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祂是坐着呢?还是站着呢?

0

今日经文

“耶和华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的仇敌作你的脚凳”。”(诗110:1)

众人听见这话,就极其恼怒,向司提反咬牙切齿。但司提反被圣灵充满,定睛望天,看见神的荣耀,又看见耶稣站在神的右边,就说:“我看见天开了,人子站在神的右边。”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前去,把他推到城外,用石头打他。作见证的人把衣裳放在一个少年人名叫扫罗的脚前。他们正用石头打的时候,司提反呼吁说:“求主耶稣接收我的灵。”又跪下大声喊着说:“主啊,不要将这罪归于他们。”说了这话,就睡了。扫罗也喜悦他被害。(徒7:54-60)

远在耶稣降世一千多年以前,大卫便被圣灵感动,预言基督将要坐在神的右边。主耶稣在世上的时候,自己也预言祂将来要坐在神的右边。使徒也见证主耶稣复活升天以后是坐在神的右边。这件事在前面所引的十一段经文中已经叙述得清清楚楚,(参诗110:1,太22:41-46,太26:64,路22:66-69,徒2:34,弗1:19-21,西3:1,来1:1-3,来8:1-2,来10:12-13,来12:1-2)那样,主耶稣一定是坐在神的右边了。怎么司提反在将要为主舍命以前所看见的竟是主耶稣站在神的右边呢?使徒行传第七章中清清楚楚的记着说:“司提反被圣灵充满,定睛望天,看见神的荣耀,又看见耶稣站在神的右边,就说:‘我看见天开了,人子站在神的右边。’”

主耶稣究竟是坐在神的右边呢?还是站在神的右边呢?如果前面那十一段经文所叙述的正确,这段记载就不正确。如果这段记载可靠,前面的那些段经文就不可靠。究竟哪一个说法是正确的呢?我们的回答说:“二者都正确。”这怎么讲呢?要知道前面十一段经文所说的是平日的情形,使徒行传所记的是当司提反将遭犹太人毒手的那一天临时的光景。主耶稣升天以后一直是坐在神的右边。但当祂忠心的见证人为祂的名和祂的道惹动了犹太人的怒气,以致他们向他“咬牙切齿”,准备要把他置于死地的时候,那坐在神的右边的神子,因为要向祂的忠仆表示敬意和欢迎,便从祂所坐的地方站立起来。因此司提反定睛望天的时候,看见的不是主耶稣坐在神的右边,乃是祂“站在神的右边”。

这是多么值得我们注意的一件事!基督的门徒如果能为祂的名和祂的道勇敢作见证,以致惹动人的怒气,受人的凌辱、攻击、逼迫、杀害,连那坐在神的右边的基督都要从祂的座位上站起来,向他们表示敬意和欢迎,这该是多么荣耀的事!如果我们有机会见到一位世上的大人物,当他看见我们临近的时候,远远的便从座位上站起来,向我们表示敬意和欢迎,我们将要怎样感觉荣幸万分。如今神的儿子,就是那得了荣耀、被神升为至高、又得了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又被立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的基督,竟对那些为祂的名遭遇逼迫杀害的门徒站起来表示敬意和欢迎,这比世上的大人物向我们起立致敬更要荣幸多少倍呢?

世上所有的人迟早都有一死。最多的人是因着患病死的,也有些人死于饥馑、水灾、战火,又有少数的人遭到意外的死亡,就如触电殒命、撞车惨死、乘飞机失事、搭轮船遇险、被倒塌的建筑物砸死、被夏天的雷电轰死、不慎吃了有毒的食品、被毒蛇咬伤中毒、被猛兽吞吃,还有些人被仇敌暗算谋害,又有些人因为遭遇不幸的境遇,觉得生活太痛苦,因此投河、跳井、服毒、刎颈、自缢。还有些人是因为触犯了国法,被法院判处了死刑。在这一切之外,有一种最理想的死,那便是寿高年迈,无疾而终。在这一切的死法中间,要算这种死最好,也最为人所羡慕,因此在北京称老人的死为“喜丧”。但在基督徒的眼中看来,这最好的死也不如为主的名和祂的道被人害死更佳美、更光荣、更伟大,因为这种死能使那坐在神的右边的基督都站起来表示敬意和欢迎!

此外还有更美的应许,就是主曾应许祂的教会说:“你将要受的苦你不用怕。魔鬼要把你们中间几个人下在监里,叫你们被试验;你们必受患难十日。你务要至死忠心,我就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启2:10)

是,那些为祂的名和祂的道舍命的人,不但在他们舍命的时候受主的尊敬和欢迎,在主回来的时候他们还是要得着主为先向祂尽忠的人所预备的生命的冠冕,这冠冕是普通的信徒不能获得的。明白了这个真理以后,我们便知道在基督徒的心目中最光荣、最伟大、最有福的死,不是寿高年迈,无疾而终,乃是为主的名和主的道被人杀害,丧了性命。一个作基督徒的人如果能这样死,真是蒙神特别的恩待,因为这种福气并不是容易得着的。

