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年与美国误判 纽约华人学者研讨

0

 

90岁文人与90后年轻学者研讨 美国多届总统对中共误判 改写中国和世界历史


纽约思想者俱乐部、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博登书屋和当代中国评论国际季刊编辑部,3日举办《百年较量——美国能否击败共产主义》新书发表学术讨论会。(视频截图)

在中国共产党百年之际,纽约华人社区举办了各种“另类庆生”活动,一些团体到纽约中领馆前抬黑棺材、奏哀乐,为中共“送终”;一些团体举办“百年中国‧中共百年”100小时系列研讨会,声讨中共;前中国社科院研究人员、华人社区资深记者钟闻所着的《百年较量——美国能否击败共产主义?》也适时出版,一批华人学者文人为此展开研讨。

在中共窃国100年之际,如何分析中共的历史、当下,如何看待中美百年较量、美国对共误判?美国能否击败共产主义?从90岁的钟闻到90后青年学者王庆民以及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与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理事张博树及芝加哥大学客座教授滕彪、北美独立学者罗慰年等,四十多名华人学者7月3日在网络上讨论得越来越热烈。

美国被共产党骗了几十年

前中国社科院研究人员钟闻说,他原来在中国大陆对美国知之甚少,得到的教育灌输是“美帝侵略”,来到美国忙于谋生,退休后才有空,想知道美国的来龙去脉,带着“美国为什么强大”的问题,想探个究竟。没想到,他在写《美国400年》一书的过程中,“发现美国被共产党骗了几十年,十分震惊”,促使他把这部分内容抽出来扩大研究。

钟闻说,1848年《共产党宣言》发表时已写明:一个幽灵在欧洲上空游荡,也就是“公开与上帝作对的撒旦魔鬼,要颠覆上帝现行秩序”。“威尔逊是第一个清醒严正对待共魔的总统,胡佛更痛恨俄共,称他们是一群杀人犯。但是到了罗斯福与俄共建交就莫名其妙。”

他认为二战期间罗斯福总统与斯大林结盟、输血是最大的“战略失误”,“罗斯福是帮一个魔鬼反对另一个魔鬼。”“让恶魔打出一个‘社会主义阵营’来,帮毛泽东吃掉整个中国,大陆30年死人数千万,是一个巨大的悲剧。”

40年养肥中共 改写中国及世界历史

美国其后多届总统对中共的认识都模糊不清,以致共产主义势力壮大。钟闻总结:“前30年美国纵容养肥了共魔斯大林,1960-1980年代主要美苏较量,美中从未较量过,1970-2010年代,40年一直是养肥中共,2015年白邦瑞发表《百年马拉松》以后美国才清醒,中美较量只有5年。”

往前追溯,可推至1930年美国记者斯诺(Edgar Snow)给毛泽东和中共写书吹捧,钟闻指出,在美国左派知识分子的影响下,美国朝野根本没有认识到极权主义的性质。美国的一些所谓“汉学家”,对中共的本质认识模糊甚至错误。这些误判不仅改写了中国的历史,也改写了世界的历史。

钟闻先生在中国度过大半生,早年“亲自尝过‘无产阶级专政’的滋味”,1981年弃专制、投民主,来纽约当记者。他说即便中共伸到美国来的魔爪继续威胁当地华人,但华人身在自由美国土地上,基本上无安全之虞,如不参加这场“让共产主义退出历史舞台”的战斗,对不起几千万死去的大陆同胞。

中共早年被境外势力操控 “民心”越来越不重要

旅欧的90后青年学者王庆民赞同说,中共的诞生和早年的发展“妥妥的是被境外势力操控的”。“可以说,没有外部势力,中共就不可能发展壮大,更不用说占领整个中国大陆、取得执政权。这样的历史史实,对照当今中共动辄指责外国‘干涉中国内政’,唾骂异见人士和社运分子等‘勾结境外势力’,是十足的讽刺。”

他认为,中国人的“民心”对中共已显得越来越不重要。对中共来说,极权的进化程度使它不再需要那么担心广大普通民众的不满。主导了信息技术使用权的中共,更在乎的,是来自内部的现体制既得利益集团是否不满、诉求为何。

对于钟闻说美国被中共骗了80年,芝加哥大学客座教授腾彪认为,美国在某种程度上“不完全是被中共欺骗,从苏联开始到中共取得政权,有结构性的因素等,整个世界的意识形态和现在不一样。不过到1989年之后,有可能有故意被骗的因素,中国的低人权优势,在任何地方赚钱不如在中国赚钱”。

中共问题已成全球性问题 我们听天意、尽人事

他赞同王庆民所说的,现在中共的严密控制下,“中国人能觉醒的困难越来越大,不容乐观。”

曾经长期参与反抗中共运动的王军涛说,过去西方国家似乎认为中共垮台是中国人自己的事情,“中共这么荒唐这么混账的一个政权,今天大家觉得应该判它死刑,或者这个混蛋就不应该生出来,可是为什么它就在中国落地,而且向世界扩张了?这件事过去在美国人看来,觉得这是中国人自己的事情,都是中国人要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但是现在中共问题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共产党怎么垮台?他认为,中共可能有一千种死法,“小事靠本事,大事靠天意,怎么结束暴政上,不是人能算出来的,我们只能听天意、尽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