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一个任性取祸的女子

0

今日经文:亚伯拉罕清早起来,拿饼和一皮袋水,给了夏甲,搭在她的肩上,又把孩子交给她,打发她走;夏甲就走了,在别是巴的旷野走迷了路。皮袋的水用尽了,夏甲就把孩子撇在小树底下,自己走开约有一箭之远,相对而坐,说,“我不忍见孩子死。”就相对而坐,放声大哭。神听见童子的声音,神的使者从天上呼叫夏甲说,“夏甲,你为何这样呢?不要害伯;神已经听见童子的声音了。起来,把童子抱在怀中;我必使他的后裔成为大国。”神使夏甲的眼睛明亮,她就看见一口水井,便去将皮袋盛满了水,给童子喝。神保佑童子,他就渐长,住在旷野,成了弓箭手。他住在巴兰的旷野,他母亲从埃及地给他娶了一个妻子。(创二十一14-21)

可怜的夏甲!同她的儿子以实玛利被撒拉从家中驱逐出来,走在旷野失迷了道路,皮袋的水又用尽了。没有食物吃,一天两天还不至饿死,没有水喝,可怎么能生活呢?“夏甲就把孩子撇在小树底下。自己走开,约有一箭之远,相对而坐,说,“我不忍见孩子死。”就相对而坐,放声大哭。”

我们读到这一段记载,真不能不为夏甲一洒同情之泪,而且痛恨撒拉的残暴。起初亚伯拉罕纳夏甲为妾本是撒拉的主意;到了这时候,撒拉又嫉妒夏甲和以实玛利,把他们母子二人赶逐出去,使他们遭遇这种苦境,如果不是神向这可怜的母子二人施行怜悯,他们一定会渴死在旷野。神的朋友亚伯拉罕竟会有这样一个妻子,真是令人惋惜的事。不过我们若详细把夏甲与撒拉二人发生纠纷的始末查考一下,我们便知道撒拉诚然有她的错处,但夏甲遭遇这次的苦难,有这一次的哀哭,也正是咎由自取,不能只怪别人。阅者疑惑我的话么?请读一读以下的记载──

亚伯兰与夏甲同房,夏甲就怀了孕;她见自己有孕,就小看她的主母。撒莱对亚伯兰说,“我因你受屈。我将我的使女放在你怀中,她见自己有孕,就小看我。愿耶和华在你我中间判断。”亚伯兰对撒莱说,“使女在你手下,你可以随意待她。”撒莱苦待她,她就从撒莱面前逃走了。(创十六4-6)

这就是夏甲和撒拉二人中间发生冲突的起源──“她见自己有孕,就小看她的主母。”婢女轻看主母,作主母的焉能不恼怒。两个人中间的纠纷便从此开始了。撒拉先是向亚伯拉罕发她的牢骚,及至亚伯拉罕允许了她随意待夏甲,她便苦待她,以致“她从撒莱面前逃走了。”

从这几句话中我们看出来撒拉并不是一个蛮不讲理,辖制丈夫,欺凌邻舍的女子。如果她是这样的人,她早就不等得她丈夫的允许便随意苦待夏甲了。她起初不过是因为受了委屈向她的丈夫诉苦。亚伯拉罕看见她的苦情和夏甲的无理,自然不能不安慰她,便对她说,“使女在你手下,你可以随意待她。”到这时候撒拉才敢发抒一下多日不平之气,开始苦待夏甲。以后夏甲逃走了一次,神却吩咐她回来。再后她生了以实玛利。亚伯拉罕因为爱儿子的缘故,当然不致再容夏甲受撒拉的苦待,同时撒拉因为自己没有儿子,夏甲却生了儿子,自然也不好再苦待夏甲。在这种情形之下,夏甲便得以在家中安居了十几年。在这个时期中撒拉和夏甲中间的感情怎样,圣经中虽然未曾记载,但由于以后所发生的事,我们就可以看出来,她们两个人中间的感情一定始终未曾转到好处。夏甲所以不致再受苦待,就是因为她有一个儿子,撒拉却没有儿子。

及至撒拉生了以撒以后,一切的情形立时有了转变。到这时以实玛利已经不再是亚伯拉罕的独生子,而且以撒又是神所应许的儿子,是亚伯拉罕的妻子所生的。因着以撒的诞生,撒拉的地位骤然提高,夏甲的地位也骤然降低。撒拉现在有权柄再苦待夏甲了。她对亚伯拉罕说,“你把这使女和她儿子赶出去,因为这使女的儿子不可与我的儿子以撒一同承受产业。”这样一来,便演出这幕悲剧来了:亚伯拉罕悲悲惨惨老泪纵横地送走了夏甲和以实玛利,这母子二人在别是巴的旷野几乎丧掉了性命。

夏甲这种行为真是愚昧到极点。她因为自己有了孕,便小看她的主母。她全然忘记了她的地位,她更忘记了撒拉虽然没有儿子,但她与亚伯拉罕是多年的夫妻,又是自己的主母。即使夏甲有五个儿子,撒拉仍是她的主母。况且她作了亚伯拉罕的妾还是由于撒拉的主意。她如果明智一些,应当特别地尊敬撒拉,亲爱撒拉,就是生了儿子以后,也是照常小心翼翼地事奉撒拉,这样又焉能弄出今日这种惨痛的结果来呢。当撒拉未生以撒之前,夏甲必是倚仗着她有儿子,因此任意妄为。她想无论如何,因为她有儿子的缘故,撒拉也不能再苦待她,更不能驱逐她。俗语说“母以子贵”,她现在因着以实玛利的缘故身份已经提高了许多。她以为那老而无子的撒拉将要长久在她的面前甘拜下风了。她万也没有料到九十岁的老妇竟会生了儿子。十几年来因为自己没有儿子不得不忍气吞声的撒拉,到这时候方能发泄一下多日的怨忿,于是夏甲和她的儿子以实玛利便再不能安居家中。这无知的妇人到这时尝到自己所种的苦果了。

