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区普(Paul Tripp):从自我欺骗中蒙拯救

文/保罗·区普(Paul Tripp)     译/现场传译     校/启行

是什么驱动你的生命?

如果用耶稣基督的福音来点燃和塑造我们的生命,这个生命会怎样?如果用耶稣基督的福音来塑造我们的婚姻,改变我们教养儿女的方式,塑造我们在教会共同体中的生活方式,又会怎样呢?如何用福音来塑造我们对待钱财、性关系、休闲娱乐的态度?按照耶稣基督荣耀的福音而活,到底是什么意思?

恐怕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们的生活和福音之间有着巨大的鸿沟——我们可能非常明白在过去发生的救恩的事实,也非常明白将来要赐给我们的应许,但是恐怕不太了解福音在当下给我们带来的益处是什么。我们必须要明白,耶稣基督不仅为我们的过去和我们的将来而死,祂也为我们的当下——已经成就的归信和将要成就的归主之间所面对的一切——而死。所以,耶稣基督的福音应该要比其他任何事物更能驱动你的生命。

没有人比你自己更能影响你的生命,因为没有人比你对自己说的话更多。你每时每刻都在对自己说话。所以,每个人都是神学家,都是哲学家,都是挖掘这些生命宝藏以寻求意义的考古学家。在生命中的每一个时刻,你对自己所说的那些话——关于你自己,关于神,关于别人,关于是非对错,关于意义和目的,关于寻找身份和盼望,都具有非常深远的意义,它们极大地影响了你的欲望、选择、决定和行动。

耶稣基督的福音是否持续不断地在激发、点燃并驱动你的生命,而不仅仅是在生命中的重大时刻?我们很多时候都过着普通而平凡的生活,一生也许只需要做三四个重大的决定。我们大部分人都不会被记录在历史书上,当你死后几十年,后代的人很难记得你生命中发生的事。我们都活在微小的时刻里面。生命的特征不是由三四个重大时刻塑造的,而是由千千万万的微小时刻来决定的。我们生命中的微小时刻非常重要,这实际上影响了你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那么,是什么驱动你生活中的这些微小时刻?是什么给你生命中的微小时刻赋予了意义?是什么使你生命中的这些微小时刻充满了盼望?是什么在你生命的这些微小时刻中给出原因、意义和指引?

我的故事

最好的方式是从我自己的故事开始。我曾经是一个充满愤怒的人,但是我不知道;如果你说我是一个愤怒的人,我会受伤,因为我不觉得我是那样的人。我一直没有意识到愤怒已经牢牢抓住了我的心,但是我亲爱的妻子知道我是一个充满愤怒的人,我的儿女们也知道我是那样的人,但是我自己不知道。我是一个牧师,我当时走在一条正在毁坏我的生命、我的婚姻、我的事奉的道路上,而我却不自知。

我的妻子卢埃拉(Luella)是一个非常有信心的人,她把我的愤怒带到我面前使我看到。她用满有恩慈、忍耐和虔诚的方式做到这一点。但是我不听。我紧紧裹着自己的义袍,并且用各种方式向她证明我是一个多么好的丈夫。我告诉她,她的问题是不知足,而且我说我会为她祷告。那确实会对她有帮助,但这是一个谎言。有一次我的妻子充满爱心地指出我的问题,但对我来说,承认自己的问题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于是我向她说了一些非常“谦卑”的话。我说我们教会当中95%的姐妹都会想嫁给我这样的男人。我的妻子很快回答我说,她应该是另外的5%。这对我来说是一场道德上的灾难。从神学方面来看,我会说我爱耶稣基督的福音,我爱神的国度,我非常乐意使用自己的恩赐来服事基督的教会,但我那个时候却走在一条毁灭我的生命和服事的道路上。在我所认信的神学与我每天饮食起居的实际生活之间,有一条巨大的鸿沟。

有一次,我和我的哥哥泰德(Tedd Tripp)一起去参加一场福音大会,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哥哥提醒我:“保罗,我们应该把这次大会的信息应用在我们的生活中,就在这个周末,从你开始吧!”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想等进入永恒之后,我也要不断地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赞美神。泰德并没有给我讲什么,他只是给了我一个提醒。但是当他提醒我的时候,我感觉到神把所有的窗帘都扯掉了,这么多年我第一次真正看清楚自己。我们要为圣灵使人知罪的工作感谢赞美主,所以千万不要阻拦圣灵的责备,不要抵抗,不要辩解。当圣灵责备你的时候,请开除你心里那个辩护律师,打开你的心,向拯救的恩典降服。圣灵要在你心里产生疼痛,但不是要给你定罪,因为你所有的罪都被耶稣承担了。你不是被定罪,而是沐浴在基督救赎性的、使人得到更新和转变的恩典当中。在那个时刻,我们以每小时六十英里的速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神的恩典就这样倾倒在我这样一个可怜的人身上。我看到有一个人与神的恩典非常脱节,而那个人就是我。我巴不得立刻回到家,好跟我的妻子说话。

