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2004 年北京实验室沙士病毒泄漏事故

2004 年4 月,位于北京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因发生SARS 病毒泄漏事故导致实验室人员感染,需要全所隔离。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2020年以前,最令香港人胆颤心惊的传染疾病,当数2003年爆发的沙士病毒(SARS)。疫情持续约四个月,由当年3月到6月,香港有1,755人确诊,299人死亡。很多港人都记得,那场疫情到2003年7月时已经大致平息,但其实到2004年,沙士曾经一度在中国大陆死灰复燃,事件起因是实验室意外泄漏。

直到2003年6月,全球有8,098人染上疫,当中774人死亡,死亡率高达9.7%。今日医学界依然未能研发出针对沙士病毒的疫苗和特效药。多个国家都有科研机构收藏沙士样本,以作长远医学研究用途,防止病毒他日再次侵袭人类社会。可是,那些实验室却反过来变成计时炸弹,不幸成为病毒泄漏的源头。

2003年到2004年,共有三个地方发生沙士病毒泄漏事故:分别是新加坡、台湾和中国大陆。2003年9月,新加坡国立大学实验室内的西尼罗河病毒样本与沙士病毒交叉感染,一名27岁研究生因而不慎染上沙士。新加坡环境部长就事件公开致歉,承认过去安全措施不足。同年12月,台湾国防医学院预防医学研究所的44岁工作人员进行研究后,怀疑因消毒过程不妥当而惹上沙士。

上述事故只造成非常个别的感染个案,而且没有引致人命伤亡,但就对全球各国的科研机构敲响警号,当中包括中国。「中国科学报」报道指,台湾事故发生后,中国卫生部随即发出紧急通知,要求确保病毒实验室达到生物安全标准,集中管理病毒毒株,未经培训人员不得接触样本,违令者会严肃跟进。中国科技部和卫生部在紧急通知后,仔细巡查了全国各地高级别的P3实验室。

然而,到2004年4月,中国的实验室还是出现了病毒泄漏事故,事发地点位于北京的「病毒病预防控制所」,根据「凤凰网」所载报道,该所属于国家指定六间保管沙士毒株的机构之一。首位被感染者宋小姐是安徽医科大学研究生,当时在预防控制所的腹泻实验室实习,过程之中理应没有接触过沙士病毒。她在未察觉自己是带菌者的情况下,坐火车回到安徽合肥。

宋小姐出现病征时,还以为自己是患上感冒,照常往来北京和安徽的医院治病。宋小姐母亲照顾女儿期间不幸染病,最终过身,那时候宋小姐还未联想到是沙士。后来,同一间实验室的研究人员杨先生也得病,政府立即追查并封锁源头,事件最终有9人确诊,862人被医学隔离。至于宋小姐母亲的死因,中国卫生部门指她有心脏毛病,而世卫则指她生前有沙士病征。

那次事故最终没有酿成大爆发,可说不幸中的大幸。中国的调查小组估计,有工作人员把一个载有沙士病毒的试剂盒,直接从生物安全三级的实验室带离到普通实验室,并使用那里的电镜设备,加上她并没有评估过采用的病毒灭活方法有否达到成效,病毒样本依然活跃,最终令到宋小姐和杨先生受到感染,造成灾难。

事后5名责任人受到行政处分,包括时任中国疾控中心主任的李立明。不过到今天,很多当日报章已经下架,包括官媒「人民日报」的报道。去年「凤凰网」重提事件,就形容为「一次被即将遗忘的病毒泄露事故」。

文 BILLY T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