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全国人大修改香港选举制度是对“基本法”中有关双普选承诺的彻底背叛

0
333

林郑月娥称,本次选举改革是中央主导,特区配合。

林郑月娥称,本次选举改革是中央主导,特区配合,GETTY IMAGES

这次中国人大修改香港的选举制度是对‘基本法’关于双普选承诺的彻底背叛,是对现在选举制度的空前大倒退,是对整个香港民主的摧毁性打击。

因为香港现行的选举制度包含有大量的民主因素,北京不好直接取消,就通过大量注水的方式把原有选举制度中的民主因素尽量地稀释淡化,以至于到无足轻重的地步。

像特首的选举,本来就是一个1200多人的选举委员会小圈子提名、小圈子选举。其中建制派又占优势,因此选出来的能成为正式候选人的人都必然是被北京认可的人。但是在过去这种选举办法中间还存在这种可能,尽管是两个烂苹果让你挑,但还是有可能把最烂的苹果选下去。2016年当时的特首梁振英就宣布放弃竞选连任。他为什么要放弃呢?因为他压制‘占中’运动,大失人心。他就担心在特首选举的时候,人家把他选下去,那就很丢脸。

现在通过选举委员会扩大规模,增加了建制派亲北京势力,就使得今后的特首选举不但只有北京认可的人才可能当选,而且必定还是北京最中意的人能够当选。

港首选举如此,立法会的选举呢?

过去立法会有70个席位,其中一半35个席位是由港人直接选举产生,另外一半是所谓功能组别。在功能组别中建制派占优势。从过去历次选举的情况看,民主派的得票率都在将近60%,因此过去的立法会选举,民主派都稳稳地能得到1/3以上选票。这样就能构成所谓关键少数,对于当局要进行特别不得人心的重大议案,就可以有效地把它封杀。

按照去年民主派搞的初选,因为港大教授戴耀廷经过精心推算,再加上前年民主派在区议会选举的大获全胜,那么即便是按照现行的立法会选举的制度,民主派都有可能获得半数以上的席位。所以这令北京相当恐慌。

现在增加了立法会席位,从70席增加到90席,同时又降低了其中直选的席位,从原来的35席降低到20席。这就大大地降低了立法会选举的民主性,使得民主派不要说超过半数,连超过1/3都变得非常困难乃至于不可能。一旦民主派在立法会失去了这个关键少数,当局想通过什么法案都变得畅通无阻。

最后,最可恶的一条,当局要成立一个委员会,用‘参选人爱国者评审机制’来保证每个有资格的参选人都必然只能是所谓的爱国者。就是事先经过一些审查,使不符合北京意愿的人连参选的资格都没有。这更是对香港民主的釜底抽薪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