像夏甲一样无知的人有多少呢!许多人稍微得了一点地位,得了一点尊荣,便眼空四海,目中无人,当尊敬的不再尊敬,当惧怕的不再惧怕,侥幸在一个时候有些仗恃,便以为自己所仗恃的永远不会失去,因此作威作福,自高自大,任意欺凌人,侮辱人,以为一生总可以站这个地位握这些权柄,一点不肯退一步想。有一天所仗恃的冰山忽然倾倒下来,自己失了时,失了势,被他所欺凌侮辱的人倒占了上风,到这个时候,那些人把多年多日所积的忿怒恼恨一齐都倾倒在他身上,他今日自己所要受到的苦比他当日加给别人的苦也许要大几倍,甚至几十倍,他便不免像夏甲那样“放声大哭了”。其实起初若聪明一点,谦卑一点,不因为自己得时得势便狂傲自大,不给人难堪,不招人怨恨,今日这一些苦痛祸患本来可以消弥于无形,又何至遭遇这种悲惨的结果呢。

明白了么?无论在什么地步,也无论在什么时候,常要退一步想想,便可以消弥多少未来的苦痛。得意的时候要想到还有失意的时候,富足的时候要想到还有贫穷的时候,尊贵的时候要想到还有卑贱的时候,有权的时候要想到还有无权的时候。白云苍狗,世态万变;今日的景况这样,谁敢断定明日明年的景况又是怎样呢?谦卑一些,温柔一些,和平一些,慈爱一些,多使人得些益处,多与人有些好感,不但是别人今日的好处,也是自己将来的好处。何必效法夏甲那样,才有了一点地位和尊荣,便骄傲贾怨,害人自害呢?

现在我们要把范围缩小一些,专一谈谈处家庭的事了。妇女们的心是比较狭小的,尤其是那些不多与人接触,不多有事工责任在身上的人,别人有少许对不住她们的地方,便牢牢地存记在心中,昼夜思想,反复玩味,本来小得提不起来的事,都会被她们弄成天大的事。与这些人同处真是十分不易。可是每个家庭中都有妇女,妇女们当中这种心小量窄的又占大多数,我们在世上生活又不能离开家庭,那样如何处家庭,便是不可不注意的问题了。

其实有什么难处呢?无论与什么人同处,只要存心谦卑,言行谨慎,尊重人,恭敬人,利益让别人去得,事工让自己来作,宁可自己吃亏,不让别人吃亏,不任性,不强项,日久天长,怎样不好的人也不能不受你的感化,何况有许多人根本并不是强梁凶暴的人呢。你用不着顾虑别人怎样心小量窄,你只要谨慎你自己,不要骄傲狂妄,不要强项任性,不要粗暴无礼,不要使别人难过。你把自己对付好了以后,你便知道别的人并不难对付。大多数的人在家庭中处不好,并不只是因为别人不好(自然别人也有他们的不好),大原因实在是因为自己的缺点太多,以致惹出许多祸患痛苦来。你说对方心窄量小,因为你有几件事作得不对,他便怀恨在心,遇事寻隙,给你许多难处;你说的也许很对,但如果你没有作错那几件事,不是也不至于弄到这种样子么?家庭中的纠纷内幕是最复杂的。你听听甲方所说的话,必定觉得乙方真不讲理,但你若再听听乙方的理由,你立时又觉得甲方实在可气。那么究竟哪一方面有理,哪一方面无理呢?我们可以说两方面都有理,两方面也都无理。因为两方面都有理,而且都只看见自己的理,所以总是彼此指责,彼此挑剔,谁也不肯让谁一步。

至于我说两方面都无理,就是因为两方面都只看别人的错,却不承认自己的错。许多家庭中间的纠纷,便都在这种情形之下越弄越扩大了。其实如果有一方真是好基督徒,事情早已就完结了。一个好基督徒自己有了错就悔改认错,别人有了错就饶恕他,这样还会发生什么纠纷呢。夏甲不小看主母,她就不至被撒拉赶出去;撒拉能容忍夏甲,二人中间也不至发生这么多的纠纷。我们没有法子叫别人作好基督徒,但我们自己却应当先作好基督徒。如果我们生命足够成熟,我们就会看见不但与心宽量大的人同处容易,就是与心窄量小的人同处也不是很困难的事。

家庭中的痛苦纠纷是最令人难受的,因为其他各方面的痛苦还容易逃避,唯独家庭是无法逃避的。但是不要惧怕,也不要忧虑,更不要逃避。你的家庭正是你受神的训练最好的学校,是神锻炼你的冶炉。在这里你的渣滓可以被炼净,在这里你可以学习谦卑,忍耐,温柔,慈爱,和宽容,体恤,恭敬,退让,殷勤,忠诚,与许多作人不可少的美德。一个人会处家庭才会处社会。一个人会爱家中的人才会爱邻舍。一个人在家庭中无可指责,才能在众人中无可指责。一个人在家庭中能有胜利的人生,他在世界上才能有胜利的人生。在这个学校(家庭)里,成绩总不及格的信徒,到了什么地方去也不会有什么很大的用处。这种人只能像夏甲一样取祸了。

王明道(1900-1991)中国家庭教会领袖。本文选自《王明道文库精选集第6册·借镜》,第1章“看这些人(上)”,浸宣出版社出版。本刊已获微信原创播发王明道先生文章的授权。本文欢迎弟兄姊妹转发。

文 | 王明道
生命季刊专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