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维权律师无辜遭打压 执业及生存环境愈发严峻

0
122

 

“12港人案”的代理律师之一任全牛表示,他作为合伙人之一的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已经被当局要求“自行解散”。任全牛3月29日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证实了这一消息。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当局近年来持续加大打压维权律师的力度,吊销或注销几十人的律师证和关闭多个律所,并限制许多律师的人身自由,致使维权律师的执业权及生存权不断遭受侵害,环境越来日益恶化和严峻。

律所被迫“自行解散” 执业环境急剧恶化

任全牛律师对美国之音表示,3月28日上午,郑州市律协的刘副会长受司法局委派,到轨道律所告知他,根据“上边”的意思,要求该所“主动解散”,律师全部转走到不同的律师事务所。

任全牛说,如果不按照当局的意图办理,很可能所有律师转所无人接收,进而以超过法定期限无人接收为由,被注销多个律师的执业证。任全牛强调,几年前依法治国先从律师抓起以及目前的司法整顿先从律师整起的说法,看来不是空穴来风。

任全牛星期一(3月29日)在接受美国之音询问时表示,他本人原是该所法定的3个合伙人之一,今年2月被河南省司法厅以2018年代理一起法轮功信仰群体无罪辩护违反律师规范为借口吊销律师执业证后,该所不符合合伙人法定人数。于是该所及时主动地要求变更增补一名合伙人,但郑州市司法局一直拖延不给办理变更备案手续。

他说:“我们按照程序按照手续也提交了补充材料,但是他们不受理,总是找种种理由不给我们办,我们所的负责人也找了司法局的相关人员、负责人,他们也不给个明确答复。昨天律师协会的,是受司法局的委托吧来谈,告诉所里的负责人,上边的意思就是让所有的律师都转走,然后呢主动把所解散。实际上我们不愿解散。让你就是说被迫地自愿地解散,还不能怪他们。”

任全牛律师表示,近年维权律师的执业环境急剧恶化,深有感触。

他说:“感觉太明显了。现在你包括某些案件,这些律师,司法局一打招呼,马上就退了,不敢做任何的争取。生怕一不如他们的意,就很容易做处罚了。现在整个的风声鹤唳的,律师都很担心。”

欲办案却遭限制自由

同时,河北石家庄维权律师卢廷阁3月28日发出消息,他27日准备乘高铁到河南郑州代理一起房屋遭强拆案,却遭警察阻止办案,以涉嫌“寻衅滋事”从车站带走传唤,被限制人身自由7个多小时。

卢廷阁获释后表示,他在派出所内作了不到20分钟的笔录,询问他3月20日发的一条推文,然后就把他放在露天所谓办案区,四周环墙,上有铁丝网,说是一直在请示领导。在被限制自由的7个多小时期间,不给饭,无法与外界联系,去厕所要2人看着。直到深夜近11点半才被放出来。

在得知卢廷阁律师被抓的当天,郑州的谢艳玲(谢静)在网上发出消息,对代理房子的强制执行案和行政处罚申诉案的卢庭阁律师被抓表示严正抗议,并称这是一起严重侵犯律师执业权的事件。

卢廷阁还表示,他的当事人、原知名调查记者石玉(本名施平)和谢艳玲告诉他,原定周末前去郑州商讨他们案件的其他几个律师都被阻止了,当地警察还警告了他们本人。

侵害最基本权利

卢廷阁律师星期一(3月29日)在接受美国之音询问时表示,当地为了维稳,不惜以非法手段无理阻止律师合法办案。

他说:“表面上上是寻衅滋事,网上言论,事实上就是要阻拦我们几个律师在一块儿讨论石玉家中的案子。它(当局)认为我们可能是聚会。他们现在为了维护所谓的稳定,完全不顾事实,看着你像聚会就阻拦你。也不考虑这样做是不是违法,给你造成的损失应不应该赔偿。”

律师星期一(3月29日)在接受美国之音询问时表示,当地为了维稳,不惜以非法手段无理阻止律师合法办案。

他说:“表面上上是寻衅滋事,网上言论,事实上就是要阻拦我们几个律师在一块儿讨论石玉家中的案子。它(当局)认为我们可能是聚会。他们现在为了维护所谓的稳定,完全不顾事实,看着你像聚会就阻拦你。也不考虑这样做是不是违法,给你造成的损失应不应该赔偿。”

