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搞社会主义是习整肃利益集团的武器

0

图为习近平资料照(JASON LEE/AFP/Getty Images)

近日,大陆最大房企恒大集团危机未解,海航高管又被抓,大批民企持续被整肃,股市大跌,经济衰退。专家认为,中共内外交困,习近平当局为找出路,试图用毛的社会主义作为利器来整肃利益集团。

内外交困 搞社会主义找出路?

近期,中共掀起一波波“监管风暴”,抓海航董事长及CEO,整肃“滴滴出行”,叫停马云旗下“蚂蚁”赴美上市,痛批美团、腾讯、网络游戏,调控房价、推动双减、打击教培、整治粉丝文化;出手之密集之重,令人眼花缭乱,相关企业股市大跌,被指“每天打垮一个行业”。

据华尔街日报统计,自去年年底以来,习近平主导了一百多项监管活动、政府指令以及政策变化。

旅美独立学者、政论作家吴祚来对记者分析,习当局现在打击的都是浮在表面的一些权贵集团。而更深层的权贵结合,中央一级、省一级、县一级,包括村支书这一级都形成了强大的权贵利益集团。

吴祚来说,当局现在着力打击这一块,“以前还有招商引资、发展经济,发展起来以后他自己有红利。而现在没有这样一个动力了。所以经济也搞不好,压力又变得非常大。”

中国经济上个月全面走软。据中共统计局上周公布的8月份经济数据,消费、投资、工业增加值全部低于预期,其中社会消费零售和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分别达一年来及年内最低水平。大多分析师认为,第四季度经济仍然存在进一步下滑的风险。

再有,吴祚来分析,中共在全世界广泛树敌。对香港,破坏一国两制;对台海,摆出备战状态;国际关系搞得很紧张。这样真可能走到以前闭关锁国状态,不是想不想的问题,现在就开始出现了。

近日,一百多个国家领导人聚纽约联合国大会,美国连番举行多边会议,周五(24日)美日印澳四国首脑在华盛顿举行面对面会谈;周四(23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参加东盟10国会议;美日,美澳首脑对话;此前美英澳协议在澳洲建核潜艇等。多方分析认为,美国在联盟阻击中共的扩张。

面对中共内外交困的形势,北京当局强推“社会主义”,吴祚来认为,“那是迫不得已,但没有出路的。”

官员本身就是腐败共同体的一部分

当年毛泽东也是面对类似局势,吴祚来分析,毛在文革前嫉恨一些官僚体系,但又不想改变制度,建立民主制度,不是利用真正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来解决问题,而是利用群众运动来解决问题。

吴祚来说,现在北京当局还是这样,不想要西方这种权力制衡,比如说真正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从底层开始选举来改变这样一个政治生态,不想这样。

吴祚来分析,习近平想用毛泽东的方式,“通过领袖魅力,将权力从上往下推,这种急功近利炫耀权力、极端专制的方式,来解决这样一个庞大国家形成的权贵集团的问题。

吴祚来认为,习当局完全是南辕北辙,解决不了真正的问题,只会使这个社会经济更加凋敝。“政府也不作为了,政府官员本身就是一个实力阶层,就是腐败共同体的一部分。”

整肃权贵 为搞社会主义找借口?

吴祚来认为,对习近平来讲有两个问题,一个是财富巨大不公,为他重新搞社会主义找了借口,他可以利用民粹力量,直接把这些特别有钱人的财富拿过来。

吴祚来说,无论是马云、腾讯、还是海航的陈峰,或者是邓小平家族的吴小辉,完全可以用反腐败或者共同致富的名义,把这些已经取得巨大成果的企业直接化为国有,从这些富豪、甚至从明星手上搜刮财富来解燃眉之急。

吴祚来认为,这是习近平搞社会主义“共同致富”的一个经济因素。因为中共现在能够挥霍的钱已经不多了。习上台之后,向非洲、向一带一路很多地方撒钱,把中国的外汇撒的亏空了。

第二个,吴祚来说,有钱人的钱对他来讲,也是国家发展带来的,“你现在先富没有带动后富,那我就来强迫你们,或者是迫使你们把这些钱拿出来。”

未普惠于人民 改革开放失败

有些人追忆毛时代的社会主义“均贫富”,吴祚来表示,毛泽东那种社会主义,基本上使整个中国走向贫困、破产的边缘。而到邓小平,开启的改革开放确实使中国经济超速发展一个时期,而且达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规模。

