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维吾尔法庭有何意义?

0
伦敦的维吾尔法庭,2021年9月10日。

伦敦的维吾尔法庭,2021年9月10日。 © 网络

2021年9月10日开庭的伦敦维吾尔法庭的第二次听证会于9月13日结束。这是继今年六月之后,该法庭举行的第二次听证会。由于中国政府并不承认国际刑事法庭,维吾尔人因而无法向国际法庭提出起诉,因而只能采取民间的人民法庭的方式举行审判。那么,缺乏法律效应的民间审判有何意义?中国官媒CGTN发表文章说法庭的所谓证人都是一些演员,都是一派胡言!那么中国官方是否收到传唤要求出庭作证?中国驻英国使馆对此有何回应?英国舆论对此有何反应?我们为此电话连线了两次出席听证会的流亡英国的维吾尔族人安华托蒂先生。

法广:非常感谢您接受法广的专访!能否介绍一下法庭是否向中国方面递交传唤,是否受到中方的回应?

安华托蒂 :维吾尔法庭正式向中国驻英国使馆发出了传唤通知,但是,他们并没有出席作证。今年六月举行第一次听证会的时候,中国当局让在维吾尔法庭作证的维吾尔族人的家人出现在中国的电视节目中,并且公开的谴责这些作证的人说得都是谎言。我们作为在中共体制下生活过的过来人都知道,这些家属是在不得已的背景下不得不与当局配合的。我们都知道,他们没有任何选择,我们都知道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一次,中国大使馆特别强硬出来表示说这个维吾尔法庭都是胡说八道,因为这是他们的一贯作风,他们要讲面子。

法广:那英国舆论对伦敦的维吾尔法庭有关反应?主流媒体都报道了吗?

安华托蒂:英国的舆论当然也是什么样的反应都有,总的来说可以分为两个部分:一是比较支持弱势人群,因为他们无法在国际上发声;也有人认为这个法庭并没有被告出来听证,只能听到一方的声音,所以,认为存在欠缺。他们的说法是有道理的,在一个正常的法庭,控方与被告方必须当面对峙,证人出席作证也必须事先通告对方,不过,在中国方面拒绝回应的情况下我们当然也无能为力。其实即使是在一个正常的法庭,也会出现在被告缺席的前提下进行判决。

法广:这是您第二次出现维吾尔听证会,您觉得这两次听证会起到了什么具体的作用?

安华托蒂: 第一次听证主要听取的是证人的证词,而这一次主要是倾听专家的证词。

法广:那专家们在经过四天的听证之后是否就最终的裁决获得了初步的共识?最终的判决将于何时公布?

安华托蒂:确实,目前国际法专家在是否应该将新疆发生的一切定性为是种族灭绝存在分歧,种族灭绝与殖民主义的定义并不是十分清楚 。不过,专家认为,根据联合国1948年公布的有关种族灭绝的定义,这也应该可以适用于新疆。不过,本月初在英国紐卡索大學(Newcastle University) 召开的为期四天的有关新疆的学术讨论会上,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学者就提出新疆发生的事件应该更加接近殖民主义。通过我本人对这两次听证会的观察,出庭作证的都是一些草根证人,证实的都是一些底层人的经历,但是,我们无法得知中共的高层,制定这些政策的人究竟在考量些什么。我在庭外与一些记者以及作家有一些讨论,大家似乎都倾向于认为法庭最终做出种族灭绝裁决的可能性应该在50%左右。

法广:正式的裁决应该在什么时候做出?

安华托蒂:按计划应该在今年年底。我觉得维吾尔听证会或许是西方在捍卫维吾尔人权方面所可能做出的最大的努力。法庭今后将做出何等裁决或许还要看届时中西方关系的如何演变。

那么,举行没有法律效应不能执行裁决结果的公开审判又有何意义?

对此,作为专家出席伦敦维吾尔法庭听证会的流亡美国的法学学者滕彪向法广表示:“我觉得维吾尔法庭至少应该有以下两层意义,首先通过这样一个独立的法庭来呈现更多的真相,让中国政府的暴行更加暴露在世人目前。虽然,之前人权组织,媒体也都对新疆的情况做出了报道,但是,以法庭的方式出现效果是不一样的。其次,通过这样的民间独立法庭可以为中国在新疆的行为提供一个法律上的定性,我们不能够因为中国政府不承认国际刑事法庭,不接受国际法庭的审判就置之不管了。民间还是可以提供法律上的结论,因为专业的国际刑法律师完全可以通过证人的证词来对新疆的事件做出一个法律上的定性,这种裁决虽然没有国际法院的执行效率,但他是法律上的定性,也是道德上的审判,可以使中国政府的种族灭绝的行为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感谢滕彪先生以及安华托蒂先生接受法广的专访!

作者:法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