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7日民主快讯

《国安法》笼罩下的香港

2021年8月中旬以来,香港当局以《国安法》为武器,对参与抗争的年轻人展开密集报复,学生领袖黎嘉豪获刑3年,最年轻的两位被告被捕时仅13岁。仅在9月3日一天,就有26人同时上法庭,防毒面具成了暴动的罪证,被警察打伤者反被法官教导改过自新。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中)2021年9月7日前往警方,递交支联会拒绝向警务处提交该组织人事资料的公开信。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中)2021年9月7日前往警方,递交支联会拒绝向警务处提交该组织人事资料的公开信。 REUTERS – TYRONE SIU

香港学术界也屡遭打压。港大学生会遭校方割席、国安立案,四名成员更以 “宣扬恐怖主义罪”被捕起诉。香港八大校”已有七校学生会停止运作,校园刊物被校方严格审查。多所大学于9月开设国安教育课程,中小学也被要求在各科中渗入国安内容。本来引导学生自由思辨的通识科老师,现在却被强迫充当喉舌。

同时,香港公民团体在压力下掀起解散潮,其中包括8月23日由常委投票决定解散的支联会。但香港国安并未放弃对支联会的追究,仍然勒令其上交内部资料。支联会致力于平反六四,与中国异议人士关系密切,若国安取得这些资料,很多人的安全将受到严重威胁。

国安法也在文娱界攻城略地。港府于8月24日宣布修订电影检查条例,强制所有影片通过国家安全审查,并对私人网映影片动用刑罚。艺人何韵诗9月原定在港开演唱会,却因支持民主而被临时叫停。8月30日,以“羊村”系列儿童绘本隐喻反送中的五名作者以煽动罪走上法庭。

红色恐怖笼罩香港,抗争逐渐转向海外。他们在东欧开展览会,在美国摆“黄丝”摊,还搭建“香港秘密行动网站”记录流亡者心声。8月31日是太子站恐袭两周年,港人在英国上演大型抗争默剧“被时代选中的人“,在加拿大放映电影《占领立法会》和《理大围城》,再现民间的抗争与警方的暴行。有60件抗争物品和档案还被新西兰国立博物馆永久收藏。

维吾尔集中营的最新消息

2021年8月有更多的维吾尔政治犯被证实身在监狱或集中营。新疆社科院前副院长阿布都热扎克·沙依木因编写的教科书不够汉化和党化被判无期徒刑,热娜古丽·根尼因为在父亲的葬礼上祈祷被判囚17年。仅在伊犁的一所小学就有 42名学生因为父母被囚,作为“严重问题”被官方施以“特殊政治教育”。

中国政府2019年1月5日组织外国记者和政府官员参观新疆和田职业教育训练中心时当地居民为他们表演。

中国政府2019年1月5日组织外国记者和政府官员参观新疆和田职业教育训练中心时当地居民为他们表演。

中国政府否认集中营的存在,并且雇佣网红以“游客“的身份散发假新闻。但也有西方人前往新疆,实地见证了“旅游胜地”背后的铁丝网、政治文宣和便衣警察。美国记者杰弗里·凯恩指出:新疆已被现代化技术变成“末日监控乌托邦”,维吾尔人正被 “预测性警务”批量送入集中营。

维吾尔种族灭绝继续被外界关注,9月1日在英国纽斯卡尔大学为此举行了一场大型研讨会。德国学者郑国恩指出:中国目前使用大规模监禁和系统性绝育等措施,在 30年内可能阻止450万维吾尔人出生。在2021年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华裔设计师李昕在舞台上用布幕声援维吾尔人。

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的猎捕行动延伸到海外。它利用黑客入侵和威胁家属的方式,迫使维吾尔裔美国人闭嘴。它与土耳其政府建立”联合安全合作机制”,并开出逮捕名单。它在阿富汗早有与塔利班合作的经验,以至于塔利班胜利后当地的维吾尔人疲于躲藏,唯恐再次被当作礼物送给中国。

与此同时,西方政界继续因维吾尔奴工问题推动对华制裁,澳大利亚继美国之后通过了禁止进口强迫劳役制品的法律。然而美国商界却全力阻止这种强硬政策,以便自己从对华贸易中获益;而一部分进步主义人士则认为气候变化更为重要、美国人权状况更加糟糕:两者结成了奇怪的左右联盟。

中共继续强化对西藏人权的打压

在2021年8月,中国政府加紧对西藏文化和宗教的打压。19日,被拘押审讯的90后诗人泽巴突然去世,官方称死因与酗酒有关。泽巴曾写过五本书,因批评当局政策多次被捕。23日起,大批军警连日搜查石渠县温波镇,以私藏达赖喇嘛法像为由,到9月1日为止逮捕了113名藏人,这一行动还在进行。

当局在秋季学期全面推行单一汉语教学政策,将教材从藏文改为中文。在甘孜县,甲登慈善学校改用汉语。在达日县,狮龙宫殿学校被关闭,女教师仁钦吉以“煽动分裂国家罪”被捕。当地藏人中学生在微信群反对母语灭绝政策,19岁的居勒扎克和扬戈里克因此被捕。西藏自治区公安厅曾于2018年通告:保护母语属于“反动思想”和“黑恶势力”。

与此同时,中共在藏地大办活动,庆祝所谓和平解放七十周年。9月2日,两位流亡藏人作者在台湾发布新书,揭露当年的“十七条协议”是藏方代表在北京被扣押后签订的囚笼之盟,而且达赖喇嘛直到数月后才从广播中得知签约的消息。

