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一点贪心酿成大祸 (上)

0

今日经文:这事以后,又有一事,耶斯列人拿伯在耶斯列有一个葡萄园,靠近撒玛利亚王亚哈的宫。亚哈对拿伯说,“你将你的葡萄园给我作菜园,因为是靠近我的宫;我就把更好的葡萄园换给你;或是你要银子,我就按着价值给你。”拿伯对亚哈说,“我敬畏耶和华,万不敢将我先人留下的产业给你。”亚哈因耶斯列人拿伯说我不敢将我先人留下的产业给你,就闷闷不乐的回宫,躺在床上,转脸向内,也不吃饭。王后耶洗别来问他说,“你为什么心里这样忧闷不吃饭呢?”他回答说,“因我向耶斯列人拿伯说,你将你的葡萄园给我,我给你价银,或是你愿意,我就把葡萄园换给你;他却说,我不将我的葡萄园给你。”王后耶洗别对亚哈说,“你现在是治理以色列国不是?只管起来,心里畅畅快快的吃饭;我必将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园给你。”于是托亚哈的名写信,用王的印印上,送给那些与拿伯同城居住的长老贵冑。信上写着说,“你们当宣告禁食,叫拿伯坐在民中的高位上;又叫两个匪徒坐在拿伯对面,作见证告他说,你谤渎神和王了。随后就把他拉出去,用石头打死。”那些与拿伯同城居住的长老贵冑得了耶洗别的信,就照信而行。宣告禁食,叫拿伯坐在民中的高位上。有两个匪徒来,坐在拿伯的对面,当着众民作见证告他说,“拿伯谤渎神和王了。”众人就把他拉到城外,用石头打死。于是打发人去见耶洗别说,“拿伯被石头打死了。”耶洗别听见拿伯被石头打死,就对亚哈说,“你起来得耶斯列人拿伯不肯为价银给你的葡萄园罢;现在他已经死了。”亚哈听见拿伯死了,就起来下去,要得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园。耶和华的话临到提斯比人以利亚说,你起来,去见住撒玛利亚的以色列王亚哈;他下去要得拿伯的葡萄园,现今正在那园里。你要对他说,耶和华如此说,你杀了人,又得他的产业么?又要对他说,耶和华如此说,狗在何处舔拿伯的血,也必在何处舔你的血。”(王上二十一1-19)

有一人随便开弓,恰巧射入以色列王的甲缝里。王对赶车的说,“我受了重伤,你转过车来,拉我出阵罢。”那日阵势越战越猛;有人扶王站在车上,抵挡亚兰人。到晚上王就死了,血从伤处流在车中。约在日落的时候,有号令传遍军中,说,“各归本城,各归本地罢。”王既死了,众人将他送到撒玛利亚,就葬在那里。又有人把他的车洗在撒玛利亚的池旁;(妓女在那里洗澡,)狗来舔他的血;正如耶和华所说的话。(王上二十二34-38)

纵容自己的妻子用假见证杀害无辜的良民,然后侵夺他的产业,万恶的亚哈到底逃脱不了神公义的审判。“狗在何处舔拿伯的血。也必在何处舔你的血。”这两句咒诅在不多些日子以后果然应验在亚哈身上。害人者适以自害。看起来真令人惧怕呀!

追溯这一场大祸的起源,不过是因为亚哈起了一点点的贪心。亚哈起初不但没有杀害拿伯的意思,他连夺取拿伯的葡萄园的心都没有。只因为拿伯的葡萄园靠近他的王宫,他喜爱这个园子,想要买来作他的菜园。他本想用别的葡萄园来换拿伯的葡萄园。如果拿伯喜欢要价银,他也愿意出价收买。可是他未曾料到拿伯有一个特殊的理由,使他不能出让这个葡萄园。“我敬畏耶和华,万不敢将我先人留下的产业给你。”这个不卖葡萄园的理由很充分也很正大,使亚哈再不能对拿伯说什么话。但是亚哈心中已经爱上拿伯的葡萄园,不肯就这样轻轻放下这个念头。一方面决心不出让,一方面一定要得到手才甘心,就这样一来,事情便越演越坏,结果拿伯遭了亚哈的毒手,亚哈也受了神的审判。“狗在何处舔了拿伯的血,也在何处舔了亚哈的血。”

阅者,你看见贪心的危险了么?神教训他的百姓说,“不可贪恋人的妻子,也不可贪图人的房屋,田地,仆婢,牛驴,并他一切所有的。”(申五21)这条诫命是何等有意思呢!祂不但不许祂的百姓诈骗盗窃别人一切所有的,不但不许他们霸占抢夺别人一切所有的,祂根本就不许他们贪爱别人一切所有的。祂知道贪爱别人的妻子,房屋,田地,仆婢,牛驴,便是一切诈骗,盗窃,霸占,抢夺,争竞,凶杀,和种种罪恶的起原。祂知道人一起贪心,一定会接连着去犯许多他自己起初不敢犯、不想犯、也未料到会去犯的罪。

亚哈的事就是一个很好的凭据。他起初并没有意思要杀害拿伯,要霸占拿伯的葡萄园。他想要用别的葡萄园换拿伯的葡萄园,或是用银子买拿伯的葡萄园。换或买都是极公正的办法,这里头没有一点罪。罪就是亚哈的一点贪心。亚哈起初以为自己是以色列国的王,自己有的是上好的葡萄园和大量的金银。拿伯无论愿意换或是愿意卖,都可以使他十分满意。只要自己的话出口,拿伯的葡萄园准保会归到自己的手中。他万没有料到拿伯竟是那样倔强,既不想得更好的葡萄园,也不贪图多量的金银,而且还不怕王的权势。亚哈抱着满腔的热望,以为事情一说出来,准可以马到成功,谁想到拿伯的回答竟像一盆冷水浇到了头顶。事情是绝望了,然而亚哈里面的贪心却没有因为事情不成便消灭。这种贪心使他心中烦恼苦闷,使他失望难过,以致他“闷闷不乐地回宫,躺在床上,转脸向内,也不吃饭。”

这样一来,便给那穷凶极恶的耶洗别造了最好的机会,谋害拿伯霸占民产的惨剧便开始了。耶洗别虽然没有告诉亚哈,说她要怎样下毒手谋杀拿伯,但亚哈听了她的话,“你现在是治理以色列国的不是?只管起来,心里畅畅快快地吃饭;我必将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园给你,”再想想耶洗别平日的阴谋辣手,他也足能明白耶洗别是要用什么样的手段去得拿伯的葡萄园。如果他没有贪心,他也许要劝阻耶洗别不要作这恶事。但他现在正苦于无法满足自己的贪心,一听耶洗别所说的话,正是他求之不得的,当然他任凭耶洗别全权办理了。亚哈起初虽然没有想害拿伯,但到这时候却是不能不害拿伯。因为不害拿伯,他便得不着他所贪爱的葡萄园。前边我们所说,人一起贪心,一定会接连着去犯许多他自己起初不敢犯、不想犯、也未料到会去犯的罪,这几句话不是千真万确的么?

王明道(1900-1991)中国家庭教会领袖。本文选自《王明道文库精选集第6册·借镜》,第1章“看这些人(上)”,浸宣出版社出版。本刊已获微信原创播发王明道先生文章的授权。本文欢迎弟兄姊妹转发。

文 | 王明道
生命季刊专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