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庚子国耻

0
63

下面这个视频,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很清晰的描述了这波瘟疫,其实是一场生化战。

我的新书《瘟世间》,把这波瘟疫定义为一次全球性的瘟战——有别于两次世界大战之热战,和后来的冷战,极妙的居然是「温战」,瘟温同音;书中并提出瘟战时间线四步骤:1、爆发;2、隐瞒;3、封城;4、甩锅。

此书写于2020年十月至十二月,一年以来有许多新的资料逐渐披露,所以我又重新归纳了四点:

1、源头——美国副国安顾问博明指出,最新情报表明,新冠病毒就是来自「绝密武汉病毒研究所」,并且有军方介入,而且习近平直接下令,成立专门部门,严密控制病毒起源研究及相关的科研成果。现在越来越清晰的一个假设是:病毒因「洩漏或事故」逃脱出来,对人类构成巨大威胁。

还有一个细节: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4月19日被监察调查,他有澳大利亚公共卫生硕士学位,今年1月26日到武汉参与对武汉病毒所的调查。他落马原因最诡异的是泄密之说,说他将在病毒严峻期进入武汉所获疫情泄露之核心秘密,尤其是P4实验室的讯息发给了他在澳大利亚的妻子,以为自保,若此便看似西方应已掌握病毒源头在中国的信息。正因为掌握了孙力军偷送出国的证据,澳洲成为了首个要求国际社会对中共病毒源头进行独立调查,并要求中共要就疫情作出赔偿的国家。

2、赶超意识——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曾在云南墨江通关镇的一个蝙蝠洞里提取了大量病毒样本,进行极危险的“生物武器”研究,这是中共行之已久的赶超谋略的一个最新方案。类似的还有中国的芯片开发,也是这种路径。总之「新中国」的赶超意识,就是要跟西方(国际)比快慢、高低、胜负、优劣,在所有的领域裡比试;所以人们都熟悉六十年代的一句话:体育是由一个元帅主管的、半军事化的、「从娃娃抓起」的、「一条龙」的、仗著人口基数大「万裡挑一」的、急功近利型训练模式的、一将成名万骨枯的模式……冒险赶制“生物武器”作何用?

3、有计划的生物战——迟浩田说:用非常手段把美国“清场”,才能把中国人民带领过去。只有非破坏性的大规模杀人武器才能把美国完好地保留下来。现代生物科技发展突飞猛进,新的生物武器层出不穷。当然我们也没有闲着,这些年来我们抢时间掌握了这类杀手锏,我们已经有能力达到突然把美国“清场”的目的。从迟浩田的说法推论,情节应当是中共秘制生化武器,却由于“赶超”性急,技术和管理不善而泄露。

4、庚子国耻——北京因“泄毒”(或“放毒”)遭致全球追责、索赔,才提醒了中国人一桩“近代耻辱”,即一九〇〇年的八国联军和辛丑条约,那本来是中共绝好的”爱国主义“教材,以此洗脑了二三十年,培育了几代”新义和团“,现在倒好,这桩耻辱被瘟疫点石成金为“当下耻辱”,中国青年们都不知道该恨谁了。然而,中南海寄希望于拜登不再是川普落空,跑到阿拉斯加发飙骂“帝国主义”,再次招魂“庚子国耻”以为利器,不是徒然灭杀中国人的民族自尊心吗?不过,“八国联军”后代的西方人,不会知道2020年恰是庚子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