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雅各:神为何让我经历郑州水灾? ——经历疫情及水灾,显明神对我们的托付具有时代性和紧迫性

0

来10:1-18

主耶稣上十字架是一件划时代的事,因着祂一次献上自己的身体,就废掉了罪的权势,胜过了死亡,祂献上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因着耶稣将自己完全的献上,我们就脱离了罪的捆绑,得以成圣,能够坦然无惧地来到神的面前。今天神要我们献上的不是牛羊的血,而是将自己完全献上为祭,这是一条成圣的道路。

有人可能会问,我凭什么要将自己献上?今天大到国家,小到一个企业、组织都要求人们将自己的青春献上,那么我们凭什么要奉献自己呢?作为基督的跟随者,我们选择毫无保留地奉献自己,原因是基于我们对神的认识,以及祂为了我们所做的一切。

一、成圣(1-14节)

如前所述,旧约的律法和献祭“软弱无益”、“一无所成”(来7:18-19),“因为公牛和山羊的血断不能除罪。”(来10:4)从赦罪的方面看旧约时代的这种重复的献祭是没有任何作用的,所以基督到来的时候向天父说:“神啊,祭物和礼物是你不愿意的,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燔祭和赎罪祭是你不喜欢的。”(来10:5)希伯来书的作者指出,虽然旧约的献祭是神在律法中规定的,以色列人的信仰生活也围绕着献祭,但在旧约中,耶和华神就多次启示以色列人,祂并不看重百姓献上的祭物和礼物(诗40:6,耶31:33-34,申32:35-36)。如果只有外在的礼仪而缺乏真诚地遵行神的旨意,就违背了献祭的根本目的。[1]神更看重的是献祭者的心。

由于旧约牲畜献祭的不完全,需要更有效的办法,就需要由基督献上一种截然不同的祭品:旧约祭牲之死纯是一种被动及身体的经历;基督献己为祭,却是涉及心灵和意志顺服神旨的行动。[2]作者引用了诗篇40:6-8节的内容,把它用在了基督身上,仿佛耶稣在此对我们讲话:我来了,就是为了遵照父神的旨意,成为永远的赎罪祭,拯救你们,使你们完全,并且成圣。这是10章10节所说的神的旨意的中心真理。神的旨意是要藉着祂儿子耶稣基督献的祭使我们成圣。[3]“我来了”,不是一个预言,而是说明了一个已经成就的事实。耶稣基督已经做成了救恩!

“我来了为要照你的旨意行。”这句话的重复出现,表明了基督的完全顺服。只有基督的完全顺服,神的旨意才能完全成就。圣经中顺服的例子很多,挪亚因着顺服,就用120年的时间建造方舟,被人看作是疯子;亚伯拉罕完全顺服,就把自己的最爱的儿子献为活祭;新约中,耶稣的门徒因着顺服,就响应主的呼召,放下渔网,跟随耶稣。圣经中最大的顺服,就是主耶稣基督。在上十字架前,祂向父神祷告说:“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26:39)耶稣甘愿牺牲自己,顺从了天父的意思,就死在十字架上,为我们作了挽回祭。

耶稣是承上启下者,“祂是除去在先的,为要立定在后的。”先有旧约的燔祭和赎罪祭,后有基督遵从上帝旨意,道成肉身,献上自己为祭。基督一次的献己为祭,就同时废除了旧约的整个律法及献祭制度,以及引进了全新的救恩纪元。[4]

“我们凭这旨意,靠耶稣基督只一次献上祂的身体,就得以成圣。”(来10:10)

如何成圣?新约圣经告诉我们有三种成圣的方法:

第一,因真理成圣。约17:17,19说:“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我为他们的缘故,自己分别为圣,叫他们也因真理成圣。”

第二,因圣灵成圣。彼前1:2,“就是照父上帝的先见被拣选,藉着圣灵得成圣洁,以致顺服耶稣基督,又蒙祂血所洒的人。愿恩惠、平安多多地加给你们。”

