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学界联署声明:声援因从事中国研究而被制裁之学者

L'UE/Chine

L’UE/Chine © REUTERS – POOL

编者按:欧洲学界掀起的声援活动,希望华人学者加入联署,声援因从事中国研究而遭中国制裁的学界同仁,支持他们也是保护自由。签名声援名单越来越长,联署行动4月14日截止。

2021年3月,中国政府宣布对于以下欧盟[1]及英国[2]的数名学者及其家属实施“制裁”,包括入境禁令、禁止中国公民及机构同其“交易”,并冻结其在华财产,这些制裁对象包括叶必扬(Björn Jerdén,瑞典国际事务研究所中国中心主持人)、芬利(Jo Smith Finley,英国纽卡索大学中国研究教授)、郑国恩(Adrian Zenz,美国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中国研究资深研究员),制裁对象也包括设在柏林的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 (MERICS))。对于这些措施,中国政府没有提供任何法律依据,纯粹是针对这些制裁对象就中国或与中国有关的研究工作进行报复,包括他们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所发生的国际犯罪与侵害人权所进行的研究。在一份声明中,中国甚至宣称将制裁扩大到与这些制裁对象“关连的企业与机构”。

这些制裁是过去二十年来中国持续限制学术讨论过程中最新的一项升级行动,这个过程包括试图利用党国控制的媒体诽谤个别的非中国籍学者,或者拒绝他们入境;以及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迫害学者并限缩他们的学术自由空间;而中国的学术迫害中,结构上最脆弱的受害者无非是中国学者,在一些案例中,他们会因为批评政府而受到极端严厉的对待,包括纪律处分、开除、被失踪、刑事处罚,以及监禁期间不人道的待遇,这包括被迫流亡海外的中国学者,还有身处中国的学者,例如已故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许章润教授、Ilham Tohti(伊力哈木·土赫提)教授以及其他许多学者。

现今对于非中国籍学者的这些制裁手段,虽然仅针对少数个人及机构,实际上也指向并影响着整个中国研究领域的学术社群,包括研究中国、处在中国或与中国同仁工作的学者,以及与国际社群互动的中国学者。打压中国国内外的批判思维,不仅对学界与中国社会的所有交流造成损失,也有损中国境内学术论述的多样性。制裁声明中限制受“制裁”的学者及机构同中国“进行往来”,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此一禁令显然也限制了中国学者的自由。

这些打压学界行动的责任归属显而易见。中国政府试图将这些制裁定性为等同于欧盟与其他各国根据“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律(‘Magnitsky laws’)针对一些中国官员严重侵犯人权行为所实施的制裁。尽管此类法律以及根据这些法律实施的手段可供公评议论,但对于学者的迫害却是毫无法律或道德依据的,仅是因为他们揭露并批评了强权政府的侵害人权行为。对于人权侵害的制裁与对于批评声音的制裁,两者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话虽如此,自由民主国家的大学和研究机构本身也有责任妥善因应这种跨国的学术打压,并保护多元的学术观点。如果我们要避免走上脱钩之路——这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大学必须制定相关的程序,以创造建设性交流的条件。最起码,大学与独裁国家中的对应机构所签署的协议应具备真正的透明度,且在所有此类协议中对于研究、教学、思想和表达的自由给予优先性,并确保对于该独裁国家具有专业的学者能在大学决策过程中有意义的参与并且被咨询,对于独裁国家制裁给中青代学者职涯所带来的风险,也应予以正视、弥补。

因此,我们联署学者在此对于所有受迫害的学界同侪们表达声援。为此,我们呼吁中国政府撤销这些不合理的制裁,并接受关于中国的学术研究——就与任何国家相关的学术研究一样——势必包括对政府政策、目标及行动的学术检验。我们也承诺继续在自己的工作中保持包容性,与所有学术观点进行互动,包括被中国政府试图边缘化的观点。我们要求我们的大学及研究机构表现出对学术自由无条件的承诺,且我们也在此声明,现在中国为打压学术所采用的威吓策略不会成功。只有透过促进批判性、不同观点的学术辩论,学术研究才能为全球的共同利益作出贡献。

联署签名请点

___________
脚注:
[1] 〈外交部发言人宣布对欧盟相关实体和人员实施制裁〉,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欧盟使团网站,2021年3月22日,www.chinamission.be/eng/fyrjh/t1863128.htm.
[2] 〈外交部发言人宣布对英国相关个人和实体实施制裁〉,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大使馆网站,2021年3月26日,www.chinese-embassy.org.uk/eng/zywl/t186436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