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梓宜:在沮丧中坚心等候神

0

经文:诗篇四十二至四十三篇
在诗篇第四十二和四十三篇中,诗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自己说:

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为何在我里面烦躁?应当仰望神,因我还要称赞祂。祂是我脸上的光荣,是我的神。(诗42:5;43:5《和合本》)

这心声在这两首诗中出现三次(诗42:5、11;43:5),就像重复出现的“副歌”一样。事实上,这两首诗在诗篇中连在一起,结合起来就好比一首有三节歌词的诗歌,每唱完一节歌词,就唱这段经文做“副歌”。

这“副歌”又可以这样表达:

我的心哪!你为什么沮丧呢?为什么在我里面不安呢?应当等候神;因为我还要称赞祂,祂是我面前的救助,〔是〕我的神。(诗42:5、11;43:5《新译本》)

诗人为何沮丧?甚至重复对自己说:“我的心哪!为何你沮丧,为何你不安呢?你要等候神!”他是否没有倚靠主,所以失去了主的喜乐和平安呢?细心思想这两篇诗篇,可知诗人是个渴慕神和倚靠神的人。这两首诗的内容说明了信靠神的人有时是会经历沮丧和不安的,并且描述了一个信靠神的人在沮丧的时候如何祷告和持守盼望。

一.信靠神的人有时会经历沮丧
一个信靠神的人为何会沮丧?诗人描述了他的遭遇:

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活的神;我什么时候可以来朝见神的面呢?…我从前常常和群众同去,与他们进到神的殿里,在欢呼和称谢声中,大家守节。每逢想起这些事,我的心就感到难过。(诗42:2、4《新译本》)

诗人当时落入一个处境,使他不能到圣殿敬拜神。他是可拉的后裔(参第四十二篇的标题),是个利未人。利未人是蒙神拣选负责在会幕和圣殿中事奉的支派;在大卫的时代,可拉的后裔(哥辖的子孙)开始负责歌唱的事奉(代上6:31-38)。而这个可拉的后裔如今受到拦阻,不能到圣殿去,不能够事奉神。他想起自己“从前常常和群众同去,与他们进到神的殿里,在欢呼和称谢声中,大家守节”,但现在无法在圣殿事奉,不能与会众一起向神欢呼和称谢,他的心就感到难过。

我们或许能够体会诗人这种难过心情,特别是过去一年多瘟疫流行,使许多信徒不能聚集一起敬拜神。虽然不少人还是可以在教会约定的时间,透过网上直播或录影一起敬拜,但始终大家不能聚在一起,听不到前后左右的人一同唱诗读经,经历不到现场敬拜的那种喜乐。这场瘟疫使我们有一段长时间失去了到圣殿敬拜的自由。不过,即使没有瘟疫,还是有许多人受到拦阻,不能到教会去;有些人受到家人拦阻,有些人是因为卧病在床。而这位诗人以前在圣殿负责歌唱的事奉,如今无法到圣殿事奉神,他的心就感到难过。

诗人沮丧,除了是因为在信仰和事奉上受到拦阻,还有就是敌人一直攻击他,但神的救助仍未来到:

我要对神我的磐石说:“你为什么忘记我呢?我为什么因仇敌的压迫徘徊悲哀呢?”我的敌人整天对我说:“你的神在哪里呢?”他们这样辱骂我的时候,就像在击碎我的骨头。(诗42:9-10《新译本》)

神的沉默让诗人感到十分痛苦:“神啊,你明明是我的磐石,是我的坚固倚靠,但你为何忘记我?为何丢弃我?”而敌人见到神没有救助他,就继续欺压他!敌人向他辱骂,“整天”对他说“你的神在哪里呢?”他就非常难受,伤心到昼夜以眼泪当饮食(诗42:3),感到有如骨头被击碎的彻骨之痛(诗42:10)。

诗人所面对的敌人,是不敬虔的国家,是诡诈和不义的人(诗43:1)。不敬虔、诡诈、不义的国家和民众,为许多人带来痛苦。信靠神的人在不敬虔和不公义的社会中生活,往往因为拒绝和抵抗不敬虔和不公义的事情,就遇到攻击和压迫。而当神的救助尚未来到,神的公义仍未彰显,黑暗邪恶的势力仍然猖獗,信徒仍然受到不义的压迫时,我们的信仰也受到挑战。敌人一直在嘲讽:“你的神在哪里呢?你的神不来救你吗?”我们也相当沮丧,禁不住要问:“神哪!你为何忘记我?”