第三,因耶稣的血成圣。我们凭这旨意,靠耶稣基督只一次献上他的身体,就得以成圣(来10:10)。

因为祂一次献祭,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来10:14)

所以耶稣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圣,也就在城门外受苦(来13:12)。希伯来书第十章出现的三次“成圣”(10,14,19节),指的都是因耶稣基督献上自己的身体和所流的血叫人成圣。

希伯来书中,“成圣”的意思就是在上帝的眼中成为圣洁和公义,所以,这样的成圣不是靠着多次重复的献祭,不是靠着个人努力才能实现,而是从耶稣宣称“我来了”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事实。希伯来书在此的“成圣”是被动语态,是完成时态,这表示基督使人成圣的行动已告完成,因此信徒是在“已经成圣”的状况中。

耶稣为我们的罪献上自己,一次献上,永远有效,祂把我们的罪一笔勾销。新约时代的信徒,凭着信心来到神面前时,已经被称为义。对于如此大的恩典,我们应该怎样回应呢?

二、效法(15-18节)

旧约的祭司在会幕或是圣殿中总是站着事奉,代表了他们的工作未曾完成;然而我们的大祭司基督,已经坐在神荣耀宝座的右边,“坐下了”表明基督的事工完全了,不必再做什么了。基督一次献上了永远的赎罪祭就大功告成了。今天新约下的神的儿女,所有的罪已经蒙赦免,不用再为罪献祭了(来10:18)。基督徒从身份和地位上来说,已经没有罪,被神称为义,但基督徒仍然在犯罪,新约圣经告诉我们要认罪、悔改(雅5:16;约壹1:9;提后2:25;启2:5、16)。

对这一难题有两种极端的认识:“恩典福音”派不让人认罪,他们强调神的恩典这没有错,但问题是人很有限,很难做到绝对不犯罪,如果像“恩典福音”派坚持不认罪,那对罪的态度就是任意妄为,事实上神是恨恶罪的。我们必须认真对付每一个罪,以免我们的属灵成长受到拦阻。

另一种极端是对过去所犯的大罪总是在控告和阴影中不能自拔。我们所有人都有过去,可能有人信主前有过不道德的性行为,或是说谎、作弊、贪污等羞于向人承认的行为。我们的仇敌撒但,很喜欢将这些过去的阴影带进我们的良心,经常控告我们,以破坏我们的思想和情绪。如果我们是新约的子民,我们在神面前实际上是无罪的,基督一次性的献祭,把我们过去所犯的罪一笔勾销。[5]

赦罪、称义是基督徒新生命的开始,但这不是终点,而是新的起点。作为基督的门徒,理所当然的应该去效法基督,把自己全然献上。耶稣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路9:23)

我是2000年信主的,信主后很积极主动的参与教会的各样聚会,使我的心中有了很大的变化,开始不愿意参与单位上和社会上的一些应酬及闲聊,却很喜欢与基督徒交往并谈论有关信仰的问题。到了2003年,有机会深入地接触到几位外地来的传道人,他们的生命和事奉深深地打动了我,我很羡慕他们的职分,梦想有一天我也要像他们一样,作一个全职传道人。今天我成为一位全职传道人,能走上这条道路应该说与当年的这一经历有密切的关系。

约在2005年,有一天晚上,我读马可福音耶稣呼召门徒时说的一段话:“来跟从我!我要叫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他们就立刻舍了网,跟从了祂。”(可1:17-18)当时这段经文仿佛在我眼前动起来了,我看到被主呼召的这几人,不是看重自己的产业,而是看到跟随主是最重要、最神圣的,所以,他们义无返顾的放下了渔网、舍弃了船,坚定地跟随了主耶稣。我深深被门徒对主的回应所感动,我当时热泪盈眶,立即跪下祷告,并在主面前立志,宣誓要放下一切跟随主。