我回到家,我的妻子可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我的脸色看起来很严肃。我问她:“我们可以不可以坐下来说说话?”我永远不会忘记接下来发生的事。我对妻子说:“这么多年来,你一直想跟我谈谈我的愤怒的问题,但是我一直不想听,而我现在愿意敞开我的心,想听听你一直想要对我说的话。”我的妻子立刻流下了眼泪,她告诉我她多么爱我,而我真的觉得这是很奇妙的恩典。接下来,她讲了两个小时。在这两个小时里,神在我的心里开启一个剧烈的拆毁和重建的工作。接下来的几个月,我过得非常痛苦,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都让我看到自己的愤怒。有时这样的愤怒给我带来极大的压力,让我没有办法呼吸。但那是恩典的痛苦,神使我的愤怒像我口里的呕吐物一样,让我再也不想碰它。

几个月之后,我走到客厅,看到我的妻子背对着我坐在沙发上,我看着她,已经记不得上一次感受到那种被愤怒支配的旧有丑陋的生活是什么时候了。然而,我要诚实地说,我并没有成圣到一个地步,让愤怒在我身上无能为力;但是那个支配我、令我愤怒的权势已经被击碎了。如果没有的话,我不会写出那些书,我的生命和我的事工也会完全不一样。我用我的故事来开启一段非常重要的经文的研究。

两个谎言

我希望读这些经文的时候,你一定要开除心里的辩护律师,祈求神给你一颗谦卑受教的心。有两个谎言,每个罪人都会以某种方式信以为真,被这两个危险而致命的谎言所吸引。第一个谎言,是人的自主。我们的自主会这样说:“我是一个独立的人,我有权力按照自己的意愿来生活。”假如你是父母,你会在儿女身上看到这样的自主。三岁的孩子争吵着要吃这个不吃那个,这跟合理膳食没多大关系,他们只是想要吃自己想吃的东西,他们在反抗被别人统治,不想生来就活在一个充满权威的世界中。他们的意思是:“我的生活我做主,我的身体我做主,我要做我想做的,不要告诉我应该吃什么。”你可能会说:“我没有自主,我已经完全顺服上帝的旨意了。”但是我要告诉你,只要罪仍然在我们的生命中,自主就会在我们里面萌芽。假如你作为丈夫,对妻子说了一些肮脏污秽的话,你不是因为不知道这样做不对,而是在那个时刻,你根本不管什么对与错,因为你的妻子阻拦了你得着想要的东西。你所做的,是不惜一切代价得到你想要的。所以你越过了神设立的边界,去说和做你明知道是错的事情。那个时候,你把自己放入自我小宇宙的中心位置,那个地方本来应该仅仅由神掌权,你却活得仿佛神不存在,仿佛祂对你的生命没有主权,你只是做你想要做的事,这就叫作自主。我们生命中的自主,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得多。

第二个谎言,是人的自足。自足的意思是,在我里面有我所需要的一切,使我可以做我想要做的事情,成为我想要成为的样子。作为父母,你可能也在你的儿女身上,看到这种自足的谎言如何体现出来。有一个小男孩,只有三岁,每天出门的时候,妈妈都会帮他系鞋带。有一天,他决定要自己系鞋带,但他还没学会怎么给鞋带打结,他也不知道如何把鞋带系得紧一点,所以他把鞋带弄得乱七八糟的。当妈妈蹲下来想帮他,这个孩子怎么做呢?他打开妈妈的手,因为他相信自己不需要别人帮助,他相信自己比其他所有人更加自足。但其实没有一个人被造是能够独立生活的,我们受造是为了依靠神。换句话说,基督徒生命的成熟不是从依靠走向独立,恰恰相反,基督徒生命的成熟是从独立走向依靠,走向对神满有喜乐、荣耀、信心的依靠。自主和自足结出来的果子,就是与人隔离和自我保护;而与人隔离和自我保护是恩典的仇敌。

 

