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凯:中国病毒与美国华人反歧视

当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源头调查组视察武汉的中国科学院病毒研究所期间,中国保安人员在研究所外站岗。 (2021年2月3日)

当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源头调查组视察武汉的中国科学院病毒研究所期间,中国保安人员在研究所外站岗。 (2021年2月3日)

近来,美国各地有华人发起一场接一场反歧视示威集会,在华人聚居的纽约、洛杉矶、旧金山,参加示威集会的人数超过千人。引发示威的原因是,近两个月来,各地接连发生针对华人的种族歧视事件,媒体报道有数百起之多,华人在事件中遭到辱骂或殴打致伤,甚至死亡;所有这类事件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施暴者一概指称华人把新冠病毒带来美国,让华人滚回中国。美国中文《世界日报》开辟“歧视”专栏,凡发生此类事件必显著报道;美国的主流媒体也将亚裔遭受辱骂和暴力攻击作为新闻热点,以致不属于歧视华人的事件,也大肆报道。如3月16日,亚特兰大发生按摩院枪案,抢手杀害了八名按摩女,其中六名是华人妇女,白宫作为严重歧视华人的暴力事件,但事后查明凶手杀害按摩女,只因为按摩女激发了他的性瘾;如果16日那天按摩院里的按摩女是白人,那么死在有性瘾凶手枪口下的就是白人妇女了。不过无论如何,美国华人在近两个月频频遭受辱骂和暴力攻击,这是事实,以致华人社区人人自危。

美国宪法禁止任何形式的种族、肤色、性别、年龄、职业歧视,因此美国没有国家行为和法律意义上的种族歧视。但社会上,各种歧视现象无处不在:白人歧视有色人种、有色人种之间互相歧视;华人歧视黑人,黑人也歧视华人,黑人之间足够黑的歧视不太黑的。歧视是社会的常态,世界上没有族群与族群、人与人之间不互相歧视的社会。近两个月来,对华人辱骂和暴力攻击的大多数是黑人,由于从去年5月25日黑人弗洛伊德在白人警察暴力执法中死亡引发的“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方兴未艾,黑人在美国跃升代表政治正确的第一高贵种族,媒体报道黑人辱骂和攻击华人的事件,不敢提“黑”字,华人抗议也绝口不提“黑”字。

对华人产生仇恨情绪的,当然不止黑人,只不过黑人表现激烈,将仇恨情绪诉诸于暴力而已。仇恨来自发源于武汉的新冠病毒侵袭与祸害美国,自2020年1月15日西雅图确诊第一位从中国武汉返回美国的华人感染新冠病毒,至今新冠病毒已导致3150多万美国人感染,56.9万美国人死亡,死亡人数相当于一战、二战、韩战、越战美国军人死亡的总和。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Lawrence Henry Summers)与哈佛大学经济学家卡特勒(David Cutler)联名发表文章指出,新冠疫情是自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美国繁荣与福祉面临的最大威胁,即使疫情在今年秋季得到控制,那么也将给美国经济造成约19万亿美元损失,相当于美国年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的90%。没有任何一个美国家庭能够幸免受新冠病毒侵害,三亿多美国人都居家避疫如同被关进牢房,成年人失业,孩子失学,美国政府发放了三笔纾困金,每人3200元,以帮助美国家庭不失去住所和有钱购买食物。中国政府把新冠病毒散播到全世界,散播到美国,对美国人实行大屠杀,中国政府欠下美国滔天血债,美国人遭此大劫难,美国人不恨中国恨谁?“盖洛普”最新民调显示,美国人对中国的好感度已降至历史新低,比六四屠杀后还差,仅剩20%;华盛顿智库“卡托研究所”资深研究员班多(Doug Bandow)说, 新冠疫情蔓延导致美国人对中国越来越不满。

抗议种族歧视的美国华人,将华人遭受辱骂和暴力攻击的原因,归咎于前总统川普去年3月16日在推特上将新冠病毒称之为“中国病毒”,却不归咎向美国散播新冠病毒的中国政府;总统拜登白宫发言人普萨基在亚特兰大性瘾患者枪杀华人按摩女事件后,也将美国各地华人遭辱骂和暴力攻击,归咎于前总统川普称新冠病毒为“武汉病毒”;随后,3月28日,国务卿布林肯表示拜登总统不会因新冠病毒在美国爆发而惩罚中国。

川普将武汉肺炎称之为“中国病毒”,是对武汉肺炎最恰当的称呼,也符合以病毒发源地命名新发现病毒的国际惯例。发源于西班牙的西班牙流感,发源于刚果伊波拉的伊波拉病毒,发源于埃及西尼罗河流域的西尼罗病毒,发源于沙特阿拉伯、阿联酋、约旦、卡塔尔、伊朗的中东呼吸道综合症,以及德国麻疹、日本脑炎,不久前在黄河发现的死猪中国称为死于非洲猪瘟,而现在美国的新冠病毒变种为英国、巴西、南非变种,都没有人因为以国家和地区命名病毒而歧视这些国家和地区。一些事件也以国家或地区命名,如1973年8月发生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劫匪抢劫银行把四名女子囚禁6天作为人质事件,结果受害的女子爱上了劫匪并为劫匪辩护,国际上把这个现象叫作“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也从来没有人指责这种叫法歧视了斯德哥尔摩市民或歧视了瑞典国民。

