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夏提:做维吾尔人,难道错了吗?

0
123

A demonstrator, wearing a mask with a Chinese flag on a hand over the mouth, protests in Washington

维权人士呼吁美国白宫执行相关制裁措施,ANADOLU AGENCY

浓眉大眼,高鼻梁、高个子的维吾尔族老师阿地力拿着他的教案本、书走进了教室。班里的52个6至7岁的维吾尔族孩子齐刷刷站起来,用稚嫩的、不是很顺畅的汉语说道:“老师好!”阿地力老师深情的扫视着同学们, 用汉语回答道:“同学们好!”接着继续用汉语说:“同学们,请坐”

阿地里老师继续用汉语对这些孩子们说:“今天‘自治区’领导要来我们学校视察,校领导决定要带着‘自治区’领导到我们班来。”“如果领导问问题的话。”阿地力老师强调说:“孩子们,一定要记住!要用汉语来回答!要面带笑容。只简单回答问题,不要说太多话。”

阿地力老师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很严肃地说道:“同学们,记住,千万、千万不要说维吾尔语!”

阿地力老师的课正在进行。突然,门被推开了,一大群领导在校领导的陪同下鱼贯而入,后面还跟着另一大群拿着录音机、摄像机、相机的记者。闪光灯频繁的亮光使教室里的空气有点紧张。可以看出,这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们使孩子们也非常的紧张。

孩子们、阿地力老师、校领导的眼睛都紧张地跟着走在最前面、表情严肃的小矮个子领导。这位小矮个子领导;五短身材、肥头大耳,一看就是今天的最高级别。但他似乎看起来不是那么自信,有点局促不安、神情紧张;似乎怕出现什么意外。

矮个子领导扫视了一下全班,突然来到了双胞胎孩子之一的Tughluhjan 的课桌前。看了一下孩子,矮个子用跑了调的汉语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图格鲁克。”孩子小心翼翼地回答说。

领导满意地拿起孩子的书,翻到某一页,继续用跑调汉语对孩子说:“读一读这一页。”孩子拿起书嫩声嫩气地用汉语读到:“中国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民族团结好。”

小矮个子的脸上开始有了笑容,校领导们也好像舒了一口气。扑捉到这历史性时刻的记者们开始对领导和孩子进行拍照、摄像。领导也很满意地拍着孩子的肩膀连连用蹩脚的汉语说道:“很好、很好!”

孩子们似乎也开始适应这紧张的气氛了,小Tughlukjan 似乎也放松了警惕,摆脱了紧张。在矮个子领导笑容的鼓励下,小Tughluhjan自信地用汉语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叔叔?” 矮个子继续用他蹩脚汉语回答说“我叫司马义.提力瓦尔地。”可以看出来,孩子的自信给了这位矮个子领导一点自信。他的笑容更灿烂了。

突然,天真、可爱的小Tughluhjan看着小矮个子,非常自然地用维吾尔语说道:“Siz Uyghurkensizde? (啊,原来你是维吾尔人啊!)。”

小矮个子领导脸上表情霎那间晴转云,还有点抽搐。校领导、记者们都木呆呆的看着小Tughluhjan, 不知该说什么,该干什么!小 Tughluhjan 似乎也感到了不对劲,他用祈求的目光看着老师;而阿地力老师也正在木呆呆地看着小Tughluhjan。阿地力老师的眼光流露出无奈、迷惑、悲愤。

小矮个子领导气呼呼地来到黑板前,挥舞着颤抖的手,对着校领导、阿地力老师用他蹩脚汉语,训斥道:“你们都不合格,校领导、老师必须换掉。”然后看也没看一眼吓傻了的孩子们,急匆匆地走出了教室。

小Tughluhjan 一下子哭着扑到了阿地力老师的怀抱中,阿地力老师紧紧地抱着孩子,深深地叹了口气。阿地力老师的表情仍然是茫然、悲愤!他一句话没有说!班里其他的孩子吓得一个个也是表情木然,不知所措;有几个小女孩早已吓哭了!

矮个子领导来到学校会议室,继续挥舞着颤抖的双手用汉语训斥校领导:“你们是这样对党的吗?党给你们工作,你们却这样骗党吗?刚才你们都看到了那个小骗子居然用维吾尔语问我问题。他有这么大胆子!?他是那个恐怖分子的孩子?他是一个分裂分子!”他继续用汉语道:“今天开始让他退学!然后,那位老师停止工作。民族校领导全部批评,并停止任务!一定找出今天发生的严重问题的原因!学校的汉族领导,你们注意,今后千万不要发生这样事!”

小 Tughlujan 回到家,看到等在家门口的爸爸、妈妈;他一下子扑到爸爸怀抱里非常、非常伤心地哭起来、妈妈在旁边焦急地看着他,不知该说什么。过了一阵,Tughluhjan 小心翼翼地问爸爸道:“爸爸,你们知道今天学校发生的事,是吗?”爸爸点点头说:“是,孩子,我们知道。学校领导给我们打电话了。”

Tughluhjan 急急地解释说:“爸爸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啦。我无意中说了维吾尔语。”“孩子,没事,我明白,那不是你的过错。”“但是,爸爸,学校里都说是我的过错呀!为什么他们不明白!”
“爸爸,与其做维吾尔人,我们还不如作汉人,不是吗?”

“啪!”要不是妈妈伸手快,恐怕小 Tughluhjan 早被爸爸的这一巴掌打得摔倒地上去了。妈妈满眼泪水地抱着惊恐的小 Tughluhjan 跑进了家。

爸爸痛苦地看着冲进家门孩子和妻子的背影,悲愤地仰天长叹道:“真主啊!难道做维吾尔人错了吗?”

(这是一件在东土耳其斯坦首都乌鲁木齐的一个小学发生的真实故事。除了矮个子领导的名字外;为保护当事者,其他人的名字都进过了修改。)

(译自一匿名维吾尔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