虽然境况令人相当沮丧,但诗人仍然坚定信靠神。他没有否定和回避自己内心的沮丧和不安,同时积极地向自己的心作出鼓励,并且重申自己对神的信心:

我的心哪!你为什么沮丧呢?为什么在我里面不安呢?[你要]等候神!因为我还要称赞祂,祂是我面前的救助,[是]我的神。(诗42:5, 11;43:5《新译本》)

信仰上的拦阻,不公义的压迫,还有神的沉默,令信靠神的人沮丧不安。但诗人在沮丧不安之中仍然坚定等候神,因为神是他的神,必定拯救他,帮助他。

二.信徒在沮丧时的祷告和期盼
在痛苦的境况中,在内心出现沮丧时,诗人对神的信靠仍坚定不移。他说:

白天耶和华赐下祂的慈爱;夜间我要向祂歌颂,向赐我生命的神祷告。(诗42:8《新译本》)

在困境中,诗人仍然日日经历神的慈爱。即使他还未脱离压迫,还是未能到圣殿敬拜,但他的生命蒙神保守。他每晚向神歌颂和祷告,为每日生命中点滴的恩典而感谢神。这提醒我们:虽然困境仍在,甚至大得令人怀疑神已经忘了自己,但其实主天天看顾和保守,在每日的生活细节中,我们仍然经历到主的慈爱;患难并不能使我们与主的爱隔绝(罗8:35)!在患难的日子里,仍有主恩可以数算。

而面对不敬虔和诡诈不义的事情,诗人就继续等候神为他伸冤:

神啊!求你为我伸冤,为我的案件向不敬虔的国申辩;求你救我脱离诡诈和不义的人;因为你是赐我力量的神。(诗43:1-2《新译本》)

诗人活在不敬虔的国,遭受诡诈不义之人的压迫;但他仰望天上那位公义君王,深信神必为他伸冤。我们生活在充满罪恶的世界中,见到许多诡诈不义的事情,看到人为求达到目的而指鹿为马,为逃避责任而诿过他人。人的手段可能让自己得到一时的好处,但无法让自己逃过神的公义审判;公义的神一定会作出公义的判决。地上的国家和法庭,不时会有不公不义的情况出现,使人民受害蒙冤,也叫追求公义之人感到沮丧。但请不要忘记:那位在天上掌管万有的公义君王,是最终极的终审法官;人世间所有案件,最终必在神那里得着公正的裁决。所有不敬虔、诡诈、不义的人,终必受到公义的刑罚。

在不义和黑暗的境况中,诗人持续祈求得到神的亮光和真理的引导。

求你发出你的亮光和真理,好引导我,带我到你的圣山,到你的居所。我就走到神的祭坛前,到神、我极大的喜乐那里。神啊!我的神啊!我要弹琴称赞你。(诗43:3-4《新译本》)

诗人深深相信,终有一天他能走到神的祭坛前;他也深信,虽然现在心灵沮丧忧伤,但只要得到神的引导,就能够化解沮丧为喜乐,因为神是他极大的喜乐!虽然现在这沮丧的心情反覆出现,但他深信,只要他继续得到神的亮光和真理引导和带领,至终必能到神的祭坛前,再次唱歌弹琴事奉神,得到极大的喜乐。

我们活在世上难免遇到令人沮丧和不安的事情。主耶稣明言我们在世上有苦难,但同时应许我们在祂里面有平安(约16:33);而且主已经将永恒的盼望赐下,应许所有忠心跟随祂的人享受永远的喜乐和平安。那将来的喜乐与现在的痛苦相比,就会显得现在的痛苦是短暂的、细小的,而将来的喜乐是永远的、极大的。因此,最重要的是,在沮丧中我们要坚持跟随主的引导和带领,正如诗人求神发出亮光和真理,让自己继续得到引导,使他到神的祭坛那里,在神的面前弹琴称赞祂,得着极大的喜乐。

“我的心哪!你为什么沮丧呢?为什么在我里面不安呢?”信靠神的人或有沮丧和不安的时候,但我们要对自己说:“你要等候神!因为我还要称赞祂,祂是我面前的救助,是我的神。”在沮丧之时我们要坚持向神祷告,要耐心等候神。因为这位公义之主是我们的神,我们是祂的子民,祂必定帮助和拯救我们。我们总要专心跟随主,让主的亮光和真理继续引导我们,好让我们在祂那里得到极大的、永远的喜乐。

金灯台活页刊 第213期 2021.5

作者陈梓宜传道为《金灯台》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