我们读教会历史,念到古代的圣徒为主的名被那些崇拜假神的帝王、贵族、官吏、民众逼迫杀害的时候,他们是那样激昂慷慨,甘心选择舍命流血的道路,绝不肯背叛他们所信的神,前者仆,后者继,从容就义,视死如归。就是因为他们深知确信这种死是光荣的、伟大的,这种死不但不是他们的损失,正是他们最大的幸福。不幸第四世纪的初叶,基督的福音被罗马帝国的皇帝所利用,教会与政治混杂在一起,神的道被人混乱,一千几百年来,一般传道人所传的,和大多数的教会所信的,已经不是主耶稣和使徒所传的福音,加以教会因着外面的畸形的发展,以致称为基督徒的人中间大多数没有信仰、没有生命。在这种情形之下,绝大多数的基督徒便不再有古代圣徒那种慷慨就义、视死如归的精神,只是胆怯畏缩、怕死贪生、伈伈俔俔、苟且偷安,不敢与罪恶抗争,不敢在恶劣的环境中承认主的名,不敢坚持自己的信仰,甚至厚颜无耻、卖主卖友、改变主的福音、混乱主的圣道,希冀借此博得世人一点好感,以免遭遇逼迫患难。这些人不但在主的面前要遭厌弃,就是那些不信的人也要轻看他们、鄙视他们,把他们看得不值一文小钱。因为教会中有很多这样的人,甚至连一些本来有信仰、有生命的基督徒也受了他们的影响,随着他们软弱下去。我们的主看见这种可悲的情形,该要怎样伤心苦痛呢!

在这种可悲可痛的景况中必须有向主尽忠的勇士奋起,在前面领着众圣徒走上古代圣徒所走过的路,也就是使徒所走过的路:刚强壮胆,不怕危险,不但不逃避死亡,而且面向着死亡走去,看为基督的名受羞辱为荣耀,争着为主舍命,如同运动员在运动场上争取锦旗一样。“德不孤,必有邻。”只要有一个人能这样作,便会有许多人受他的激励、受他的影响,神的名要因此得荣耀,基督复活的大能要因此被证明,这不信的世代要因此看见神的大能显现,这些得胜的勇士也要因此被他们的主所尊重欢迎,在祂的荣耀显现的日子他们也必承受祂所应许他们的那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

或者有人要问我说:“如果能有为主舍命的机会,那真是最好不过,但如果在我这一生中始终遇不见为主舍命的机会,那我不是极不幸了么?”这个问题极容易回答。圣徒中间能有机会为主舍命的人虽然不多,但每一个圣徒都能作这种得胜的勇士。只要我们有这种信心、勇气、和决志,准备着为主舍命,也真能在各种环境中勇往直前,不畏缩、不惧怕、不随波逐流、不卖主卖友、不羞辱主的名、不违背主的命令,不辜负主的负托与期望,纵使我们到离开世界的日子始终没有机会为主舍命,我们仍是可以得着那为主舍命的圣徒所得的荣耀和奖赏,因为主所要的是我们那颗向祂尽忠的心。有了这颗肯向祂尽忠、为祂舍命的心,纵使一生没有机会为祂舍命,我们仍是与司提反是一样的受主的尊敬和欢迎。反过来说,如果一个信徒因为惧怕危险以致投降了世界,但世界却因为他曾跟随过耶稣,还是杀害了他,这个人绝不能算是为主舍命。这个人虽然死了,他仍是一个失败者,他不配、也不能得那忠心的门徒所得的奖赏。明白了这个真理,我们便不必忧虑我们有没有为主舍命的机会,只要我们有为主舍命的心志和准备就够了。

魔鬼攻击圣徒的方法虽然有千方百计,但总起来不外乎两种:一种是诱惑,另一种是恐吓。属于前者的,有金钱、享受、前途、名誉、友谊、爱情等等。属于后者的,有侮辱、笑骂、失业、贫穷、孤立、囚禁、痛苦、死亡等等。在这一切中间,以死亡为最严重、最可怕的事。怕死贪生是人人共有的心理。基督徒既然也是人,当然他们也会怕死贪生。撒但就利用基督徒的这一个弱点向他们进攻,也果真收了果效。许多很好的基督徒就因为怕死贪生,失败在撒但的脚前。如果我们都明白了为主的名舍命不是损失,乃是利益;不是可怕的事,乃是可庆的事,我们便不怕死亡的威胁,撒但所用的最后的计策也就在我们身上失效,那时我们不但能得胜,而且要得胜有余,我们也要与保罗一同夸胜说:

“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么?是困苦么?是逼迫么?是饥饿么?是赤身露体么?是危险么?是刀剑么?如经上所记:“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人看我们如将宰的羊。”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8:35-39)

“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那里?死啊,你的毒钩在那里?死的毒钩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感谢神,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赐给我们胜利。”(林前15:55-57)

约翰在拔摩海岛上所听见的声音是真实的。他说:

“我听见在天上有大声音说:‘我神的救恩、能力、国度、并祂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因为那在我们的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弟兄胜过他,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启12:10-11)

王明道(1900-1991)中国家庭教会领袖。本文选自《王明道文库第5册·天召》第3章“作主精兵”,浸宣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