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这一切纯粹是一个把戏」索尔仁尼琴警示美國4

0
89

——略說索尔仁尼琴不被理解的原因

专栏|华盛顿手记:索尔仁尼琴警示美國4:“这一切纯粹是一个把戏”——略說索尔仁尼琴不被理解的原因“一个苏联公民到过美国,回国后他说了一句话:‘美国拥有优质的公路。’为此克格勃就逮捕了他,并且要求判他十年徒刑。有个法官却说:判十年我不反对,这是光是他那一句话就构成犯罪,似乎不够,最好还要加点什么。后来这个法官由于提出异议而被流放到哈萨克岛上。而那个到过美国的公民,仍旧被判了十年徒刑。”

这是俄罗斯大文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尔仁尼琴1975年6月在美国的国际工会托拉斯劳联产联讲话中的一句。

早前,当我们获悉索尔仁尼琴不遗余力地批评美国这个自由世界的灯塔和西方民主国家的消息时,不免会猜想,这是不是他的大俄罗斯主义导致的?我们都知道,俄罗斯人有大俄罗斯主义文化情节,与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节差不太多。那么,索尔仁尼琴是否囿于这种情节,有些轻视欧洲文明和美国的平民主义传统?或者,他关于西方资本家昧着良心赚钱的批评,是否冤枉了资本家们?多年以来,对索尔仁尼琴在西方言论略有所知却知之不多人们,包括我本人,一直对他对美国的苛责,抱持一种不大以为然的态度。

但是这篇多年来鲜为人知的重要演讲的具体内容,使我们看到,他并不是从俄罗斯民族主义角度,或者文化角度,批评美国文化或者西方政治的,他是从基本事实和人类基本价值的角度出发,批评美国和西方世界的。他的希望是、仅仅是,面对极权主义国家的谎言和暴政,美国应该毫不妥协地守住人道主义底线、应该当仁不让地尽自己作为世界民主大国的责任,应该积极干预极权国家践踏本国人权的行径。他所做的,是为俄罗斯被奴役的人民鸣不平。

这次节目,我继续为您介绍他接下来的演讲内容,这些内容依次是:1,逐条反驳美国内部反对援助被奴役的人们的声音;2,指出中国对美乒乓外交和苏联宇航员访美是掩盖本国内部政治屠杀的外交把戏。3,披露多数监狱里的“罪犯”之所以被关押,是因为他们在西方生活过;4,克格勃无所不在,尼克松访苏时,美国记者折腾“莫斯科街头实况报导”不可能得到真实信息!5,战争时期你们的援助我们根本不知道没见着!

“到了美国以后,我就听到有人对一些事情的种种议论。有人说,不应该保护那些丧失志气的人……(略)。这些物资都曾经在特权人员的小圈子里被分掉了。这一点我在美国才得知。”(索尔仁尼琴演讲的全部内容,请点击收听这个节目)

索尔仁尼琴如此诚恳的发言,并未获得美国和当时世界的理解和认同。

当时的中国,正处在文化大革命尾声,激进主义狂潮席裹挟的几乎所有的头脑,五四自我砸烂文化传统的习性已经再度得到冶炼。美国左翼势力逃过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那一此清算,恢复了并继续活跃在一些要害部门,他们的乌托邦理想淡化了苏联暴政的血腥之气。而欧洲,各种左翼组织和流派横生:如卢森堡主义、德莱昂主义、工团共产主义、左翼共产主义、自治主义、欧洲共产主义等。

在激进主义席卷全球的年代,就像中国大陆怀抱理想主的青年大都投奔延安一样,世界上诸多的知识分子,欣赏以人类平等为口号的共产主义。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萧伯纳是知名的共产主义者,晚年推崇苏联的共产主义,甚至赞成政府的各种暴力行为,自不必说,这也是他在当时中国大陆家喻户晓的原因。甚至爱因斯坦也曾经认为列宁是人类良心的维护者再造者,甚至罗素也曾经同情共产主义,欢呼过世界革命的胜利。

虽然由于苏联暴政内幕的披露,大批真诚信奉共产主义的人转变了立场,但是在那样一种历史环境下,美国没能力外,索尔仁尼琴的不被理解就是题中应有之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