卢廷阁律师还表示,目前律师执业的环境越来越严峻。

他说:“不用说我们为了他家这个案子,我们在一块儿商量这个案子怎么代理,即便不是这种情况,就是几个律师一起聚一下,那么这个也不违法呀。它就这种违法的方式限制你。”

卢廷阁29日就“出差办案,被警察拦截传唤”对石家庄新华区分局发起控告,要求对相关责任人涉嫌违法行为进行查处及纠正,并赔偿损失。

卢廷阁表示,此前已有约5次类似“传唤”,但他都没有发起监督维权,导致石家庄警方越来越过分,恣意任性。他打电话给主管监控他的分局国保,但是对方对自身的作法以及对他造成的损失毫不在意,现在他决定发起控告。

限制出行不让办签证

此外,四川维权律师卢思位3月28日发出消息,表示他当天准备飞赴北京,去美国大使馆办理签证,但遭国保拦截。

卢思位预计当晚7点10分从成都飞往北京。中午时,当局人员电话要求见面。见面后警告他不得前往美国大使馆办理签证,也不会准许他出境。

尽管卢思位表示此种要求违法,但警察警告他,如执意前往,相关部门已做好所有预案,他不可能在成都双流机场顺利出行。警察将他拖延到5点后才走,致使他放弃出行。

北京人权律师陈建刚曾因代理多起敏感案件遭受当局打压,包括刁难孩子上学和以威胁家人及孩子性命来要挟。他同家人2019年被迫逃离中国,在美利坚大学法学院做访问学者。

陈建刚在推特上表示,卢思位律师在走两年前他走过的路,一样来美国访学,参加纪念已故美国参议员和副总统休伯特•汉弗莱毕生成就的汉弗莱奖学金项目。而他2019年4月1日在首都机场被北京警方拦截,并险些被抓。时过两年,卢思位律师连北京机场都走不到。

基本生存权在哪里?

卢思位律师也因代理多起敏感案件,包括“十二港人逃亡案”中的港人今年1月遭成都司法当局吊销执业证。陈建刚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卢思位律师的遭遇表明,他作为律师连最基本的人权生存权都受到违法的侵害。

他说:“卢思位律师不仅已经失去了工作的机会,而且被剥夺了处境、学习的这种权利。他现在连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没有,就是按照国保威胁的,如果他执意要去北京去办签证,那下一步就要对他采取强制措施,各种预案都已经做好了。律师的生存环境,不仅仅没有了工作的机会,而且面临着被抓取坐牢的危险。当然他是一个案例,其他许多人都陷入了这种经遇。”

陈建刚还表示,河北卢廷阁律师的遭遇表明,律师的基本人身自由的权利、安全的权利都没有,就不要说执业的权利、工作的权利。而且该案还反映出,被拆迁人的法律权利也同样得不到保障。

对于郑州轨道律所的境况,陈建刚表示,当局一再标榜在保障律师的执业环境等等,但同时却要强迫一个当局不喜欢的律所要“自愿解散”。当局的意思非常清晰,而以往的一些案例也证明,如果不自行解散,那司法局便会处处刁难,让这些律师都无法执业,用生存的压力来逼迫他们要抛弃这个所,因为如果不转的话,你就没有办法执业。这是当局针对律师常用的手段。

律师制度变成摆设?

中共喉舌人民日报2019年12月12日在纪念中国律师制度恢复40周年的文章中表示,律师制度是法治文明的重要标尺。40年来,律师事业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而发展,跟随“民主法治”而进步,律师队伍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律师事务所由70多家发展到3万多家,执业律师由200多人发展至46万多人,成为“全面依法治国”的重要力量,为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作出了重要贡献。

不过,2013年9月成立的中国人权律师团2020年4月24日就中国律师“吊照门”事件10周年发表声明,回顾了维权律师的艰难处境,称当局的迫害导致许多维权律师失业,制造了世界律师发展史上极为罕见的现象。

“吊照门”是指维权律师唐吉田和刘巍2010年4月由于代理拆迁、宗教及言论自由等案件,遭北京司法局吊销律师执业证。这是当局首次运用2008年6月启用的新《律师法》,对维权律师群体展开新一轮打压的开始。