但是,邓小平说过一句话,即如果这个改革开放导致贫富悬殊更大,那么我们的改革开放就是失败的。

这样看来,吴祚来认为,现在中国的改革开放基本上是失败的。因为这么大一个经济体,并没有普惠于普通老百姓,教育不能免费,医疗更不能免费,然后城乡差距大、东西部差距大、体制内和体制外差距也是巨大的。

吴祚来说,特别是寡头政治导致寡头经济,就是全国的五十家也好、五百家也好,这样一些大的红色家族或权贵家族基本上垄断了中国经济,大量财富都转移到这些家族和有关的权贵集团手中,整个发展的红利,并没有普惠于全国人民。

中共缺钱 营造劫富济贫形象?

8月中旬,习近平再提口号“共同富裕”,随后腾讯、阿里巴巴各宣布捐千亿元人民币,跟着小米、美团、联想、拼多多的CEO等也争相捐献钱财,外界惊呼要“共产”了,还是中共政府缺钱?

“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代,最快的积累财富就是“打土豪斗地主”,现在也是,把这些年从土地财政、金融市场赚快钱的小团体财务吐出来,够维持一段时间了。”上海民企市场经理陈女士对记者分析。

大陆独立媒体评论员吴特认为,“北京当局是想通过打压民营企业家的手法转移社会矛盾,争取社会支持,但我认为这种做法不会奏效。”

吴特说,所谓的共同富裕也是搞民粹,营造自己劫富济贫的形象,“但是问题是你整个经济大环境不好,老百姓失业或者生活水平下降是避免不了的,把有活力的民营企业都搞垮搞差了,反而会恶化整个经济环境,加剧社会矛盾。”

习近平背景 经历毛左洗脑教育

吴祚来还分析,习近平搞社会主义还有一个他自己个人的因素。他以前在延安下放,在那个梁家河。他和毛泽东不同,他本人确实有一种农民情怀。

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是助中共打天下的元老,但被视为体制内温和派,在毛泽东时代还遭到迫害并被拘禁,母亲被迫要声讨他的父亲。

1978年,习仲勋重返政治舞台后,推动了广东省的经济自由化,还曾为体制中最开明的领导人之一的胡耀邦辩护。

吴特认为,习近平本人应该没有那么强的毛左倾向,他在地方主政和当权早期的做法都和薄熙来这种人有很大差异。但他的问题在于有很浓重的保党情结。

而且,吴特说,在习成长时期接受的是毛时代那套极左洗脑教育,因此在面对危机时,只能拿出搞计划经济和加强政治控制这种“左”的老办法,不敢去走民主改革这条路。

中共称霸世界的长远战略

对于习近平当局为什么要左转,重回更接近毛泽东路线的极左路线,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分析认为,这背后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中共一直有一个称霸世界的长远战略。从毛泽东时代开始,就在推行这个战略。

唐靖远表示,很多人觉得邓小平带领中共一度接近了西方民主社会,但邓小平从来没有要让中共变色的打算,相反,他发起了“反和平演变”的运动,力保中共获得西方资金和技术“输血”的同时,中共骨子里的红色极权体制不变。

这是邓小平“韬光养晦”的真实含义:并不是要渐进走向民主化,而是为了红色极权称霸世界做积蓄力量的准备。

唐靖远分析,邓小平和毛泽东的根本目标其实是一致的,只不过邓小平修改了毛泽东原教旨主义的经济路线那套做法,以更狡猾隐蔽的方式对西方进行了长达数十年的战略欺诈,成功完成了中共积蓄、壮大力量的阶段性任务。

唐靖远说,到了习近平上任,认为中共积蓄力量的阶段已经完成,需要转入“使用力量”,去完成红色极权统治全球的“初心梦想”了,这就是我们看到的中共一系列“百年变局”、“东升西降”、“战狼外交”政策的出台,包括一系列整顿垄断企业、打击“非红色”意识形态、由党全面主导社会生活各个角落政策背后的政治逻辑。

唐靖远认为,中共从未离开过社会主义,毛邓习三个阶段表现出来的不同,只是表面的差异,只是中共为了积蓄吞并世界的力量使用的障眼法而已。

责任编辑:高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