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说:“我们是地球上最幸福的穆斯林“, 那么我的幸福家庭在哪里?我的哥哥在哪儿?

0
49

胡尔山. 艾山,2017年在乌鲁木齐的一个公共活动做主持人。

胡尔山. 艾山,2017年在乌鲁木齐的一个公共活动做主持人。

我的语言会是那么的苍白和无助吗?

我叫 赛亚热.艾尔肯.艾山。请允许我再次阐述我哥哥的经历,再次为我无辜被中国判刑15年的哥哥胡尔山. 艾山作证。让不知情的人士更好的了解中国共产党的邪恶。

我哥全名叫 胡尔山.艾山。 曾经在乌鲁木齐市第五中学上完高中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新疆师范大学汉语系。经过四年的大学生涯后, 他被乌鲁木齐市电视台招聘为全职配音员。我哥以他出色的文学作品和他的开朗的性格,在自己的行业以及在维吾尔文学专业方面获得了卓越的成绩。

随着近几年电影技术的飞速发展, 他建立了自己的独立制片公司拍摄过的电影和微电影在当地受到了极度好评。2018 年10 月他被中国文学艺术联合会和中国电影家协会一起举办的 “培养国家级新一代电影导演”的培训班所邀请,在中国长春电影制片厂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培训及考察。 当时我哥哥是非常健康的一个人。

在2018 年12 月他无辜的被新疆警方带走送进了再教育营。 他是一个懂法律的人, 是一个当时被中共成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 他被关押在教育营期间身体健康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体制逐渐虚弱患上了癫痫,被警方送到了自治区第一人民医院急症科治疗,很快警方又把他从急症室押回了再教育营。他在没有违反任何法律的情况下在再教育营关押了将近两年。 在2020 年的9 月4 号,新疆法院以“分裂国家”罪,无辜判刑15年给他。

赛亚热.艾尔肯.艾山, 胡尔山. 艾山的妹妹在海外各地为她无辜监禁的哥哥发声。赛亚热.艾尔肯.艾山, 胡尔山. 艾山的妹妹在海外各地为她无辜监禁的哥哥发声。

再过几个月又一个冬天就要过去了,我使出了浑身的勇气接通了我妈妈的电话,我妈妈没有多说话,我问她出什么事了吗? 她却用汉语给我回话,她说:“孩子啊!我们要感谢党和国家,其余的你不用担心!” 听了她的这句话,我的心里吃了一坨屎一样难受,对于一个快80岁的维吾尔老女人,从小接受的是维吾尔语言文化,到了这个年龄逼着她讲汉语,这不是让她成为假哑巴吗。顿时我感受到我的到语言是那么的苍白和无助!之后我打听到我妈为了我哥哥的事无法入睡导致她多次住进医院。她现在身体很虚弱, 不能在受任何打击。我父亲10年前去世的,母亲是我唯一的牵挂, 我与我的四个孩子非常想念她。可是当地社区已经没收了她的有效护照其中有10 年的美国签证。我相信中国政府已经知道我在美国为我哥哥作证。现在的我已经什么都不怕了, 我到死也要和他们这些畜生斗争到底。

我每天坐立不安,无法入睡, 因为我每时每刻想念我的哥哥和他的家人。 我从我哥哥的朋友那里了解到我哥哥两个儿子的一些事。我哥有两个儿子, 一个快24 岁了, 一个还是 青少年, 由于我哥的事儿,他老婆被下放到边缘农村,一下就下了三年多。期间两个儿子自己在家维持生活,老大到现在都不敢找女朋友, 因为他给别人说他要等到他的爸爸和妈妈能平安回家开心的参加他的婚礼时他再找女朋友结婚也来得急。可惜他不知道他要等多久!老二整天在学校无精打采,曾经活跃的小男孩,如今患上了忧郁症,变得那么恐惧不安!

再看着我自己的四个孩子在美国安心的成长,我哭了!我的两个侄子为了他们的父亲承受着不该是他们承受的打击。他们也是我的孩子们啊!我的心如刀割!中国共产党如今犯下的反人类罪已经铺满了全世界。我相信看到我这篇文章的人都难以想象失去孩子的痛心。我在这里再次强烈反对中国共产党, 压迫我们的凶手们,中国公安部, 新疆法院, 新疆再教育营, 新疆公安局等对我哥哥胡尔山.艾山的抹黑与审判。强烈要求立刻释放我无辜的哥哥,还我们的美好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