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吉田郭飞雄失联 “盛世如刀,冲向那最脆弱的羊羔”

0

目前失联的中国人权律师唐吉田   唐吉田提供

自世界人权日起,中国人权律师唐吉田已失联数日,疑被中国当局抓捕。他此前曾迫切希望探望在日本重度昏迷五个月的女儿,却被禁止出境。另一位民权领袖郭飞雄也被阻挠赴美照料病危的妻子,失联至今。

据中国人权律师滕彪透露,唐吉田准备参加12月10日在欧盟驻北京代表团举办的“世界人权日活动”,预定下午四点到达。下午两点左右,唐吉田通知其他参加活动的人,“亮马桥不安全”,之后失去联系。

此外,中国异议人士郭飞雄近日再度致信中国总理李克强,希望到美国探望病重的妻子张青,却在12月5日传出再度被抓的消息。

本台记者16日致电唐吉田和郭飞雄,无人接听。滕彪告诉本台,两人可能都已被中国当局拘禁或严控,“我觉得比较严重。12月10日后,唐吉田没有任何信息,彻底被强迫失踪了。郭飞雄的情况非常近似,他们都是国内维权运动中起到重要作用的人,几乎一定是被某些部门控制住了。”

湖北独立作家黎学文15日为郭、唐二人写下诗篇《盛世如刀》,哀叹撒旦莅临、有司惨酷——

一个人的妻子快不行了/一个人的女儿也挺不住了/她们只想见到他们/哪怕最后一眼/可他们都突然不见了/盛世如刀/冲向那最脆弱的羊羔/我们不知道谁带走了他们/我们又知道谁带走了他们/就这样看着朋友们消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煎熬的剧目/何时落幕?/愤怒之后的痛苦/痛苦之后的麻木/撒旦的利刃/磨砺出了仇恨/还有许多的/奴性/上帝啊,这是怎样的人间?!

 

唐吉田为维护公义,失去所有

唐吉田的十年老友、前北京中医赵中元对本台表示,唐吉田失踪前已经身心俱疲,几近崩溃。

“如果不抓他,其实他的身体已经到了临界点。长期以来受到打压,出国不了,工作不了,颠沛流离:今天在这个朋友那待两天,明天在那个朋友那待两天,有病也没有医保可治。”

“女儿现在已经成了植物人,拔下管子,这孩子就没了。她在日本读语言班的时候非常刻苦,都过了N1。她生活特别节俭,有病了就自己买点药,结果耽误了医疗。朋友去看她,叫门叫不开。警察一看,说这孩子自己挣扎到门边上,抢救到医院一直是植物人状态。在精神压力、生活压力的打击下,唐吉田身体快崩溃了,中共还不让他去看孩子,非常非常惨。”

唐吉田的女儿琪琪出生于1996年,2019年赴日留学。她不幸患上结核病,引发脑膜炎,伤及脑干,自5月起陷入昏迷。唐吉田心急如焚,欲赴日陪护,在福州机场被警方以“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为由,禁止出境。

一名不愿公布姓名的前维权律师在推特上表示,15日跟唐吉田前妻刘女士通话,情况严峻,“七个多月的心理打击和身体操劳,刘女士快撑不住了,生病了。躺在病床上的女儿琪琪不仅需要妈妈刘女士的看顾,客观上也急需要爸爸唐吉田的陪伴。”

仅2021年,中国至少吊销了五位律师的律师证,包括梁小军、卢思位、任全牛、蔺其磊和袭祥栋。赵中元表示,这次外界为唐吉田发声不够,国内多位律师也都不敢接手他的案子。

2010年就被吊证的唐吉田多年来为土地遭非法征用的受害者、法轮功信仰者、艾滋病人等弱势群体维权,数次被非法拘押和施加酷刑,落下一身伤病。2011年茉莉花革命时,他被折磨成严重肺结核病。2014年的建三江事件中,他被绑架后打得十根肋骨骨折,牙齿被打断,2016年更是遭受离奇车祸。

