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万卡车司机的“黑匣子”困局

河北卡车司机北斗定位掉线被罚喝农药自杀河北卡车司机北斗定位掉线被罚喝农药自杀(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如果不是因为金德强师傅,很多人都没什么机会和卡车司机对话,就像我们。在金德强去世三天后,全现在就此事和多位卡车司机做了访谈,发现他们和想象中完全不同。

卡车司机说话谨慎而克制,语气可以说轻言细语,即使是在表达义愤填膺时。一如金德强留下的遗言。

4月5日,金德强途经唐山市丰润区超限检查站,因北斗定位掉线,被处以扣车、罚款2000元。随后他去附近的商店购买了一瓶农药,在留下遗言后服毒,并于当日23时抢救无效离世。

自杀前,金德强在微信群中说,“我不是不值2000元钱,我是为了广大卡车司机说句话……”

在金德强去世消息传出后,“所有卡友(指卡车司机)都在转发这个消息。”河南禹州卡车协会会长王晓伟说。

img

卡车司机留言

尽管事件细节需待有关部门调查公布,但卡车司机们对于几年前开始强制安装的北斗系统有诸多不解,这个安装到自己车上威力无穷的“黑闸子”背后有各种推手,但从这个产业链中获益的同时,如何保证其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如果最终的成本和风险全部压到司机这个环节,崩溃也就难以避免。

难以捉摸的掉线

4月8日,王晓伟一大早就到了金德强所在的村子,他凑了一万块钱想转给金大哥的妻子。

此前,王晓伟在公众号“货运卡车协会”上发文投诉,河南省禹州市存在借助安装“视频监控系统”乱收费,疯狂敛财高达两千万。 他说,当地此前要收取每个月一百多元的“北斗培训费”,司机们还不得不再支付2700元安装“视频监控系统”,实在不堪重负。

具备卫星定位功能的汽车记录仪开始于2013年1月1日,当时交通运输部做出了规定,12吨以上固定参数和用途的车辆,例如货运车辆和半挂牵引车辆等,必须安装北斗行车记录仪。

除了货车,“两客一危”即从事旅游的包车,三类以上班线的客车和运输危险化学品、烟花爆竹、民用爆炸品的专用车辆也都必须安装北斗行车记录仪。

其目的是对涉及公共安全的车辆进行不间断的监控。

车辆年审和营运证的年审需要北斗设备的安装证明。一位广东的物流公司车队负责人对全现在表示,记录仪早已经是货车的标配,不装车辆就无法过年审,拿不到营运证。

记录仪可以每时每刻监控货车的行驶轨迹和速度。对货车来说,任何路段超过100公里/小时即可认定为超速。此外,旅游包车、校车及危险物品运送车辆对路线和车速有特定的要求,亦可实施监控。针对疲劳驾驶,单个驾驶员不得连续驾驶超过4个小时,违规也会被记录、上报。

不过,不管是安装费还是服务费,各地的收费标准都不相同。

根据媒体报道及卡车车主在论坛上反映,各地安装记录仪的费用都不相同,主要在1000-3000元之间。此外,每年还需要收取服务费,在400-700元之间。部分地方还有标价140元一节的线上培训费。

一致的是,这个设备是跑运输的必备。

在部分地区,记录仪直接成了一个罚款、创收工具。王晓伟表示,有的地方可以在记录仪上调取过去长达六个月的行车纪录,这个过程中很难完全避免违规,(毕竟连开4个小时即被认定为疲劳驾驶)。“这本来是防疲劳驾驶的,但是成了我们卡车司机的困扰。”

有从业者表示,如果没有规定的话,司机有动力关闭记录仪。 比如规定开车每四个小时需要停车休息20分钟以上。关闭记录仪可以直接规避监测。

但事实上,直接将记录仪关闭属于违法行为,一旦被查处将面临高额罚款。

对于掉线这个关注度最高的事件诱因,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猜测。有卡车司机说,自己所在的公司,掉线3分钟以上,后台会发出警报,再由公司通知司机回来维修。但与此同时,没有收到警报、公司没有通知、通知了司机却没有看到,都可能成为定位系统长期掉线而不知的缘由。

据了解,货车上的定位系统出现掉线的情况一般有三种:一种是记录仪质量差,一种是运营商的信号差。还有一种是人为的,阻断信号,司机称为“拔线”。

早在2014年,就有一位河北卡友在“卡车之家”上发帖抱怨,“车上的北斗卫星怎么能让他不工作啊”。这从侧面证明,现实中的确存在恶意关闭信号的情况。

有人说掉线再所难免,但也有司机称,设备掉线的情况并不经常发生。一位卡车司机向全现在表示,从几年前开始强制安装到现在,只在河北沧州发生了唯一一次设备掉线情况,经过警告后,马上把设备修好即可,并没有罚款情节。前述车队负责人也表示,过去两年时间里几乎没有出现过记录仪掉线的情况。

不过现实比法规条文要来的更加复杂。司机行驶过程中如何判断记录仪是否故障?故障发生后,如何认定是认为恶意损坏,还是机器自己发生故障?都成了难以界定的问题,被交警抓到后对应的处罚措施也不同。

根据《道路运输车辆动态监督管理办法》第三十八条第一项:破坏卫星定位装置以及恶意人为干扰、屏蔽卫星定位装置信号的,由县级以上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责令改正,处20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罚款,并责令整改违法行为。

而《道路运输车辆动态监督管理办法》第五章第37条规定,道路运输经营者使用卫星定位装置出现故障不能保持在线的运输车辆从事经营活动的,由县级以上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处800元罚款。

