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胜:韩国青年不吃「中国战狼」这一套

0
56

愈来愈多台韩青年对中国的资讯战分化手段了然于胸。(首尔街头/汤森路透)

事实上,韩国因为文化和演艺与中国起冲突或遭到中国以天朝大国之姿压迫已非首次。泡菜的争议、江陵端午祭的争议、周子瑜事件,甚至连卡通动画《Super wings》(超级飞侠)都出现侵害中国主权的争议,中国播出的版本虽然称「台湾是中国的一部份」,但其他版本却都没有这么说,仅称「台湾位于亚洲」,甚至还将中国地图给缩水,把中国宣称实际由印度控制的阿鲁纳洽尔邦(藏南地区)及南海地区给删除掉,让小粉红们再度号召要掀起抵制风潮。

但事实上,中国对于这种牵涉到主权和文化抢夺权的问题,中国并非一体适用在世界各国,而是有分亲疏远近和国家力量的强弱的。

韩国和越南这种自古属于东亚文化,甚至曾经被中国实质统治的国家,是中国展现其朝贡体系民族主义的最大受害者,其差异就只仅于比台湾来得温和,中国并未宣称「韩国自古以来是中国的一部分」,但实际上,这样的争议在2017年美国总统川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后就有一段争议的言论。

依据华尔街日报的报导,川普转述了习近平的言论,「他(习近平)接着谈到中国跟韩国的历史,不是北韩,而是整个韩国。你知道的,这是在谈几千年的历史与战争。韩国过去其实是中国的一部分。听(习近平说)了十分钟以后,我了解到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川普毕竟不懂亚洲历史,当时北韩问题是美国与中国会谈的重点,因此习近平对川普诉说这一段历史并非单纯的向美国保证中国可以处理北韩问题,而是变相告诉美国,韩国其实也「不是你美国的势力范围,因为在历史上他更长的时间是中国的领土和藩属」。

而韩国对于台湾和中国的看法基本上就是两个国家,差异只在于老一辈的韩国人在看台湾是「自由中国」,印象就是蒋介石,而年轻一辈则更从台湾本质上区别与中国的差异,所以韩国演艺人员常常会犯将台湾与中国并列为国家,继而遭到中国扬言抵制的威胁,但就韩国文化在亚洲的风行密度来说,韩流在中国的市占率远低于台湾、越南、菲律宾甚至日本。

以韩国女团Twice来说,他们已经连续三年蝉联韩国女子团体冠军,但实际上他们的市场仅止于台湾、日本、东南亚和美国。中国基本上仇韩风气颇胜,而韩国民众在2019以来又大多持亲港反中的态度,毕竟相较于中国常以战狼外交逼迫韩国,香港的影剧文化深深影响韩国,而香港也拥有亚洲最大的韩国文化中心(第二大在印度),韩国甚至发生多起大学生与中国留学生为了连侬墙斗殴的刑事案件,韩港关系的紧密更体现韩中关系的矛盾。

台南的光州路,取名自韩国光州。(左)台南大路,台南与光州缔结姊妹市后,光州市对该条道路的命名。(右)(作者提供)

 

而韩中矛盾在2009年到2016年间成为中国对台心理战和混和战的武器,中国透过内容农场、特定媒体、谣言散播和挑起台湾的反韩情绪,尤其台湾和韩国掌握亚洲半导体产业,倘若台韩联合对中国造成的伤害是绝对性的,因此中国不仅透过内容农场强化韩国「偷窃中华文化」的形象,更透过部分主流媒体宣扬「两岸合作对抗韩国竞争优势」的言论。

但随着韩国因萨德事件后对中国的抵制手段反感,继而逐渐增加与台湾的交流以后,愈来愈多的台韩青年对中国的资讯战分化手段了然于胸,中国每一次的恐吓手段反而助长台湾与韩国网路上的串连与合作,但这些合作必须上纲到心战和网路作战的合作,毕竟台湾和韩国的有中国与朝鲜这两个共同的敌人,中国与朝鲜之前发动过的黑暗首尔事件,韩国与台湾必须要有随时发动黑暗北京与黑暗平壤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