赵中元回忆道,“建三江的时候,他被打伤,诱发骨结核。大陆医院他不敢做(手术),想到香港,但是出不来。2016年中秋节他出了车祸,那天我给他送到医院,现场血淋淋的。他在北京的人行道上走,背后冲出一辆摩托车把他撞到,一溜烟就跑了。他的大胯骨、胳膊肘和手腕粉碎性骨折,手指头也折了,一直屈伸不力。人家都不给立案,交警都不给调查,说摄像头坏了。”

这次被抓之前,赵中元透露,唐吉田在没有律师证的情况下一直为公权力受害者奔走,对自己的人权事业从未后悔,只是对女儿充满化不开的愧疚和惦念:

“他是一个非常坚定和低调、扎扎实实办实事的人,不图名不图利。当初被中共打压,出来后有个人为了让他看病捐献十万块,他当场就给了一个得了白血病的小孩。他说任何人都有被辩护的权利,中国的司法体系从政治上就抹杀了法轮功等群体的权利,他对这些社会不公感到非常愤怒,要追求法治公平……之前阿古智子老师拿着爸爸的声音在闺女床前放,孩子还是有些反应,但是现在也找不到他了。为了中国的法治进步,唐吉田真正地失去了所有的东西,弄得妻离子亡。”

病重张青呼唤丈夫  郭飞雄依然失联(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病重张青呼唤丈夫 郭飞雄依然失联(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张青病危,苦盼郭飞雄

在世界民主峰会召开前夕,美国国务院、海内外法学人士和学者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维权人士郭飞雄,都石沉大海。

郭飞雄妻子张青的肠癌肿块增生迅速,女儿西西本月为母众筹,迄今募款两万多美元,“医生需要做高难度的手术及时控制癌肿,否则我母亲会随时有生命危险……她是有着令人敬佩的顽强和乐观,她还有救,我们不想放弃,我们想奋力拼搏,我们要尽最大努力!”(https://www.gofundme.com/f/8hvbp-please-help-me-save-my-moms-life)。

旅美维权律师、前山东省县医院中医陈光诚对本台介绍说,张青内在的正气削弱让人担心,亟需丈夫照护:

“病情已扩散到肝脏、肺脏、淋巴等器官,横结肠和降结肠交界处的肿瘤堵塞肠道,排泄物不能正常排出。胃肠里的内容物倒流,在里面发酵膨胀,内脏器官的肌肉受到拉扯,疼痛非常剧烈。医院通过插管把这些内容物抽出来,不能吃东西,只能喝液体和注射维系,每天至少花费12个小时,睡眠也不好。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盼着郭飞雄来陪她,这是她的精神支柱。”

这已经是郭飞雄一月份以来第二次“被消失”。张青告诉前来探望的滕彪等友人,政府今年多次允诺和暗示允许他和家人团聚,郭飞雄因此忍气吞声,结果等来一场空。

“海外人士要通过各种渠道揭露中共的罪恶;各国政府、国会议会和民间组织也要在对华政策上、立法和贸易上把这些(人权迫害)都考量进去。” 陈光诚说,国际形势已经发生质的变化,郭飞雄一家的付出绝不会是徒劳。

“天道是站在正义的一边的,国际社会需要认清中共这个邪恶政权,它继续迫害人类的基本价值文化和安全。我们要想办法把它扫进历史的灰烬,就像去掉一个毒瘤一样。”

中国蝉联五年世界最大记者监狱

除了维权律师进退无门,无国界组织(RSF)本周三公布,全球各地目前有488名记者遭关押,创下该组织自1995年以来的最高纪录。中国监禁127名记者,连续第五年保持了世界最大记者监狱的名号。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现年74岁的壹传媒创始人黎智英是被监禁媒体人中年纪最长的,公民记者张展是目前生命危险最大的被监禁记者。

滕彪表示,假如这些人能够听到外界的声音,还有很多人在关切他们的命运、敬佩其珍贵的义举,希望他们得以在狱中挺过最黑暗的时刻。

“在中国这个体制下,一个人想秉持良心、推动自由和公义,就会遭受到像黎智英、张展、唐吉田、郭飞雄的命运。他们追求共同的理想,希望这个社会有更多的自由、真相和公平正义,不想生活在谎言和野蛮之中。”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