金德强被扣车并处罚款2000元, 显然是被认定为恶意干扰、破坏记录仪。

法规之下,记录仪相当于是司机自己花钱的一个贴身交警,时刻盯着车辆是否有违章。

正常运营时,这个记录仪的功能就像飞机上的黑匣子,记录和保存车辆的行驶信息、驾驶员信息。一位从业者表示,如果记录仪设备出现故障,自己恢复了出厂设置,那么一旦被查,基本上就面临处罚。非人为故障下,记录仪对车主来说这就成了一个黑盒子。

微博博主@毽客逆风飞扬 8日发布的一则视频中,一位卡车司机表示,自己于今年年初在老挝跑了两个月,期间车上的记录仪自动掉线,回国后就即被罚了2000元。原因就是被认定为恶意破坏记录仪。

但作为司机的他认为,坐在驾驶室内,连甄别其是否掉线都未必做得到。“有时候屏幕是亮的,但实际上已经掉线了。”

此外,部分执法人员只要发现记录仪故障、掉线,即把所有原因都归给司机。他愤怒表示,“今天卡友出事地方所在区域,每天已经把记录仪当作日常的处罚工具了,谁没连网就直接罚钱。”

视频最后,司机师傅长叹一口气:“我也做不了什么,但是我可以保证,这个事情如果没有妥善处理,这个区域以后我坚决不去,饿死也不去。”

治超积极户

一个在卡友间流传甚广的段子是:宁可绕地球半圈,不走丰润半步。

丰润区,是河北唐山7个直辖区之一,也是被卡车司机们频繁投诉最多的地区之一。据王晓伟透露,丰润是出名了的,被罚的司机非常多:“反正他们就是能找各种借口罚钱。”

“用手机灯光照我苫布,只要能照进去就是五千块啊,还有苫布破洞的、绳子拉坏的、大箱拿手一抹能擦出土来、轮胎带泥土的,不截没事,截住就五千块。”就在金德强事件发生的半个月前,一位年轻的卡友在“卡车之家”发文控诉。类似这样的抱怨声不绝于耳。

而早在2019年,就有人发文提示卡友:“以后唐山的货能不来就不要来了,因为唐山丰润的城管开始专门逮大车,半挂只给总重20吨,只要逮到就要罚1万到2万的罚款,太黑了。”

这一系列的“严执行”的源头,来自于交通运输部下发的《2018年全国治理车辆超限超载工作要点》。这一文件的出台,强调了规范“治超执法工作”。随后,唐山召开动员会,表态要开展全域治超,创建无超载超限城市。

从动员会上的讲话来看,各地交通运输部门和公安交管部门展开的一系列动员,都明确提出“以优化营商环境为目标,以解决多头执法、重复罚款为重点,着力规范治超执法行为”。这也就意味着,管理部门想要通过新的科技手段,来缩小曾经出现的“过度治超执法”的灰色空间。

唐山市作为河北省的治超典型,建立了16个检测站,仅次于面积广、又处于交通要道的张家口。这16个监测站,从进唐山,到出唐山,天罗地网,把整座城市包裹得严严实实。

一位唐山有关人士透露,丰润检测站原来主要是治超重,拦住之后进站称重,“路政一般是用眼晴看一下,就大概知道超不超载了,然后开进去称重。”

装了车载系统后,就能通过北斗车载终端进行实时监测,监测是否超速、疲劳驾驶,甚至可以观测到实际驾驶人员和北斗终端插入的IC卡驾驶人员身份信息是否为同一人,以防止借用亲属身份超时驾驶。

该知情人士表示,“只要能把车拦住,怎么能挑不出问题呢?这么大的车,找点毛病不容易吗?”

本意是实现不停车预检,减少路政和交警的灰色收入的政策,落到某些基层后,却因为执行的标准和细节跑偏,让本可以减少疲劳驾驶、超载风险的货车司机从受益者,成为潜在的“唯一受害者”。

据《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显示,3000万卡车司机,承载了中国76%的货运量。其中就提到,不同地方和部门对卡车司机的违法违章处罚标准的不统一,让司机们无所适从。

“部分执法者的罚款很可能把卡车司机一整趟的运费都罚光。”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闻效仪曾建议,各部门、各省份之间要根据具体问题提出适合于现实、具有可操作性的统一执法标准,将政策尽可能地细化、明晰化。

悲剧几乎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难言的司机

王晓伟说,现在货运市场非常困难,不如2018年之前。满帮平台也会加价,要先付两百块钱,才能看到货主号码,“以前都是免费使用”,“现在信息化太发达了,如果没有老货源,要是靠平台真是亏死了。”

费用越来越多,但成本却无法压缩。如果节假日免收过路费,司机也没有真正得到实惠。“所有的费用都让中间商收走了,因为免过路费时的时候,人家货主就会压价”。

遗书的尾声,金德强留下了自己的车牌号,1308。这个车号上曾经承载着一家人希望,是他10年运输事业的缩影,也是被强硬扣下时,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王晓伟也试想过很多次,遇上罚巨款又收车的情况,“估计跪下都不行”,说遍好话无果后,还是只能去买了农药,以最惨烈的形式倒在了检收站。就像金德强遗书中所说的,他是“为了广大卡车司机说句话”,“用我的死来换醒领导对这个事情的重视”。

“司机面临的情况就是这样。谁想死?最简单的道理,谁想死?”王晓伟说,金德强事件出来后,几乎所有卡车司机都在转新闻,“谁能保证不会再有下一个金德强?”

撰文:赵小天、李贤焕;编辑:王晓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