一个警告

希伯来书3:12-13:“弟兄们,你们要谨慎,免得你们中间或有人存着不信的恶心,把永生神离弃了。总要趁着还有今日,天天彼此相劝,免得你们中间有人被罪迷惑,心里就刚硬了。”这段经文是一个警告,也是一个呼召。我们只有先明白这个警告,才会明白呼召的重要意义。这个警告是描述性的,也是预告性的,它在逐步递进地警告你,不要一步一步挪移脚步让你的灵命进入危险的进程中:你们要谨慎,免得你们心里存着罪恶(挪动一步),不信(挪动一步),离弃永生神(挪动一步),心就刚硬(再挪动一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且令人悲伤的灵性进程:心存罪恶→不信→离弃神→心刚硬。但是要记住,这段经文是写给信徒的,这样的警告是给活在已经归信但还未归天家的这个阶段的信徒的。

让我详细解释一下。首先是第一个阶段:心存罪恶。作为一个信徒,我却开始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一些地步,让罪以不易被察觉的方式侵入我的生命。我开始放下警惕和防备,让本不该进入我里面的东西进来。而我在刚刚归信基督的那段激动人心的日子,绝对不会让这些东西进入我的生命。那时我经历到神的恩典,十分感谢祂的赦免之恩,十分火热地想要服事神。但是不知不觉,我熟悉了这一切,反而越来越失去了对神的恩慈和荣耀的敬畏。我可能是允许自私进入了我的生命,或者是让愤怒、嫉妒、物质主义进入了我的生命,或者在某个时刻让情欲进入了我的生命。作为基督徒,当我这样做的时候,我的良心会不安,这是圣灵的责备。当我被圣灵责备的时候,我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承认自己做错了,再次让自己降服在基督公义的怜悯当中;要么竖起自己的自义系统,让我的良心接受这些过犯。我们非常擅长第二种。

我刚刚所描述的,其实已经进入了这个进程的第二个阶段:不信。进入“不信”的模式,就远离了神对我们的呼召,远离了圣经里清楚的诫命,对于圣经上明确说不可做的事情,我们也觉得可以做。从前在我们生命中从来不会发生的那些事情,现在发生了。我想,你的生命里也一定在发生这样的事,就是面对圣灵责备的工作时进行自我辩护,面对弟兄姐妹指出自己的问题时产生抗拒。请听我说,当我们打开自己的心,降服在神的话语、呼召和旨意中时,就像灵魂有了锚、道德有了根基一样。

但是当我们习惯性地将神的话玩弄于股掌之中,而不愿意将神的话当作一面镜子来察看我们的真实状况时,往往会走到第三个阶段:离弃神。因为顺服神的旨意,才能让我们的道德像“有锚”一样有根有基。如果我们觉得把锚的绳索砍断才舒服的话,我们就只能慢慢远离神了。我们很清楚旧约中约拿的故事,他如何逃离了神的呼召。你读那个故事时,可能很容易对自己说:“我绝对不会像约拿那样逃离神的呼召。”但是我要提醒你,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逃离神很少是指地理位置上的逃离。你可以原地不动,但已经在婚姻中逃离神了;你可以原地不动,但已经在教养孩子的事上逃离神了;你也可以原地不动,但已经在你的心思和欲望上逃离神了。冷静地想一想,你在生命中的哪些地方逃离神呢?

这样的逃离就会引到第四个阶段:心刚硬。想想看,希伯来书中提到的心刚硬竟然是写给信徒的。作为一个基督徒,你的心是有可能变刚硬的。当我满心愤怒的时候,我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心里刚硬的人。这意味着两件事。第一,曾经搅扰我的事,现在不再搅扰我了;曾经让我不舒服的事,现在不再让我不舒服了;曾经不可接受的事,现在变得可以接受了。这同时意味着第二件事,我开始拒绝改变,一颗刚硬的心拒绝改变。假如我手里有一个很硬的东西,我用力压它,会怎么样呢?如果你已经能够说服自己,把上帝看为恶的事当成是可以做的,让曾经搅扰你良心的事停止烦扰,那么你就开始拒绝改变了。

不要自欺

你可能会问,这些事怎么可能发生在信徒身上呢?希伯来书3:12-13暗含了刚才我描述的那个过程背后的神学解释,就是自我欺骗。没有人能够像我们自己这样善于欺骗自己。当你自欺时,你在设法让自己对上帝恨恶的事情感觉良好。比如,一个男人在商场里对一个女人动了淫念,他可能会说:“不不不,这不是色欲,我只是在欣赏美,在赞美创造这一切美的上帝。”这是自我欺骗。又比如,一个人打了半个小时电话,都在说另一个人的坏话,当快要结束通话时,他说:“我们要为他祷告。”其实他并不是真的想为那个人祷告。这是自我欺骗。他并不是因为内心的责备而说要祷告,只是想自我救赎。当他这样说,就让他对得罪上帝的那些事感觉良好。

