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干城:英国宪政制度是偶然形成的吗?

——秦晖教授讲座点评

资料图片

秦教授今天的讲座《文化、思想、宗教与历史中的因果链》,我觉得主要是两个观点特别鲜明。开始主要讲了历史决定论的问题,然后讲到了什么叫多样性,什么叫文化多元,讲得非常清楚,文化多元不包括与文明相冲突的文化。

我想到了秦教授在20多年前、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他有一个重要的学术发现,就是通过对明史的研究发现一个“黄宗羲定律”,后来推动了中国农业税费的改革,推动了中国社会的进步。他当年雄辩地揭示出“并税制“不能杜绝加赠新税,因为并税其实模糊了税种,成为后来重复收税的便门。只有彻底杜绝基层政府收取一切税费的权力,才能杜绝其无休无止的盘剥。

那么文化多元是什么意思呢?文化多元应该是指在普世价值的基础之上,各种文明可以有不同的方式。但是如果你反对普世价值,反对民主,反对自由,反对法治,那这样的“文明“是要打引号的,它不叫文明,叫野蛮。秦晖教授讲得非常清晰,非常有力!

秦教授前面讲到的历史决定论的问题,有一个观察是说历史的决定,不能够用偶然或必然这个词来表达,很模糊很麻烦。然后秦教授提出用概率来描述历史事件。最后结论是什么呢?是说历史时段越长,决定性就越弱,概率越低,以至于趋近于0。

原因是总的概率是每个阶段事件概率的乘积。那么越乘越小,因为每一个阶段的概率都小于1,阶段越多,乘下来的概率就越低,以至于趋近于0。

我觉得秦教授在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可能忽视掉了一个因素,就是自然规律跟社会规律是不一样的。社会行为每一个阶段都有人的因素在里边,而人的因素跟自然因素是不能等同的,人是有能动性的,人的因素本身不是被完全决定的,它是能够调整的。

所以英国宪政的历史,从大宪章运动到1688年“光荣革命“,它不是每个阶段都是纯粹偶然的。这里边有一个贯穿一致的精神,使得这样一个过程是不断地在调整,最后达到了1688年这样目标。

作个比喻,仿佛是传统的枪炮跟洲际导弹的关系。传统的枪炮,它的子弹、炮弹打出去,就是一个机械运动,最后到哪里都是各种物理因素的总和,结果受各种物理因素的影响。

但是现在的洲际导弹呢?它不会打偏,为什么?因为它有一个高智能的设置在后面指挥,导弹在飞行过程中可能会偏离目标,但是由于有人工智能在调整,最终一定能100%地击中目标。

我觉得英国的宪政历程其实就有一个智能性的因素在后面,这个智能性的因素是什么呢?就是圣经。
英国的第一版英文圣经是1380年到1390年之间,由一位约翰•威克里夫神父翻译的。

他在第一本英文圣经出版时,在前言里面写了这样一段话:“这本圣经是献给民有、民治、民享的英国政府的“:The Bible is for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and for the People”。
“民有、民治、民享”的理念,是约翰•威克里夫在14世纪最早提出来的。

我们知道,后来美国总统林肯在19世纪中叶一篇著名演讲里边也用到了这句话,说美国政府是“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好多人都认为是林肯首创的,其实不是,是14世纪这位威克里夫神父最先提出的。
我们知道从那个时候开始,英文圣经对于英国人民从贵族、英王到百姓的影响越来越大。

所以英文圣经是整个英国宪政史上一个智能性的因素,发挥着独一无二的作用,使得英国社会从14世纪精准地走到“光荣革命”。

借着这个机会,我想补充一点与中国有关的联想:在20年之前我研究老子的时候有一个心得,就是老子的道是怎么样一种道呢?是“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我把这句话叫做“老子的12字箴言“,它在惜墨如金的《道德经》里出现了4次。这12字箴言怎么理解呢?20年之前,我领悟到它跟林肯的“三民主义”是一一对应的。所以,“民有、民治、民享“的思想也不是威克里夫神父首创的,而是中国思想家老子首创的。

中国历史从老子到今天2600多年了,我们有没有一种推动社会文明化的精神力量?显然也有,但是由于老子的哲学对于上天,对于造物主的意识不够强烈,主要是拘泥于地上和人间社会,所以这么好的一个理念并没有推动中国历史的宪政化。

而威克里夫提出“民有、民治、民享”这样一种思想的时候,它是立足于圣经的。圣经《罗马书》第11章最后一节说:“万有都是本于祂,依靠祂,归于祂,愿荣耀归给祂,直到永远”:For of him, and by him, and in him be all things. To him be the glory into worlds。我认为这是威克里夫“三民主义”的直接来源,而整本圣经是这个思想的广泛来源。

我们看英文圣经的句式,跟威克里夫提出林肯沿用的“三民主义“几乎没什么区别。二者在语言结构上、用词上几乎都是一致的。

所以,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简单的结论:英国的宪政化,从大宪章到光荣革命,不是一个偶然的历程,更不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它是由基督教的精神在引领。

虽然这样的政治智慧在中国也有,在老子那里就提出来了,因为中国2600多年来没有神的引领,所以至今中国的现代化还在艰难地摸索。

非常感谢神,现在祂已经开始关注中国。因此,中国的基督教信仰兴起已经到来,我们对中国社会的现代化也因此充满信心。

**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和立场,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光传媒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