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夏提:请不要忘了伊力哈木教授

Uigure Regimekritiker lebenslange Haft China Ilham Tohti知名维吾尔学者 中央民大伊利哈木教授

 

昆明血案及由此引起的维吾尔问题不仅成为了世界新闻的头条,而且也成为了各大中文论坛激烈讨论、争议的重头。而且连中共的两会也都未能置身事外;政协主席、政协委员,习近平,总理、人大委员都在谈论昆明血案;当然,这些人的谈论只是声嘶力竭的就事论事,都在刻意躲避谈论事件背后存在的严重民族对立问题。

我很高兴地看到各大中文网站上有大量汉人学者、文人在讨论昆明血案及其背后的原因,无论其观点如何,只要是以和平、理性,以文明、尊重的方式讨论民族问题、民族对立,还是能够给予人一些思考,一些印象;说明这些学者是在诚心诚意寻求和解之路。

当然,我也看到了一些文痞流氓在中共主子授意下对维吾尔历史、宗教信仰、文化等的歪曲、亵渎、侮辱;如有一位下三流的文痞在其文章开头就以侮辱性‘缠头’‘维乱’等称呼指称维吾尔人及其独立运动,貌似很有学问地引用对其有利的一些学者的片面观点来歪曲维吾尔历史,以利其混淆视听、浑水摸鱼。

这位流氓作者在文中一再声称维吾尔民族是近代被某人某党给予维吾尔名称后才形成的维吾尔族的;为了不浪费大家的时间,我只问这位文痞一个问题:中华民族、中国、中国人是自古就有的吗?

还有一位姓曾的作者还大谈维汉冲突是因为维吾尔人口多于汉人人口所致,所以这位曾先生的建议是中共还要大量移民维吾尔自治区(我劝这位曾先生还是先看看维吾尔自治区人口年鉴,对比一下49年前及现在汉人人口变化,再来谈民族问题)?他也和那位文痞一样杜撰了维吾尔人和其他民族如回、哈萨克等历史上厮杀的故事;而且,还在继续引用毫无出处的‘杀汉灭回驱哈萨’等汉人自己杜撰的口号来自证其正确、诬蔑维吾尔人。

但无论如何,昆明血案在震惊了中国的同时,也在让大多数的中国人思考引起昆明血案背后的民族问题。不管中共政权如何否认民族问题的存在,稍有头脑的中国人今天已经知道:中国存在民族问题,而且非常严重!

很多人在思考民族问题的解在哪儿?大家都认识到一味的强权镇压并没有起作用,自王乐泉时代开始喊‘反恐’‘反分裂’至今,这‘恐怖事件’越反越多,‘恐怖分子’也越反越多,而且触及地区范围也越来越广,现在延伸到了北京、昆明!这是怎么了?

原因很简单,中共只认暴力,听不进和平、理性的呼声。

维吾尔人一直在呼喊、呻吟,但中共政权中没有人愿意倾听底层民众的心声;维吾尔人当中的有识之士在呼吁、呐喊,但中共当权者中还是没有人愿意倾听这些有识之士的肺腑之言!底层民众为了让殖民政权听到他们的声音,走上街头,游行示威,中共说是暴乱,血腥镇压;维吾尔有识之士直言上书,中共指控他们‘分裂国家’‘颠覆政权’,抓捕重判。

2009年的7.5就是维吾尔底层民众试图表达心声的一次游行示威,但因为中共殖民政权欲擒故纵诡计使然,最后演变成一场民族屠杀;行政不作为、行使欲擒故纵之计的罪人王乐泉、奴儿∙白克力还在台上狐假虎威;但直面自治区领导、勇提谏言,要求采取防范措施的维吾尔知识分子海赖特∙尼牙孜却被重判15年,至今还在服刑。

自2009年7.5以来,身在皇城根儿、天子脚下的伊力哈木教授不惧各方老大威胁、利诱,不怕得罪既得利益各方神圣,一再上书中共提真诚谏言,要求中共政权面对现实,以和平、理性寻求民族和解之路,落实、兑现中国《宪法》及《民族区域自治法》赋予维吾尔人各项权力,但伊力哈木这些金玉良言都如石沉大海,杳无回音。

无奈中的伊力哈木教授仍以维吾尔、汉民族和解利益为重,铤而走险、冒着随时被抓捕判刑的生命危险接受境内外各方各界采访;试图使中国学者、知识分子、平民百姓直接听到伊力哈木教授代表维吾尔人发出的维吾尔心声,企图使中共政权能够听到他的铮铮肺腑之言。

这似乎起作用了,中国的学者、知识分子、平民百姓听到了伊力哈木教授的声音,他的朋友多起来了;但中共似乎也听到了伊力哈木教授的声音,他的敌人也多了。

从中共政权传来的回音却不是伊力哈木教授所期盼的回音。伊利哈姆教授先是被国保找去谈话、骚扰,继而被禁止出境、被处消上课权利,再往后是一些神秘人物、神秘机关开始威胁、利诱伊力哈木教授的家人、学生,再往后是强迫喝茶旅游、机场粗暴关押截留、在街上被警方开车撞车、还扬言要撞死伊力哈木教授,最后是1月15日的抓捕!

这就是一个维吾尔知识分子以耿耿赤子之心、铮铮直言换来的回音!

上周,伊力哈木教授家人委托律师李方平先生,前去乌鲁木齐会见伊力哈木教授,却被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公安局的阿、帕警官(没听说过汉人有姓阿、姓帕的;维吾尔人更没有姓阿、姓帕的)以伊力哈木教授案涉国家安全为由被正式拒绝。这意味着维吾尔自治区殖民政权准备快速、秘密、重判伊力哈木教授!

严格地说,这不是审判判决;因为判决是要通过正常的法律程序;而伊利哈姆教授首先是被绑架走的;为什么说是绑架呢?因为抓走伊力哈木教授时,抓捕者没有出具伊力哈木教授家人任何抓捕理由、原因,以及由何人抓捕、将被关押于何处等的书面通知,这不是绑架是什么?伊力哈木教授是北京人,却要在乌鲁木齐审理,这不符合管辖权原则,这不是绑架是什么?现在,乌鲁木齐警方又禁止律师会见伊力哈木教授,剥夺其辩护权,这一切都证明这不是一个法律意义上的审判,最多是个政治审判而已。

而正如我在另一篇文章里所指出的:对伊力哈木教授的这种政治审判,无论其刑期长短,都将迫使维吾尔人在绝望中放弃以和平、理性方式解决存在民族问题的寻求,这将使暴力泛滥;而无论何方以何种形式实施暴力,暴力的最直接受害者、多数时候都将是无辜老百姓。

所以,我始终认为拯救伊力哈木教授就是在救我们自己,为伊力哈木教授发生就是在为自己发声;如果维吾尔人当中如伊力哈木教授一样仁人志士,以和平、理性发出的声音被压制了,被黑暗吞噬了的话;代之而起的只能是一波接一波的杀声、枪声、爆炸声、哭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