跟随主需要付出代价。我们大多数人认为,耶稣的这些门徒,都是些一穷二白的人,实际上,打鱼在当时的加利利一带,是很好的职业,收入相当不错。而且他们不仅有网和船,还有雇工,他们不是山穷水尽、无路可走了才跟随耶稣,而是在有很好的职业的情况下,舍下了这一切,毫不犹豫地跟随了主。

“这样,你们无论什么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14:33)

这是讲作门徒的代价。这里不是讲跟随耶稣,就要放下以前的职业,做全职传道;也不是跟随耶稣就不要家了,这里的重点是讲,要把主放在第一位,其它任何事情与主相比都算不得什么。耶稣呼召跟随者,要用所有的精力,献身于天国的福音之中。

经历了2020年的疫情,我心中暗暗发誓,如果我从海外平安地回到家乡,那么我一定要像使徒保罗一样去为主而活:“主让我去哪里,我就去那里;主让我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主让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

最近,有两件事对我触动很大,一件是弟弟在六月中旬查出胃癌。病情来势凶猛,但因祸得福,弟弟知道自己得了癌症后决定信主,他分享自从决定信主的时候,里面有出人意外的喜乐。我相信神的目的是要借着疾病患难拣选他,而非惩罚他。

第二件事,就是7月19号从上海返回家乡的时候,阴差阳错的到了郑州。20日凌晨,我所坐的列车停在徐州站不动了,直到上午9:30才宣布行程取消。当时得到消息,动车没有停运,于是想通过手机软件抢购去老家的高铁票,但没有成功,然后发现有到郑州的高铁票,就毫不犹豫地买了。当时,主要考虑的是徐州人生地不熟,而郑州有熟悉的教会同工。7月20日约下午两点到达郑州东站,然后从地铁5号线转3号线。我所坐的地铁路段就是后来发生惨剧的地方,只不过是我提前了两个小时,才安然无恙。到达以后,让我亲身经历了这场特大洪灾。我亲眼所见了一辆辆车抛锚泡在水里;许多人和我自己在深到大腿根部甚至齐腰深的水中行走;看到了街上一派灾后悲痛的景象……神让我亲身经历了两次大灾难,这绝非偶然,我在想神为什么要让我看到并经历这些事,神的心意到底是什么?

或许,神让我遇见这两次世纪性的灾难(疫情及水灾),一定有祂在我身上的美意。对我来讲这样的经历绝不能看作是平常,或许祂对我和众多的子民在说话,神在我们身上的托付具有时代性和紧迫性。

从最近的经历中我又想到,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保险业如此发达,汽车需要保险,人身需要保险,但这些丝毫都不能给人们带来安全。谁能想到坐一次地铁,开一次汽车就遇到灭顶之灾,把鲜活的生命就葬送了!

但是我们的保障在基督里面。因为耶稣基督这位大祭司为我们的罪献上的祭是可靠并全面的。祂流的宝血遮盖了我们过去和将来所有的罪,我们需要凭着信心信靠耶稣并委身与祂,与祂建立亲密的关系。

参考书目

乔治·格思里(2006) 《国际释经应用系列:希伯来书》。陈永财译。香港:汉语圣经协会。

冯荫坤 《天道注释:希伯来书》。电子版。

注释:

[1]乔治·格思里《国际释经应用系列:希伯来书》,陈永财译(香港:汉语圣经协会,2006年)335。

[2]冯荫坤《天道注释:希伯来书》第十章,电子版。

[3]乔治·格思里《国际释经应用系列:希伯来书》,陈永财译(香港:汉语圣经协会,2006年)339。

[4]冯荫坤《天道注释:希伯来书》第十章,电子版。

[5]乔治·格思里《国际释经应用系列:希伯来书》,陈永财译(香港:汉语圣经协会,2006年)345。

曲雅各 中国大陆传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