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宇松:新疆棉抵制风波之观察

0
64

在中国社会信用体系制度下,艺人或民众若未在损及「国家利益」的争议事件中表态,即可能被国家力量封杀。(翻摄自IG、张钧宁、许光汉脸书)

近日中国大陆掀起一阵抵制外国品牌热潮,原因是瑞典服装品牌H&M遭中国大陆网民爆料,曾在去(2020)年9月发表一篇声明,内容提及基于非营利组织「良好棉花发展协会」( Better Cotton Initiative,简称BCI)调查,中国大陆的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生产的部分棉花,系强制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投入重劳力工作所生产,故决定停止使用新疆棉及其所生产的纱锭等制品。

目前除大陆网民在网路社群扬言抵制外,淘宝、京东等中国大陆电商平台也立即关闭H&M的线上商店,H&M聘请的代言艺人也发表中止合作的声明。此外,Adidas、NIKE及Uniqlo等品牌,也被指名与BCI有合作关系并停用新疆棉,抵制购买的范围也逐渐扩大。本文认为这波抵制外国品牌风波的起因是中共与欧盟互相进行外交制裁造成的结果,而中国大陆掀起的国外企业抵制作为,与人民自我言论审查,及90后民众的爱国意识跟民族主义的教育有密切关联。

中国大陆与欧盟关系出现重大变化

本次中国大陆境内的新疆棉抵制风波,表面上是BCI的调查报告及H&M宣布停止使用新疆棉及其所衍生的相关制品,激起中国大陆民众不满而出现的抵制作为,然而这些调查报告与声明已是去年的旧事,直到近日才被网友翻出并大肆炒作。

造成这次抵制风波的起因,应与今(2021)年3月22日,欧盟与美国、加拿大、英国等国,以侵犯新疆维吾尔穆斯林人权为由,共同制裁中国大陆4名官员以及1家机构的行动有所关联,而中国大陆因应西方各国的制裁,随即对10名欧盟人员和4个欧盟机构实施报复性制裁。中欧双方的制裁措施已引发对立情况,可能危及中国大陆与欧盟在去年底完成《中国-欧盟全面投资协定》,欧洲议会原订审查《中国-欧盟全面投资协定》的议程也被迫暂缓进行。

外国企业的市场抉择与对台湾纺织产业的影响

中国大陆拥有14亿人口、4亿以上的中产阶级所形成的消费主力,是吸引各国企业投资中国大陆之诱因,企业在中国大陆的各项投资活动,目的在追求利润,不愿意牵扯政治议题,然而两岸之间的政治现状,过去中共时常有要求在中国大陆的台商进行政治表态,尤其蔡英文总统上任后,中共加大台商政治审查力度,甚至要求举报「绿色台商」。

原先不涉及两岸统独争议的西方国家厂商,如今在中共与西方世界的对立摩擦加剧下,处境同台商一样,被迫在中国大陆及母国政策选边站,如日本品牌无印良品中国总部则重申有使用新疆棉,均是为确保在中国大陆市场不受影响而进行政治表态。未来如中西两方对立冲突无法缓解,类似的政治表态作为仍无法避免,在本次抵制风波之后,势必让这些企业在投资中国大陆时,将政治风险纳入投资决策考量。

此外,有关新疆棉生产过程的争议,未来欧美各国可能将「不包含新疆棉花」的证明列入纺织制品进口条件,如此将冲击中国大陆现有纺织制品出口,更可能让纺织制品代工订单从中国大陆移出转往其他地区,而我国厂商目前使用新疆棉的比例不高,未来如果出现转单效应,可能从中获取一些代工订单,但仍需要持续观察新疆棉抵制风波后续发展状况。

民族主义与爱国意识扎根在中国90后民众的心理

此外,本文认为这些抵制外国品牌措施,与民族主义有相当关联,而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是中国大陆民族主义崛起的分水岭。天安门事件让中共受到极大威胁,为避免一党专政的正当性受到挑战,中共以强调「民族主义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来做为重建其统治正当性的手段,具体作法有将中国近代史列为高中的必修课,鼓励各级学校参观各式红色教育基地,将民族主义、爱国意识及对中共一党专政的正当性烙印在90后的民众心中。

随着这批90后迈入青壮期,其内心的民族主义与爱国意识,在每次中国大陆受到西方国家的压力或有损其国家利益时,都以各种方式协助、支援中共政权助力,如「小粉红」在网路社群对于不利中国的言论,进行各种攻击,这次针对H&M等抵制新疆棉的外国企业发起拒买活动,在网路社群里快速传递,并对这些外国品牌进行铺天盖地的挞伐。

这些「小粉红」们的作为,不仅让中共得以间接制裁损其利益的厂商,而且这些表面上是民众的自发性的非官方措施,难以指责中共违反自由贸易相关规定。

然而中国大陆「小粉红」占据网路社群主流地位,民众看似「铁板一块」的竭力维护国家利益与党的领导正当性,但在这波抵制行动中,却发现一点吊诡情况。如遭指控力挺抵制新疆棉的NIKE,在近日推出新款运动鞋预约活动,预购数量达到34万人,业绩仍未受影响。这种言行不一的网民与民族主义、爱国意识,是否能真的成为稳固中共政权统治的助力,仍需要时间观察。

民众高度落实自我言论审查

最后,本次新疆棉的抵制风波另一个观察点,在人民自我言论审查。这些西方国家企业均有聘请中、港、台艺人进行品牌代言宣传,抵制行动展开后,除H&M的代言艺人外,被指为有跟BCI配合的Adidas、NIKE等品牌之代言艺人,也纷纷自主地与这些品牌划清界线、中止各种代言活动,一般民众则采取至这些品牌实体门市举牌抗议,或是上传焚烧品牌产品的影片至网路社群,抵制这些外国品牌。而这些自我审查的相关作为,除有前面提到的民族主义跟爱国意识驱使外,与中共推动的社会信用体系制度应有密切关联。在社会信用体系制度的运作下,这些艺人或民众一旦未在损及「国家利益」的争议事件中进行表态,可能被后续各种国家力量进行封杀,甚至影响自己在社会信用体系的评价,而率先表达抗议及爱国行径,有利于自身在社会信用体系的评比,这也使得中国大陆网路社群中,呈现「一言堂」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