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民:从1840到1911,清政府都干了什么?

0
89

第一次鸦片战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鸦片战争示意图

说到历史,中国人嘴一张,就是唐宋元明清。其实,对此划分,中国的历史学家们是有分歧的。因为元和清是异族入侵,把汉民族的国给灭了。虽然灭了一次又一次,依然是后之视今犹今之视昔,汉人并不记仇,除了对20世纪上半页东邻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包括“烧杀抢掠”恨之入骨至今不忘外,对元对清的罪恶,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可如果按人口比例,元清两个异族杀的汉人并不比“日本鬼子”少。没办法,人们总是记住愿意记住的,不愿意记的,随风而散。

至于历史到底该怎么划,那是历史学家的事。说老实话,普通百姓是不问历史如何划的。反正一如元朝知识分子张养浩在词里所言:“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已在公号看到有人反对,认为亡,未必百姓苦)当然,如果有哪个百姓不承认,我只能说你不在我说的百姓之列,本人向您致歉。

该说正题。清朝268年。历史书中所说的鸦片战争之前不提,从1840年国门被洋人“打开”,到1911年,整整七十一年。这七十一年清政府都干了什么?干的事情肯定很多,包括一次次签定“丧权辱国”条约。现在我来说这事,自然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只能拣我记得住的说。谁为了做一则小稿子,会去大翻历史呢。

有个说法,我在这里抄一点供大家批判,不然,我这个作者及我这则小稿子就该挨批了。说的是被英国殖民的有几个国家或地区,像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加拿大、新加坡以及我们中国的香港等都是发达国家或地区。你当然也可以举出相反的例子,即也有些同样被英国殖民的国家,至今却没有发达起来。这我完全承认,不与你争。我只能说那是上帝的意思,而按中国人说法,是那些国家的人“前世辈子没做好事”吧。

大家知道,中国其实并没有被殖民,通行的说法是“半殖民”,其实也不准确,因为只是在几个大中城市,像广州、上海、天津、青岛、济南等住着洋人。大片国土上是见不到洋人的。不然,就算中国只是“半殖民”,现在的“精神面貌”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殖民也好,半殖民也罢,就是抗拒殖民,也没有什么不对,关键在自己要发奋图强,或者想一想,为什么我们只有被侵略被殖民的资格,而没有去侵略去殖民人家的能力?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回过头说,七十一年,清政府跟内打都胜了,比如消灭了太平天国军;跟外打都败了,这就不用举例了吧。期间派出几批学生留美留欧留日包括庚款兴学,还有李鸿章访美。而派到美国的留学生,“主要学习军政、船政、制造、测算等专业”,就是不学习人家的先进制度。当时有两句最著名的口号,一是“师夷之长技以制夷”,一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别的一切都不说,单从这两句口号,就注定了清政府的必然灭亡。

当时也并非没有清醒之人,但没有用。严复留学英国回来后,认为中学和西学应该“体用一致”,从政治制度上进行改革,并翻译了一本又一本西方经典,包括《天演论》、《国富论》,还有《论自由》(严复译名叫《群己权界论》)、《形式逻辑)》(严复译为《穆勒名学》)等,然而这一切,对统治者毫无触动。

清政府所做的一切都是从如何巩固其统治出发,越到要灭亡时越疯狂。1894年与日本海战,一败涂地。三年后,1897年9月下旬,把最后给大清改革的机会失去了,软禁想要改革的光绪皇帝,并将提出改革的谭嗣同几人拉到京城菜市口问斩。

紧接着又是三年,1900年,因义和团滥杀洋人外交官以及传教士和教民,引起西方文明国家强烈不满。直到此时,昏聩透顶的慈禧太后仍狂妄自大,公然向外交使团下战书,要与十一国开战,最终导致八国联军入侵中国,老妖婆吓得屁滾尿流,从北京一直逃到西安。结果是清政府只好答应巨额赔款要求:四亿五千万两白银。因一时拿不出,只好分期赔付。

现在这事过去不过一百多年,后人汲取教训了吗?如果反思清末这最后七十一年,把问题全翻出来,广泛听取民众意见,需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然,难道还想“重蹈覆辙”?

清政府一共维持了260多年。先前的不说,这最后71年的历史,我们应该清楚吧。怕就怕我们的思维与一百多年前事实上没有多大变化,想的依然是“师夷之长技以制夷”、“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果真如此,我们这些百姓又能说什么好呢,也就只好跟着团结一致, “去争取更大的胜利”!

敷衍至此,实在不想再多说什么,容我从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中抄几句台词,送给所有中国人,看看有没有值得我们今天从中汲取的教训:

“这大清还要倒退到何等地步啊?”

“我华夏的所有学问,一言以蔽之,‘道、术’二字而已,也可以说‘内圣外王’。”

“五千年的历史,史学家们就写了两个字:道德。”

“那是幻想。他们以为,只要讲究这两个字,我煌煌华夏的所有问题都解决了。(用拳头敲桌子)大错特错矣!换上两个字:制度!”

“如今,举国腐败,朝政僵化,指望几个做官的讲究操守就能救国?这是天大的笑话!”

“……说到爱国,我倒愿意把约翰逊博士的一句名言翻译给康先生:‘爱国主义是恶棍最后的避难所’。换言之,假爱国主义之旗号,恶棍们就可以肆无忌惮了。”

“(孙文:)大清国人人有病,愚昧之病。被奴役着,却以为自由着;从来不知道平等为何物;不知自爱且不懂爱人,一句话:奴才不知道自己是奴才。”

“(慈禧:)大清啊,是有病。下一剂猛药,或许有个转机。治大国如烹小鲜,一定要小心翼翼。翻云覆雨可是不得了啊!不管你怎么变法,用什么人,都要记着:这江山是咱们大清的江山。这变法变法,不怕做错事,就怕用错人。”

“变法难哪,皇上!有拦路之虎啊!”

那么今天的“拦路之虎”又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