尽管如此,流亡政府官员达瓦才仁表示:并不寻求独立,只要求中共落实其宪法中承诺的高度自治。藏人行政中央于8月13日解散了“藏中和谈筹备小组”,另设 “策略规划小组“,以推动藏中谈判恢复,并促成达赖喇嘛访华。针对中共打压,达赖喇嘛本人也开示说:要怜悯伤害自己的恶人,对共产党加倍慈悲。

2021年9月2日是“西藏民主日”,这一天藏人行政中央在达兰萨拉举行仪式,全球各地藏人也纷纷集会,纪念达赖喇嘛推行民主制度61周年。英国沃尔瑟姆森林市政府则升起了西藏国旗,奏响了西藏国歌,表达对藏人事业的支持。

关注 张展案、尹旭安案

张展是进入武汉疫区采访报道的第一位公民记者,她因此以寻衅滋事罪在上海被判监四年。2021年8月,从狱中传出她面临生命危险的消息。

张展在2021年5月被捕,6月就开始拒绝正常吃饭。在审讯期间,她曾遭到强制插管灌食、上脚镣、24小时戴约束带等酷刑。在宣判后她仍然拒绝吃饭,以表达对非法囚禁的抗议。

张展因绝食,她的体重从75公斤跌至不到40公斤,营养严重不良并有腿脚浮肿,同时有胃溃疡等消化系统疾病。她曾在8月上旬一度住入监狱医院,母亲为她申请保外就医却遭到当局拒绝。

张展的朋友们担心她无法活着走出监狱,“人道中国”因而发起“救张展”全球联署行动,奥斯卡中国自由人权奖委员会也要求当局立即释放她。

在张展绝食命危的同时,另一位良心犯尹旭安的健康也亮起红灯,他身患糖尿病和三级高血压,在狱中多次晕倒和被抢救,羁押他的大冶市看守所因为他的身体状况,一度不愿承担责任。

尹旭安因上访维权而14次被当局非法拘禁,因此成为新公民运动的热心参与者。在 2015年因声援屠夫吴凎被捕,以“寻衅滋事罪”获刑 3年6个月。他出狱后两度被刑拘,并最终以相同罪名再次获刑4年6个月。

8月21日,尹旭安的两位律师前往黄石中院,要求允许他保外就医。然而胡佳等前良心犯指出:政治犯除非对当局妥协,否则获得保外就医很有难度。律师指出:尹旭安在第二次被捕前并无任何新的行动,当局完全是肆无忌惮地罗织罪名迫害他。

关注异议青年张盼成、异议人士肖春

2021年8月26日,海外异议人士华涌说:因在视频中抨击中共而二度被捕的张盼成,案件一审已结束,但家人并未收到判决书。

26岁的张盼成曾是农村留守儿童,在北大当过保安,2018年与好友祁怡元一起在中南海外表达不同政见并直播上网,在视频中要求民主自由、声援良心犯,因此以寻衅滋事罪被判一年半。

出狱后的张盼成并没有改变自己的信念。他2021年新年在甘肃老家再度录制视频,谴责中共政权并直指党魁习近平是暴君。他说自己不会为中共的镣铐懊丧,反而将其当作令人骄傲的勋章。

张盼成发布视频后主动向警方投案,目前羁押于合水县看守所。第二次被捕宣判之后,他想上诉但遭到家人反对,而家庭也无法承担律师费,情况堪忧。

5月,另一位异议人士肖春也被秘密审判,并以寻衅滋事罪判囚四年送往漳州监狱,家属在3个月后仍然没有收到判决书。他被捕与2020年10月18日在厦门街头声援良心犯宣传民主有关。

肖春是旅居福建的四川人,长期致力于新公民运动。他当时在厦门大学门口打出横幅,其中一条横幅上写着“人权民主法治”,另一条写着许志永、黄琦等良心犯的名字。

肖春说:“我们追求的是公民所应有的权利,这本来是我们所有的权利。”他希望中国能结束一党专政,实现民主法治。

肖春获刑后音讯全无,监狱禁止会见,寄信也无回音。一家老小的生活重担都落在妻子肩上,生活十分拮据。

广州颠覆案、方然颠覆案

2020年11月12日,广州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捕多名异议人士,其中胡天峰、范文成、韦亚妮、赖天明和范一平已于2021年8月底移送检察院起诉。

胡天峰曾是警察,他被捕后,国安声称他已书面拒绝了妻子李义容为他请的律师。但妻子指出:国安出示的字条完全不是他的笔迹。

范一平是民主墙时期的老民运人士,1998年初曾接待秘密回国发动组党的王炳章,后因帮助王希哲流亡而遭判刑3年。

几人近年来都对外保持低调,只是经常聚会餐叙。家属相信,这场牢狱之灾与饭桌上的话题有关。

2021年8月,由公益网站维权网收录了1170名中国在押政治犯和良心犯的名字,他们被强迫失踪、遭遇酷刑、被折磨致死;据保护卫士组织估计:中国可能有5万人消失在”指定地点监视居住”等非正式拘留系统中。

被镇压的政治犯不限于体制的反对者,也包括拥护体制但“姿势有问题”的人,其中的一个重要群体是左翼马克思主义青年,他们像中共当年那样投入工人运动,实践中共自己的理论,却被中共当作洪水猛兽。

8月26日,共产党员方然在南宁被国安以“指定地点监视居住”的名义秘密关押,当局加给他的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

方然就读清华时曾声援尘肺矿工维权,后来进入港大读博继续研究劳工问题。他在文章中说:“中国工人正在进行争取尊严和正义的斗争。“

有分析指出:中共是工运起家知道工运的威力,因此惧怕劳工的有组织活动,当局抓捕方然,连同三年前抓捕声援深圳佳士工人维权的学生一样,是要吓阻知识界参与工运,打破劳工的自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