况且川普在去年3月26之前,并未以“中国病毒”称呼武汉肺炎,他对习近平公开病毒资讯、抑制病毒蔓延抱有幻想,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将武汉肺炎的爆发甩锅给美军,才激起川普使用“中国病毒”称呼武汉肺炎。美联社与华府智库“大西洋理事会”合作完成的调查报告说,中国政府一年多来利用假资讯作武器,从阴暗的网络角落对全球民众传播不实信息,把新冠疫情嫁祸给美国,他们不但拒绝向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调查团提供武汉肺炎病毒的原始数据,在中国外交部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甚至恶意要求世卫把美国作为新冠病毒的发源地进行溯源调查。

反歧视的美国华人把华人遭受歧视的原因归咎于川普,这就不但为中国政府散播病毒的罪行开脱,支持了中国栽赃嫁祸美国,而且主动将“中国病毒”的标签贴在自己的脑门上,这就是美国华人在公共场所,被人辱骂、殴打,被人指称把“中国病毒”带来美国,要华人“滚回中国”的根本原因。一个族群被人普遍厌恶,这个族群该自我反省,而不该一味责怪别人歧视自己。把“中国病毒”贴在自己脑门上到处招摇的这群美国华人,是精神低端的群体,他们是在中国被中共欺压、侮辱、割韭菜,却疯狂爱党爱国,动辄民族主义情绪亢奋的五毛、小粉红、老粉红群体在美国的延伸。这群美国华人本身无不是“中国病毒”的受害者,他们有的家人死了,有的工作丢了,有的生意破产了,唐人街在“中国病毒”侵害下,百业凋敝,民生艰困,如同死城。不是川普而是“中国病毒”将他们推入困境、绝境,和被人鄙夷,而他们却抗议美国人对他们种族歧视,真是可悲、可耻、可怜。

值得注意的是,近来美国各地华人反歧视示威集会,清一色由美国华人亲共侨团发起和组织,参加者也以亲共侨团成员为主。有证据显示,这些亲共侨团接受中国驻美使领馆的指令和资助,他们反歧视是为了配合中国政府逃脱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对其在新疆实行种族灭绝的指控和制裁。在各地示威集会上,人们看到2008年传递奥运圣火、每年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和中共建党纪念日、敲锣打鼓欢迎中共领导人来访的同一群人。纽约的示威集会,有人高举五星红旗,高呼“打倒美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在旧金山,去年“十一”前,当地一些华人要求摘除长年飘扬在华埠的28面五星红旗,还华埠一个没有共产党污染的洁净天空,也是亲共侨团,顽强抗拒摘旗的呼声,一直坚持到拜登上台,他们赢得胜利,接着又去发动针对前总统特朗普的华人反歧视运动。这群华人哪里是反歧视,明明是潜入美国的中共第五纵队的丑陋表演。

美国华人,如今已达550万之众。150多年来,华人在美国繁衍、发展,追求他们梦想的生活。他们中,有诺贝尔奖获得者、有政府部长、大使、教授、法官、大律师、名医、企业家、高科技精英、好莱坞影星、探索天空飞船的操纵者、报纸发行人,等等。美国华人是全美各族裔中收入最高的族群,所有美国华人享受着美国人都能享受的福利,美国城市的街头极少见到华人无家可归者;但是美国华人却是从专制国家来的移民中唯一反对和损害美国、拥护和支持他们祖国独裁政权的族群,虽然并非所有华人,但在美国人的眼中,就是华人的整体。

如果美国华人不与中共政府切割,如果美国华人不与亲共的华人侨团切割,那么美国华人就永远改变不了被歧视的处境。过去美国华人时常因为媒体和知名白人的不当言论发起反歧视示威,当事人道歉后,歧视依旧;这次反歧视示威规模空前,最后的结果将是被少数政客利用攻击政敌。华人只要继续与亲共侨团沆瀣一气,为“中国病毒”张目,休想获得美国主流社会的同情和支持,反歧视的热度过后,歧视必然更普遍更深刻存在,一旦某种大趋势到来,美国华人便要遭美国主流社会唾弃。我曾撰文,提醒美国华人不要忘记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移民的教训:太平洋战争爆发,只因为某些日本移民为日军充当间谍和为日本政府发动战争辩护,美国政府便将美国境内的所有日本移民,统统关进了集中营。美中都有专家预言,美中终有一战;也有专家指出,“中国病毒”侵害美国,杀美国百姓,毁美国经济,还将病毒来源嫁祸美国,已经形同向美国宣战。当战争临界时,不知好歹的一群美国华人随中共政府起舞,脑门贴“中国病毒”的标签,挥动五星红旗、高呼“打倒美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举行反种族歧视的示威集会,这群华人的行为,迟早把美国550万华人拖进苦难的深渊,到那时,美国华人遭遇的,岂止是歧视而已。

**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和立场,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光传媒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