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央:不为理论、思想,只为自由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八十二)

李南央:请告诉我谁是中国人……|“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39|争鸣| 环球实报网络图片

这个月有条新闻:“中共前总理温家宝在今年清明节前夕撰文写了一篇忆文《我的母亲》,文章从3月25日到4月15日分四期刊登在《澳门导报》上。目前温家宝的这篇文章在微信群已经被禁止,出现该文章违反《微信公众平台运营规范》被禁止分享字样。”

几日前,接到自由亚洲电台一位记者的短信:“想请问老师是否愿意简单评论温家宝文章一事?”

我回复说:“真是对不起,这件事没有关心。我对这位影帝也不感兴趣。”

这位年轻记者拨通了我的手机,说:您的回复特别逗。

我告诉她:温家宝在位时是与胡锦涛平起平坐的,他那时不身体力行政治体制改革,下台后写这种表达“圣洁”,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文章,很没意思。被封杀了也是自作自受。

笔落此处又想起来,温总理在回忆母亲美好品德的同时,应该说清楚一下她老人家名下的那1.2亿美元投资是怎么回事*1。

其实我最不齿这位温总理的是他2007年两会后回答外国记者的一句话,刘晓波先生有过记录:

法国世界报记者问到中国政治民主化问题,并在提问中将温家宝在《人民日报》发表的署名文章《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与香港出版的《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联系起来。

温家宝重述了两会前他的署名文章的内容,再次强调:1,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等价值,并非资本主义所独有,而是人类文明的共同成果;2,每个国家的社会发展历史和发展水平的不同,决定了不同国家实现民主的形式和和途径的不同,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

……

然而,法国世界报记者在提到赵紫阳时问到:“有关民主,我还有一个问题,最近前总理、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在香港出版一本书,赵书中提到,中国如果要实现现代化,要向东边台湾那样实行民主的政策。台湾也是处在独裁统治下,现在实现了民主与多党制,请问你对前总书记赵紫阳的话有何看法?”

温家宝回答说:“至于你谈到香港出版的书与我谈过的这些观点没有任何联系,因为我也没有读过这本书。

……

温家宝注定要让这位记者失望。温回答这个问题共用了719个字,但回答人民日报署名文章占去679个字,而用在赵紫阳问题上仅有40个字,且要用最简短的回答来澄清现在的他与赵紫阳完全无关。

2015年11月20日,中共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胡耀邦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上高度评价了胡耀邦:“胡耀邦同志是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我军杰出的政治工作者,长期担任党的重要领导职务的卓越领导人。”而他对“胡赵新政”的另一位赵紫阳的态度犹如冰火两重天,直至今年清明,紫阳先生的墓地仍被严密封锁,不允许民众前往祭奠。胡耀邦力主了对共产党制造的冤假错案的平反,赵紫阳则认为共产党的执政理念从根本上错了*2。可以这么说,对赵紫阳的态度是一块测试“人治还是法治”,“民主还是专制”的试金石。温家宝先生若写出一篇“忆紫阳”被遭封杀,我一定会为他点赞、喝彩!

前日收到国内一位老先生的来电,他说:

您为继承和捍卫父亲的精神财产,理论财富,恪尽职守,功勋卓著。

但是,您在系统学习,精细研究和扩大传播父亲的核心思想方面,远远不够。原因在于未能深入,深入缓慢。理论研学,相当艰苦。

我愿借此篇“跟进”郑重重申:本人专业是机械工程师,所作努力仅是将父亲史料留存于世,供人研究中国廿世纪及廿一世纪初历史之用。本人执著于“每月一呼”,不放弃于2014年6月18日被北京第三中级法院正式受理的“李南央状告海关案”,并不为研究、传播什么理论和思想,只为捍卫父亲李锐的言论自由,本人的出版自由,继承我以为应该传承的中国文化“以史为鉴”,为宪政在中国的开张尽已所能。仅此而已。没有做学问的功底,无意妄为。

 

李南央

2021年4月30日

*1:参看2012年10月26日纽约时报中文网文章《总理家人隐秘的财富》

*2:参看2018年5月23日——6月11日我在纽约时报中文网上连载文章《鲍彤再看六四》。

**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和立场,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光传媒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