再比如,一位家长发现自己的孩子们该睡觉的时候,却在床上打闹,他破门而入,对孩子们吼叫:“你们知道我今天过得有多辛苦吗?你们知道我为你们做了多少事吗?我为你们做了这么多,你们就这样报答我吗?我不需要什么豪宅和豪车,我只需要一个像样的孩子!”当我们这样向孩子吼叫的时候,我们并不承认自己是糟糕的父母,竟然对孩子爆发怒气。我们愤怒,不是因为孩子们违反了神的诫命,而是违反了父母的律法——到了晚上再没有义务养育孩子。但是,我们不愿意承认那是愤怒。我们会说,我不是在伸张自己的权利,只是在行使神赐给我做父母的权柄和责任。

罪的本质就是欺骗。猜猜罪会首先欺骗谁呢?我很容易看到我的妻子、孩子和邻舍的罪,但当我的罪被他们指出的时候,我却十分惊讶。我们所有人都有这个问题,都必须接受这样的描述。在已然和未然之间,罪仍然存在我们的生命中;而罪的影响是逐渐被成圣的恩典根除的。但只要我们生命里面还有罪,我们就会有灵性上的盲目。灵性的盲目是最危险的,它和身体的盲目不一样。如果你是一个盲人,你知道自己是看不见的,你会努力做一些事来弥补眼睛的缺陷。

我有一个好朋友叫乔治,他从9岁开始失明,现在已经50多岁了。他是一个很好的木匠。有一次,在一个木匠工人的集会中,我跟他一整天在一起。我看到他能很娴熟地使用工具,以至于我难以相信他是个盲人。乔治什么都可以做,但他一定不能开车。但是我们属灵的瞎眼却不是这样,因为属灵瞎眼的特点是,你都不知道自己瞎眼。

所以我们每个人都要抛弃这样的想法,认为只有我最了解我自己。让我们放弃这种自以为能看见的虚假幻想。如果你坚持认为你是最了解自己的,你就是在拒绝神给你的帮助。而希伯来书这段经文告诉我们,神在祂的荣耀中,在祂向我们屈尊的恩典中,一直在帮助我们。

属灵的共同体

活在已然和未然之间,活在福音中,意味着我们要明白,我们一直都需要神的恩典。不管我们有多少神学知识,多么熟悉圣经,有多少服事经验,有多少恩赐,我们都是亟需帮助的人。我们每天都需要基督耶稣救赎的恩典,即使在如今,也跟最初信主的时候是一样的。我们必须要认识到,再也没有别的什么比我自己更危险了,我生命当中最危险的东西不在我以外,而在我里面,我需要帮助。但是解决我们自我隔绝、自我保护的唯一途径是什么呢?就是属灵的共同体。

首先是与神之间的共同体关系。这个共同体关系唯独由耶稣和祂的工作所成就。这不是靠着我们自己赚来的,也不是我们配得的,是唯独靠着耶稣基督替代性的救赎工作而成就的。只有在与神活泼交往的共同体中,我们才能活出一个健全的生命。

神不单呼召我们进入与祂的共同体,也呼召我们与祂的子民进入共同体的关系。这也是希伯来书3:12-13这段经文所呼吁的。我们需要一个渠道、一群人帮助我们看到那些自己看不到的事,我们需要生活在一个能被介入的、以基督为中心的、恩典驱动的救赎性共同体。我们要拒绝那种“信耶稣就好,无需共同体”的想法,这不是圣经所启示的基督教信仰。新约告诉我们,基督教信仰是群体性的,彼此有着非常深的关系。

我们需要从自我中被拯救出来。我们的问题,不是每天跟一个不完美的妻子,跟一群不完美的儿女生活在一起,也不是生活在一个堕落的世界当中。我们真正的问题是,我们的心如何跟周遭这些不完美的人事物相处,我们需要从自己内心的瞎眼和自义当中被拯救出来。我们倾向于对别人的罪更加敏感,而对自己的罪却熟视无睹。我们需要从自我欺骗中被拯救出来,需要一些足够爱我们的人打断我们的自我对话,帮助我们看到自己没有办法看到的事情。这样的介入不是威胁,而是神救赎性的恩典所要做的事。神让祂看不见的恩典变得可以看见,就是通过差遣祂恩典中的百姓,把恩典送到那些需要恩典的人当中。

