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猬中国是个历史的悲剧

0
122

习近平继续选择对抗、自大,当一只外厉内荏、掩饰内心脆落的刺猬,对中国和全世界都会是历史的悲剧。(汤森路透)

政治议题不会凭空发生,许多议题,都是建立在应对事件的「选择」。1978年后的邓小平及中共的领导团队,选择改革开放,让经历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停滞后退的中国经济开始复苏。

但历史从来不是单一方向前进,它有时后退,如1989年天安门事件,彻底让萌芽的民主主义被几近连根拔起,有时前进,如1992年的南巡讲话,确保中国的持续经济改革。在92年后,经历过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三任领导人的韬光养晦政策,中国国力以非常大幅度、跳跃式的成长,从赤贫国家成为世界强权。

然而在习近平完全掌权的第二任任期之后,一切似乎变得不同。

中国与美国的贸易冲突,原本是各个国家都会有的交涉摩擦。特别中美两个大国,贸易量大、在各种产业的竞合,本身都会随着经济实力的扩张而增加。

核心问题,其实在2021年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国防部长奥斯丁在华盛顿邮报的评论上。智慧财产权、技术窃取、网路攻击、生物安全,健康威胁,南海与台海的可能(或已经发生的)区域冲突,新疆西藏香港的人权议题,以及最根本的价值观挑战,才是彻底加剧两大国的冲突根本原因。

在阿拉斯加的美中会谈上,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以及外长王毅,像刺猬一般,数落美方人权问题,并指责美方「没资格居高临下对中国说话!」「中国不吃这一套」这些说法,这种刺猬心态,相当程度的成为习近平治下中国外交的代名词。

「刺猬」心态针对各大洲、各大国

仅仅一年间,2020年1月,中方大使书函威吓捷克议长若访台,即施以经济报复,2020年5月,中国大使馆发函巴西国会,警告不可发贺电给台湾总统当选人,2020年10月,中共大使馆威胁印度媒体不可报导台湾国庆日,2021年三月初、施压法国国会议员不得率团访台、2021 年三月底,中国海上民兵220艘大型渔船侵入南海。

上周3月22日,中国对欧洲10人4机构制裁禁令,4个机构竟包含欧盟理事会政治与安全委员会、欧洲议会人权分委会、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及丹麦民主联盟基金会。四日后,3月26日,中国对英国9人4机构下禁令,其中还包含英国国会「中国研究小组」(China Research Group)、保守党人权委员会(Conservative Party Human Rights Commission)等。隔日,3月27日,再加码制裁美加3人1实体,这一实体,则是「众议院外委会国际人权小组委员会」。

中共几乎将各大洲、各大国的重要民意机构、智库机关,到政治人物,全部绝交,大有两个甲子前慈禧一意孤行、挑战世界的姿态。

最根本的价值观挑战,才是加剧中美两国冲突的主要原因。(汤森路透)

抵制品牌

从作为官方代表的驻外机构一系列的刺猬心态,现在中国艺人以及人民也卷入H&M的抵制战争。据美国智库全球政策中心(Center for Global Policy)在世界的棉花产量中,23%来自中国,其中85%都来自新疆,而其中许多少数民族的劳动者,「被逼迫在南新疆劳作」。

因为各种国际报导,H&M拒绝使用新疆这种胁迫劳动力的棉话,随之延烧至所有加入扩大到加入BCI「良好棉花发展协会」的品牌,其中包含爱迪达、 NIKE等,根据联合报报导,这使中港澳等多达40位艺人,自愿或者因怕失去中国市场,与被点名拒用新疆棉花的国际品牌做出切割的宣言。其中不表态的艺人,则会遭到许多中国网民无情的指责。

中国刺猬外交的反作用力

1.国际形象的下降

综观上述所有的事件,我们很难相信,这样的外交对于中国的外交形象有所助益,事实上,在上列所述的关联国家中,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对中的观感是正面的。

在皮尤研究中心2020年的调查,在英、美、加、法、德、意、西、日、韩、荷、比、澳、瑞典、丹麦十四国对中国的反感中位数是73 %。须知道,根据该机构长年的调查,英美德在2006年的反感度分别坐落在14~33%之间。这对中国人民的世界地位来说,这十五年不淡没有提升,而是大幅度的坠落。当然,这对Covid19的疫情导致的情绪有之,但是战狼外交、刺猬心态,更是推波助澜。

2.各关系国的安全合作

在中共当局于各种方式压迫较为弱小的邻国、在南海与菲律宾、印尼在渔权问题纷争,与美国在安全议题上针锋相对时,德国内阁于2020批准印太政策准, 将在今年8月派军舰赴亚洲,法国则致力加强与四方安全对话、在2021年派遣两栖攻击舰、巡防舰穿越南海,英国则宣布「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战斗群今(2021年)春开赴南海,印尼国防部长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则在三月访日,与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会谈,并强调要保障基于法治的「自由与开放的印度太平洋」。中方在南海的扩张,反而加强各关系国的安全合作。

认知状况并且改变

常常有人说「局势已经到不可逆转的状况」,然而事实上是,在现今文明的社会中,只要在有规则的剧烈竞争之下,没有不无法避免的冲突,没有不能避免的战争。中共曾经面临极大的错误政策抉择,如文化革命、大跃进,在这种巨大的人为灾害中,中国人民遭受极大的痛苦。现在的中国,尽管对​​外强硬,甚至有「内循环」等似乎要拒绝对外交流的说法存在,然而中国与美国、中国与世界的贸易量,乃至中国本身的经济总量,都是无法忽视的存在。不论今年是1978、1992、还是1900、1989,习近平仍有选择。选择开放,选择迎向世界,做一个自信自爱的领导者,或者选择停滞、选择对抗、选择自大,当一只外厉内荏、掩饰内心脆落的刺猬。

选择后者,则对中国、对印太,对世界,都会是历史的悲剧。

没人喜欢刺猬心态的大国。

作者:陈冠廷,为台湾世代智库执行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