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长子的名分何等宝贵

0

今日经文:有一天雅各熬汤;以扫从田野回来,累昏了;以扫对雅各说,“我累昏了,求你把这红汤给我喝;”因此以扫又叫以东。雅各说,“你今日把长子的名分卖给我罢。”以扫说,“我将要死,这长子的名分与我有什么益处呢?”雅各说,“你今日对我起誓罢。”以扫就对他起了誓,把长子的名分卖给雅各。于是雅各将饼和红豆汤给了以扫;以扫吃了,喝了,便起来走了。这就是以扫轻看了他长子的名分。(创二十五29-34)

以扫听了他父亲的话,就放声痛哭,说,“我父啊,求你也为我祝福。”以撒说,“你兄弟已经用诡计来将你的福分夺去了。”……以扫对他父亲说,“父啊,你只有一样可祝的福么?我父啊,求你也为我祝福。”以扫就放声而哭。(创二十七34-38)

恐怕有淫乱的,有贪恋世俗如以扫的,他因一点食物,把自己长子的名分卖了,后来想要承受父所祝的福,竟被弃绝,虽然号哭切求,却得不着门路,使他父亲的心意回转,这是你们知道的。(来十二16-17)

好一个愚昧的以扫!长子的名分何等宝贵,它是神特别赋与的。他自己若不卖与别人,没有人能夺了去。他人纵想用多少金钱来买,也买不着。万不料他只为一点食物,便将这特别的权利轻轻卖给雅各。雅各固然狡猾,不该利用哥哥饥饿疲乏的机会,用诡计收买长子的名分,但以扫如果不那样愚昧,雅各虽然存心不良,又能作什么呢?饥饿疲乏虽然不好过,但忍半日的饥饿,又焉能因此便丧了命呢?吃这一顿红豆汤,不过获得半日的饱足,一生享用不尽的福分却因此轻轻地奉与他人。目光如豆,因小失大。看了以扫的事迹,真不能不令人扼腕长叹了。

从以扫卖了长子的名分以后,长子当得的福便已经与他断绝了关系。他不再配得长子当得的一切好处。他已经自己甘心舍弃了那些福分。雅各说谎欺骗父亲,骗去了父亲所祝的福,固然是不应当,从另一方面说,纵使雅各不那样说谎欺骗父亲,长子当得的福仍是不能归到以扫的身上,因为他在喝雅各的红豆汤的时候,他已经自己卖去了。雅各趁着哥哥饥饿疲乏的机会,用红豆汤收买哥哥长子的名分,是一种不正当的行为。以后他冒充以扫,说谎欺骗父亲,得去了父亲所祝的福,更是一件可憎的事。我们一点都不为他开脱。不过以扫失去了他当得的福,错处仍是在他自己身上。如果长子的名分是雅各用暴力夺去的,以扫没有力量抵拒,好像一个行路的人途中遇见持械的暴徒夺去他的财物一般,这样我们就一点不能罪责以扫。但事实完全不是这样。如果以扫不贪慕一时的愉快满足,咬定牙根;宁可忍几小时的饥饿,也决不出卖长子的名分,雅各的狡计不是无处可施了么。当时就为一点饮食,甘心把长子的名分出卖给人,后来又“号哭切求”,又有什么用处呢。

教会中像以扫一样的人有多少呢!蒙恩得救以后,神又召我们去得天上的奖赏,就是那不能坏的荣耀冠冕(林前九24-25)。如果我们能始终不懈向着标竿跑去,到了时候,那荣耀的奖赏便要归于我们。不料许多信徒在天路上跑了没有多少时候,遇见了金钱的试诱,虚荣的牵引,爱情的羁绊,便像以扫一样舍弃了天上荣耀的奖赏,去换一些暂时肉体的满足。迟早有一日他们发现他们多日所追求恋慕的不过都是镜花水月,转眼成空,天上永存的荣耀却因此被卖掉了。(注意我在这里所说的是奖赏,不是我们因信所得的永生。永生是得了便不能失去的。)那时他们要后悔,要哀哭,但是已经太迟。他们再不能得回他们自己为一点肉体的满足所卖掉的好处。他们要像以扫那样“放声痛哭”,但是哭也无用了!

世上的一切虚浮的事物是何等容易吸引人的心啊!大量的金钱,丰富的享用,群众的誉扬,肉体的宴乐,朋友的情感,异性的爱慕,那一样不是具有无限的吸力?若不是我们的心时刻向着主,时刻想到天上的盼望,又有几个信徒能胜过这些事物的诱惑呢。多少信徒当贫穷的时候在神面前立了坚固的约,把自己完全献与祂,为祂活着,及至有一日得着大量的金钱,便转去崇拜玛门,不再以神的事为念。多少信徒在没有什么声望的时候极忠诚的为神的真理战争,及至有一日受许多人的敬爱拥戴,便处处讨人的欢心,步了假先知的后尘。多少信徒因为贪爱世界的娱乐走了堕落的路。多少信徒因为结交属地的朋友陷在许多罪中。多少信徒因为恋慕不信的情人离弃了他们的主。多少信徒因为太注重商业、田产、学识、子女,以致在天路上成了一个落伍者。

在一个时期中有一百个信徒热心的跟随主,十年以后仍能保持当日那种热心的连二十个也没有了。二十年以后恐怕连五个也没有了。其中大多数的人都蹈了以扫的覆辙,为一顿红豆汤卖掉了长子的名分,只顾一时肉体的愉快,弄得将来懊悔哀哭。神不但将以扫的事迹都详详细细地记载在旧约中,祂又借着祂的仆人在新约里严重的警戒我们,我们岂可不当战兢、惕惧、时刻谨慎呢?

文 | 王明道
生命季刊专稿

王明道(1900-1991)中国家庭教会领袖。本文选自《王明道文库精选集第6册·借镜》,第1章“看这些人(上)”,浸宣出版社出版。本刊已获微信原创播发王明道先生文章的授权。本文欢迎弟兄姊妹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