这意味着,作为一个基督徒共同体,我们必须具备两个特点。第一,要有可以被别人触碰的谦卑。我们要活出可以让别人触碰的生命,这样才能谦卑地承认我们里面仍有很多需要,才会在神揭露我们的罪并拯救我们的时候,充满喜乐。神会亲自为我们争战,即使在我们对某些事漠不关心的时候;神也会兴起祂的教会,赐给我们属灵的共同体来帮助我们。因着基督的降生、替死和复活,因着祂担当了我们所有的罪,我们不再需要去证明自己的义,我们已经得着自由,不再受罪的捆绑,我们无需向人向己证明自己是合格的人。我们已经活在荣耀的安慰中,我们身上没有任何地方被显明为没有被耶稣的宝血所覆盖,我们已经认识到耶稣基督所做的工作是何等重要。

基督在十字架上最痛苦的,不是身体上所受的痛苦,而是与天父隔绝的痛苦。在十字架上,基督高呼:“以利,以利!拉马撒巴各大尼?(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基督担当了我们对神的一切拒绝,所以神不会再拒绝我们,而是要敞着脸看我们。神的忿怒已经得到满足,我们不需要保护自己,不需要隐藏,不需要为自己辩护,不需要为自己的义争辩,我们已经永远地从这些重担中得释放了。因此,我们应该成为世界上最诚实的共同体,每个人都当谦卑地承认自己的需要,谦卑地倾听,谦卑地接受别人的触碰。作为基督身上的肢体,我们要乐于接受别人的帮助,不要抗拒;当别人触碰我们的时候,不要试图为自己的义争辩。我们首先需要“能看见”。如果你看不见自己的问题,你就不会忧伤;如果你心里没有忧伤,你就不会承认;如果你不承认,你就不会悔改。罪使我们瞎眼,所以我们需要谦卑地接受被别人触碰,需要别人帮助我们看到应该看的。这样我们的心才会为罪忧伤,才能甘愿承认我们的过犯,才能充满喜乐地悔改。

第二,要有用爱心说诚实话的勇气。我们需要有一群人足够爱我们,愿意诚实待我们。但这里有一个条件,要有勇气用爱心说诚实话。如果诚实却没有爱,就不是真正的诚实,就会被其他的情绪和动机扭曲。我们要活在充满活力的基督徒共同体中,其中有谦卑的触碰和用爱心说诚实话的勇气。那么,你是否能够谦卑地敞开自己的需要?你的生命是否常常表现出为自己辩护的特征?你是否努力让自己去接受神禁止的事?在你的生命中是否已经有了自我隔离和自我保护的迹象?你是否对神给你预备的那些使你得拯救、得恢复、得转变的资源敞开?说得再具体一点。谁是真正了解你的人?谁能打开你的心,了解你的需要?谁能越过一般人际关系的礼貌客气向你说真话?如果你是一位牧师,谁来牧养你?新约圣经绝对没有告诉我们,牧师可以安全地活在基督身体之上或之外。如果基督是教会这个身体唯一的头,那么其他人只是身体上的肢体。牧者也需要基督的身体,也需要被牧养。谁来牧养你?谁能够怀着爱心来责备你?谁能够用福音来激励你,使你变得坦诚?此时此刻,你仍然想孤身一人做只有在共同体中才能做的事吗?

耶稣基督救赎恩典的福音信息,只有对那些需要的人才有吸引力。你不可能在否认自己的罪的同时,又不贬低主耶稣基督的恩典;你也不可能一直处在自我辩护当中的同时,又不贬低恩典的荣耀和实质。愿神打开我们的心,使我们里面结出谦卑的果实。愿我们的心敞开,可以被触碰,使祂在共同体中的爱环绕我们。愿祂赐我们恩典,使我们倾听共同体用爱心和诚实向我们说的话。愿我们竭力地否定自我,竭力地与恐惧争战。愿我们都能进入耶稣基督所成就的荣耀中,并且知道祂不再定我们的罪。祂在已然和未然之间的工作,是一个美好的救赎和更新的工作。当神的帮助临到我们的时候,盼望我们不要抗拒,而是欣然面对帮助,欣然面对责备,也在那个时刻找到怜悯和恩典。

祷告

神啊,有谁能像你?有谁能像你这般怜悯、富足、随己意行事?神啊,愿这样的问题常常提醒我们,在我们心里回荡。在这已然未然的时间里,愿你使我们奔向你的怜悯和恩典,永不离弃你。愿你拆毁我们自我辩解的墙,除去我们自以为义的骄傲。愿我们谦卑在你的面前,谦卑在别人的面前,诚实面对我们的需要,并且奔向你的帮助。我们这样祷告是为了每一位你的儿女,为了你的教会的健康,为了你的国度的扩展,最终是为了你的荣耀。祷告是奉我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1] 本文整理自作者在2017年“宗教改革与福音”大会上的讲道视频。本文小标题为编者所加,承蒙授权使用,特此致谢。——编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