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捣毁孔庙的女红卫兵

图片

谭厚兰,1937年出生于湖南省望城县的一个农民家庭。

1958年,她在湘潭一中高中毕业后就留校工作,同年入党。工作几年,到1961年她又被推荐为“调干保送生”到北大政教系学习。

在文化大革命初期,北京师范大学的谭厚兰、清华大学的蒯大富和北京大学的聂元梓、北京航空学院的韩爱晶、以及北京地质学院的王大宾统称为北京高校造反派的“五大领袖”,领导、参与了文革初期的一系列造反活动。

图片谭厚兰,农民家庭出身,她个头不高,体态略显瘦小,戴一副普通的白框眼镜,身着旧布衫,给人的印象是生活比较朴素。

但她性格则很要强,并且能说会道,喜欢出头露面,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她就“脱颖而出”了。

图片1966年谭厚兰最先响应聂元梓的举动,在北师大贴出大字报矛头指向校党委领导人,后又对准进校的工作组,酿成了“六二〇事件”。工作组被上面下令赶走,她就成了“英雄”和公认的学生领袖,8月底她组织了北京师范大学“红卫兵井冈山战斗团”并任总负责人。

1966年的一天,谭厚兰以中央文革小组名义,带领“井冈山”的200余人,在山东曲阜造“孔家店”的反。联合当地造反派成立“彻底捣毁孔家店革命造反联络站”,召开了捣毁孔庙的万人大会。

从1966年11月9日至12月7日,在曲阜的29天,他们砸毁国务院1961年立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发了给国务院的抗议信。

砸毁包括孔子墓碑在内的历代石碑一千余座,捣毁孔庙,破坏孔府、孔林、书国故址,刨平孔坟(据说是经陈伯达批准),挖开第76代“衍圣公”孔令贻的坟(共破坏文物6618件),对其曝尸批判。

押着当地各级领导干部和高赞非等参加过1962年“孔子讨论会”的学者陪孔子塑像游街,称之“为孔老二送丧”。

图片红卫兵将大成殿的“万世师表“等大匾摘了下来,拉到孔林西南角纵火烧毁。 

砸掉了“孔家店”,谭厚兰声名大振,成了一时轰动京城的人物。她以后又在别人的指使下,接二连三冲击国家机关,带头反击“二月逆流”,带人砸掉谭震林领头举办的大寨展览会,率先提出“打倒谭震林”的口号。

还多次组织和挑起武斗,残酷打击北师大的反对派。她的表现得到了中央文革的肯定和赏识,头上的光环越来越多,不仅担任了北京师范大学革委会主任,又兼任了北京的大学红代会核心组副组长和北京市革委会常委;

还和姚文元率领中国青年代表团访问过阿尔巴尼亚,她担任副团长,出尽了风头。

她从一个学生写大字报反对北师大的领导人,一路走来并坐上北师大革委会主任的宝座,实属不易,也无人企及。

图片红卫兵正在捣毁孔庙碑刻

然而,好景不长,1968年7月28日凌晨,谭厚兰他们五个人最后一次见到导师。导师严厉批评了他们光搞武斗,不搞斗、批、改。

次日,首都“工宣队”进驻北师大,谭厚兰被抛在一边。1968年10月,她作为大学生,被分配到北京军区4627部队农场劳动。

1970年6月,谭厚兰被调回北师大隔离审查,从此失去了人身自由,受到来自各方面的清算。

1975年8月,审查结束,她被送到北京维尼纶厂监督劳动。1978年4月,北京市公安局以反革命罪逮捕了谭厚兰。在监狱中,她痛心自悔,她用自己的揭发交代,证实了自己的痛切之言。

1981年,谭厚兰检查出患有宫颈癌,被保外就医。是年9月,被允许回老家湘潭治病。

1982年6月,北京市人民检察分院做出了对谭厚兰免于起诉的决定。

1982年11月,谭厚兰静静地在痛悔中走完了人生的最后路程,年仅45岁,一生未婚。

红卫兵捣毁孔庙全过程

 

图片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开进曲阜

图片红卫兵正在捣毁孔庙成化碑

图片砸毁大成门牌匾

图片

将大成殿的孔子像胸前贴上“头号大坏蛋“的标语,用绳子将大成殿孔子像及其他十七座泥胎像拉出来,断头、腰斩、开膛、破肚

图片

泥胎肚里的古书、银制内脏和古铜镜被捣毁或者顺手牵羊拿走了

图片

将大成殿的“万世师表“等大匾摘了下来,拉到孔林西南角纵火烧毁。

图片

图片

焚烧“万世师表“大匾

图片这次扒坟的主要对象是“上三代、下三代”。

所谓“上三代”指的是孔子及其儿子、孙子,“下三代”即埋在孔林里的最后一个衍圣公孔令贻及其父亲与祖父,这种扒法大概象征着将孔家店从头到尾全部捣毁了。

图片革命群众正在捣毁封建石牌坊

图片

许多人没有去参加讨孔大会,直接跑到孔林看热闹。

一些红卫兵在树林中跑来跑去不知忙些什么。一些红卫兵拿着油漆桶在明代和明代以前的石碑上用红漆涂“留”字。

又过了一会儿,就见浩浩荡荡的大队人马,扛着铁锹,喊着口号涌进孔林来,人群分别向孔子墓和孔令贻墓汇集。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