提出想请列车服务员给她倒一杯开水,她吃药。

列车服务员对她说:“你自己去餐车打开水吧。”

大娘央求道:“同志,麻烦你帮帮忙吧。我老了,火车又开得快,行走不便呀。”

“岂有此理,不劳动者不得食!你自己不去倒开水,活该你渴死!”列车服务员狠狠地大声说道。

“同志,”老大娘又说,“我身体有病啊,请你帮一帮忙吧。”

“帮你的忙,这容易,”列车服务员说,“但是,如果我帮错了,我是会被批斗的。”

一个乘客打抱不平,“你这也太过分了,连老大娘也不肯帮,你还算什么服务员?你应该学雷锋。”

“学雷锋?”列车服务员冷笑道,“雷锋在大风雪天帮助一个贫农老大娘,这是他的阶级友爱。我也学雷锋,但这个老大娘是不是贫农呢?万一她是地主婆呢?我帮她就是帮助阶级敌人呀,这个罪名我可承担不起。”

“我是贫农呀!”老大娘说。

“我不能轻易相信你说的话,以后你要乘火车,先开张公社证明,写明你是贫农,这样,我就可以给你斟开水。”

如此助人为乐

成都市革命委员会成立以后,除了坚持“文革”的三大任务“斗、批、改”之外,还提倡市民们发扬雷锋精神,要市民们“学习雷锋、助人为乐。”

不到半个月,整个成都市一窝蜂地开展了学习雷锋活动,《新成都报》有一则头条新闻报道了此事,摘要如下——

一. 四川大学组织学生到成都火车站帮助打扫卫生、助人为乐;

二. 火车站职工也向雷锋同志学习,到锦江饭店打扫卫生、助人为乐;

三. 锦江饭店职工充满阶级友爱,到望江公园打扫卫生、助人为乐;

四. 望江公园革命领导班子组织园林工人到人民南路打扫卫生、助人为乐;

五. 人民南路居民委员会也发扬雷锋精神,帮助四川大学打扫卫生、助人为乐。

精神鼓励

“文革”时还有一个奇葩现象,就是要求人们不论说话办事,都必须先背几句毛语录。比如到商店买东西,顾客一般先开口说一句“抓革命、促生产”,售货员则回一句“要斗私批修”。到食堂打饭要先说“为人民服务”,然后递上碗说,“打三两米饭”;炊事员回一句“民以食为天,吃饭第一”,然后盛饭。

路上遇到不认识的人,说话之前也要对语录。有一次,一个人拉着排子车正在艰难地爬坡,车里拉的东西非常重,这个人已经气喘吁吁,眼看就要拉不动了。他看到旁边过来一位中年人,就客气地向对方点一下头说道:“一切革命队伍中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意思就是请求对方帮忙推一把车,没想到对方也背诵一段语录作为回答:“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说完便悠悠走开了,并不帮忙。

从上述笑话中,不难看出,中国人的善是如何在中共的一次次运动中被泯灭,而中共在灭绝人性、向国人灌输邪恶的东西后,也不得不承受所带来的道德下降引发的社会问题。中共之恶,难以言表。

参考资料:

《文革笑料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