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用你生命的改变为主作见证

0

今日经文:说了这话,就大声呼叫说,“拉撒路出来。”那死人就出来了,手脚裹着布,脸上包着手巾。耶稣对他们说,“解开,叫他走。”(约十一43、44)

有许多犹太人知道耶稣在那里,就来了,不但是为耶稣的缘故,也是要看他从死人里所复活的拉撒路,但祭司长商议连拉撒路也要杀了;因有好些犹太人为拉撒路的缘故回去信了耶稣。(约十二9-11)

主耶稣使拉撒路复活的这一件事在四福音里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迹。虽然前三卷福音书都未曾记载这件事,但约翰却把这件事的始末详详细细清清楚楚的记载下来。凡读过福音书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忘记这个死了四天以后又活起来的拉撒路。这件事与当时的犹太人有很大的影响,因为“有好些犹太人为拉撒路的缘故回去信了耶稣”,也就因此激怒了祭司长要杀害拉撒路。因拉撒路的缘故而信耶稣的人究竟有多少,我们无从知道。但仔细思想“有好些犹太人为拉撒路的缘故回去信了耶稣”这一句话,我们便知道他们的数目决不止于三个,五个,十个,八个。这样说起来,在主耶稣未曾离开世界以前,因拉撒路而信祂的人,大约比因任何门徒而信祂的人都多。就连十二个使徒所引领的人也不见得比因拉撒路而信主的人更多。

可是有一件令我们惊奇的事,就是圣经中记载拉撒路复活的事这样详细,却没有记载拉撒路开一次口,说一句话。使徒行传里记载众使徒在各处大放胆量,侃侃讲道,引领了许多人信从耶稣。这位不开口不说话的拉撒路却也引领了许多人作主的门徒。拉撒路虽然没有开口,没有说话,但在他的人生中却有一件事为主耶稣作了最好的见证,就是他死了以后已经被放在坟墓中四天,因着主耶稣的权能和呼唤,竟复活出了坟墓。

一个死了四天的人竟会复活出了坟墓,怎能不令人惊奇呢?这件奇异的事足能使那些不认识耶稣的人认识了他,使那些不信服耶稣的人信服了他,因为耶稣如果不是神的儿子,他决不能作这样一件从来没有人能作的事。别的门徒用口传扬耶稣是神的儿子,拉撒路却用他人生中的一件事实传扬耶稣是神的儿子。犹太人能不信别的门徒口中所说的话,他们却不能不信拉撒路复活这一件事实,因为拉撒路复活这一件奇异的事实是他们亲眼看见的。死了四天的人现在又活活地站在他们的面前,尸首已经臭了的人现在又得回了生命,这件事实所作的见证远超过千言万语。就是这件事实引领了那样多的犹太人信了耶稣。

基督的门徒啊,我们今日需要用言语向世人为我们的主作见证,我们更需要用我们人生中的改变为我们的主作见证。世人可以不信我们口中所说的话,他们却不能不信我们人生中所发生的事实。如果我们的人生中真有了奇异的改变,如同拉撒路所有的,我们便也能看见许多人因我们的改变而信耶稣。我们本来已经死在过犯罪恶之中。我们的尸首已经臭了。从我们的口中身上所发出来的都是死人的臭气。诡诈,虚伪,贪婪,淫乱,仇恨,嫉妒,自私,骄傲,这些事哪一样不是臭得令人掩鼻而过。一旦之间被主耶稣所改变,这些臭得不可闻,坏得不堪要的东西,竟都从我们的身上脱落;我们的言语改变了,我们的行为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改变了;诡诈虚伪一变而为真诚信实,贪婪淫乱一变而为清廉圣洁,仇恨嫉妒一变而为宽恕怜悯,自私骄傲一变而为慈爱谦和;不信的人无论信不信我们口中所说的话,他们总不能否认这摆在他们面前的事实。