中国人权律师团的声明表示,2010年之前,中国维权律师张鉴康、郑恩宠、高智晟、唐荆陵、郭国汀、李苏滨、滕彪、李午汜等不同程度地遭到官方的构陷、迫害,要么被吊销或注销执业证而失业,要么被迫流亡。

2010年4月吊销刘巍和唐吉田律师执业证的事件展现了权力的傲慢、蛮横,成为政府对维权律师迫害的历史新起点。

此后的10年,可谓是中国法治全线溃退的10年,尤其是2015年的“709”律师大抓捕事件,当局对维权律师的大规模迫害达到了一个新高点。

当局在2015年709事件中对上百名律师判刑、拘押、传唤、约谈、警告后,又陆续以吊销、注销律师执业证或强制解散律师事务所等方式继续迫害维权律师。

声明列出包括李和平、周世锋、浦志强、江天勇、王全璋、谢阳、王宇、包龙军、谢燕益在内的众多中国法律工作者,表示这些律师不是被非法构陷身陷囹圄,就是被吊销或注销执业证,或被非法传唤,或被迫流亡海外。

声明说,另有更多的维权律师遭到官方毫无理由的警告或停业处罚,被各种非法手段骚扰也是维权律师们的家常便饭,甚至家人的正常工作和生活都受到连累 。

曾代理12港人案 律师事务所被要求自行解散

中国当局对代理12港人案的中国维权律师的打压仍在持续。代理律师之一的任全牛3月28日在他的推特账户发文说,他作为合伙人之一的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面临被迫解散。

中国律师任全牛表示,他在河南省的律师事务所已被勒令解散。任全牛曾试图代理因为被中共当局指控非法越境而被捕入狱的12名港人案。

另一位代理律师卢思位原计划28日晚上7时10分从成都飞北京,可是,成都当地国保中午告诉他不许去北京的美国使馆办理签证,还警告他一旦去机场会对他采取相应措施。

此前,两位律师今年1月和2月先后被所在地司法当局吊销了律师执业证。

卢思位被吊照的理由是,司法当局指责卢思位在网上多次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的言论,多次对案件发表不当言论。

任全牛被吊证的理由是,当局指称任全牛2018年11月7日在为代理的一宗“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案子辩护时,“多次否定国家认定的邪教组织的性质“,违反了《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通知认定任全牛“严重损害律师行业形象,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两位律师被吊销律师执照的真正原因被认为是代理了12港人案。

任全牛被吊销律师证之后,他担任合伙人的轨道律师事务所需要新增一名合伙人才符合中国的相关法规。

任全牛的推文说,律所多次申请新增合伙人,但一直不获当局受理。3月28日上午,郑州市律师协会刘姓副会长到轨道律师事务所,声称受市司法行政机关委托,前来转达中国司法部意见,要求轨道事务所余下四名律师转到其他事务所,轨道律师事务所主动解散。

任全牛的推文说,律协这位官员还威胁说,如不配合,事务所将因逾期未足法定合伙人数目不能运作,律师最终因超过法定期限无人接收会被吊销执照。

去年8月23日凌晨,12名港人从香港搭快艇拟前往台湾,途中被广东海警截获,之后扣押在深圳盐田看守所。他们的年龄在16至30多岁之间,包括涉嫌触犯港版国安法的“香港故事”成员李宇轩。这12港人曾经参与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逃离香港前,都因为涉及“反送中”运动案而被起诉。

12人中的10人去年底分别以涉嫌“组织他人偷越边境”和涉嫌“偷越边境”罪,被判入狱7个月到3年。

3月22日,其中的8人在中国大陆的刑期已满被移交给香港当局。

8人中的李宇轩22日返回香港之后至今下落不明。他的家人完全失去他的消息,十分担心他的基本人权是否得到保障。

据“12港人关注组”脸书和香港多家媒体星期天(3月28日)引知情人士称,李宇轩正被还柙在小榄精神病治疗中心。该中心属高度设防的设施,由设施内俗称“神秘组”的惩教人员负责,李宇轩目前被单独囚禁。知情人士认为,将李宇轩严密看管相信是为了避免李对外透露在内地审讯和收押的过程等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