有些基督徒所处的境遇使他们能多多述说主耶稣的救恩,可是更多数的基督徒却受环境的限制,没有什么机会开口为主作见证。有少数的基督徒有特别的口才,能把神的福音对人讲得清清楚楚,但大多数的基督徒却是不长于词令,不能把他们从神所得的一切恩惠一一地述说出来。可是每一个真实得了救恩的基督徒都能用他们那种改变了的人生,静默无言地为主耶稣作见证。我们也屡屡看见过没有口才也没有机会用言语为主作见证的圣徒,只借着他们那种改变了的人生感动了许多人,吸引了许多人到主耶稣的面前来。因此没有口才和没有机会开口为主作见证的信徒一点不可灰心丧志,以为自己不能为主作什么工,不能领人归主。只要你们的人生真被主的大能所改变,你们便可以为主作无言的见证人,如同拉撒路一般,虽然不说什么话,却能使人看见便受感动,使人看见便承认耶稣真是人类的救主。

从反面说,有一些人口才很好,又经过相当的神学训练,他们会把耶稣救人的大道说得清清楚楚,头头是道,可是他们的人生却未曾经过主的改变。他们仍是坟墓中的死人。他们从他们的口中和身上发出死尸的臭气来。他们的人生中充满了诡诈,虚伪,贪婪,淫乱,仇恨,嫉妒,自私,骄傲。他们的人生和那些死在过犯罪恶之中的人一丝一毫没有分别。这样的人无论怎样会说会讲,也决不会引领人归向基督。那些听他们的人要质问他们说,“你们既说耶稣能救人脱离罪恶,祂怎么不能救你们呢?如果基督的福音是真实有能力的,怎么你们这些信祂的人与我们这不信的人没有什么分别呢?你们这些早已信了祂的人都未曾从祂得着什么,我们又焉能希望从祂得什么呢?”这些问题要把他们质问得张口结舌,无言可答。本来是么,他们的人生不但不能为他们所讲的作见证,而且正好推翻他们所讲的,又焉能希望听的人会受感信主呢。

当然我不是劝告圣徒不要开口为主作见证。我们为主用口作的见证实在是越多越好,但生活中的见证更是重要。有了言语上的见证,再有生活中的见证,那真是最好无比。但如果只能有一样,我们宁可只有生活中的见证而没有言语上的见证,决不可只有言语上的见证而没有生活中的见证。不然,我们言语上的见证在一个短促的时期中虽然也能引领一些人,但不多些日子以后,我们那种没有经过改变的人生,和那种死尸的臭气,却能把我们用舌头所作的一点工作拆毁得片瓦无存。今日教会冷落可怜到这种地步,这就是其中的一个大原因哪。

我遇见过一些基督徒没有特殊的恩赐,也没有超人的成就,没有人对他们加以注意,他们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建树。当你乍看见他们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他们有什么惊人的表现,但你与他们相处的日子一久,你便发现他们与一般人大不相同,他们是经过主的改变的人。这些人在人前虽然没有轰轰烈烈的干了什么伟大的事业,但他们在主面前所成就的,也许远超过一般人所崇拜景仰的那些伟大的人物。这些人都是像拉撒路一样的“无言的见证人”。他们虽然没有说多少话,但他们却为他们的主作了最美的见证,他们将来在主面前也必要得着最美的赏赐。

主耶稣救人的福音仍未曾传遍普世,在黑暗中摸索的人仍是多得不可胜数。我希望多有像使徒那样大放胆量侃侃传述神的道的“福音使者”,我也照样希望多有像拉撒路那样不发一言却也引领许多人信基督的“无言的见证人。”

王明道(1900-1991)中国家庭教会领袖。本文选自《王明道文库精选集第6册·借镜》,第2章“看这些人(下)”,浸宣出版社出版。本刊已获微信原创播发王明道先生文章的授权。本文欢迎弟兄姊妹转发。

文 | 王明道
生命季刊专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